弱勢補助漏接近30萬人 負擔家計的中高齡勞工得不到補助

紓困條例

紓困特別預算追加1500億元,行政院長蘇貞昌24日赴立院報告。台灣民眾黨召開記者會忙「抓漏」,希望紓困要落實「救急、救窮、救難」,相關補助的申請門檻要考慮到更多弱勢民眾族群,別讓急需救助的基層民眾看得到卻吃不到。

社區檢疫補助「慢半拍」

民眾黨團副總召張其祿指出,社區檢疫補助費用第一期紓困約1億,第二期再加1億1千萬元,該防疫補助是用來協助地方政府防疫工作,讓里幹事可以確實從社區鄰里追蹤疫情,並協助和關心居家防疫,用於補貼這些辛苦里幹事的業務支出、津貼、加班費,但是至今相關經費補助辦法都還沒出來。

中央補助未到位,居家檢疫跟居家隔離的總人數占全國四分之一的台北市,每天檢疫人數達到1萬人,平均每個里的關懷人數大概50位以上,是全國最多、密度最高,因此市長柯文哲已於日前先行核定2779萬元的防疫勤務補助費,先由台北市的災害準備金支應。

北市補助的範圍包括民政、衛生、消防、觀傳、社會局等,第一線接觸風險人員以及機關,還有第二級機關的內勤相關防疫工作人員。

租金補貼「補了大戶」

在租金補貼方面,針對受到疫情影響而減少收入或無收入的弱勢族群,營建署的做法是,弱勢受到疫情影響者能取得相關機關之證明文件,將從寬認定,納入評點加分採計,以利其優先獲得補貼。

張其祿說,民眾黨團在21日提出預算案附帶決議,需擴大住宅租金補貼資格範圍,提高租金補貼預算,但是在追加預算案中,中央根本沒有看到這一塊,只顧著「大戶」,光是交通部針對台鐵、國際商港的承租業者之租金補貼,就高達2億7千多萬元;反觀對於弱勢租屋族,在特別預算中卻隻字未提,政府是否對於這些疫情期間面對房租重擔者視而不見?

弱勢補助漏掉最弱勢的他們...

在衛福部發放的「弱勢老人兒童津貼」,對象為領有身心障礙生活補助、中低收入老人津貼、弱勢兒童及少年生活扶助、弱勢家庭、急需生活扶助的人,以及低收入中領有兒童生活補助、就學生活補助、中低收入戶內有兒少者等7類對象,每人每月發給1500元,發放3個月,共可領4500元。

這些項目花費共40億元,涵蓋87萬人,但目前這個規模和受補助對象範圍,無法涵蓋下列兩類民眾:

一、被上述條件限制而被排除的其他中低收入戶和身障者,共計276,774人。

二、許多特殊境遇家庭,如遭逢喪偶、未婚生子、配偶入監、遭家暴等特殊情形,且經動產及不動產資產審查後,予以扶助之家庭。根據衛福部去年的統計資料顯示,這些家庭包括了29492名未成年兒少。

民眾黨團總召賴香伶說,在同等補助量的計算下,其實只要再增加13億元,共花費53億元,便能把這些未能照顧到的民眾都涵蓋進來,可以把補助對象提升到116萬人。

負擔家計的中高齡勞工得不到補助

針對自營業者紓困補貼3萬元,編列了300億預算,勞動部將資格限制在勞保投保薪24000元以下,賴香伶認為,怎會用這去當作救急、救窮的門檻,因為勞保投保薪資高的,大多數是「中高齡勞工」,是負擔家計的主力,卻無法申請補助。

她強調,許多生意受衝擊的夜市攤商、視障按摩師、服飾店主、髮型設計師等,這些人的勞保投保年資長、投保薪資高、保費繳得多,負擔家庭生計,同樣領不到政府補助。

移緩濟急需送立院備查

除了紓困「抓漏」,民眾黨幹事長高虹安說,政府共祭出1兆500億元作為紓困,其中兩次紓困預算2100億,其他是移緩濟急1400億元,央行、郵政、各公股行庫的貸款額度高達7000億元,從預算書看不到紓困振興方案的全貌。

高虹安表示,移緩濟急可能影響後續財務計畫,以及挪移後的經費使用進度、分配與合理性,若行政機關不提供說明,就無法審視整個紓困振興政策的合理與完整性。她要求,這些移緩濟急挪移使用的預算,事後應送立院備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