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總靠中醫治療11位武肺患者...8天就出院!醫:還能避免肺纖維化

武漢肺炎

武漢肺炎肆虐,全球無一不積極尋找治療的最佳藥方。日前治療武漢肺炎的西藥「瑞德西韋」(remdesivir)定價出爐,一個典型療程5天的藥價是2340美元(約7萬台幣),國家中醫藥研究所所長蘇奕彰也表示,西醫新藥開發要求嚴格,不僅要花上數十年,費用更可能高達數十億美元。

三軍總醫院從今年4月初,由感染與熱帶醫學科及中醫部合作建立「新冠肺炎患者中西醫共治模式」,採用國家中醫藥研究所草擬之「新冠肺炎病毒中醫臨床分期治療指引」,在11位重症、輕症的患者治療上發現縮短病毒轉陰與住院時間。三總也在6日下午召開記者會,與國家中醫藥研究所共同簽署合作備忘錄(MOU)。

究竟三總是如何靠中醫,成功救治11位武漢肺炎患者?

「台灣清冠一號」可加速病毒的清除

三軍總醫院中醫部主任黃怡嘉指出,因為法規的關係,台灣目前治療武漢肺炎的模式是以西醫治療、中醫會診,「這些患者本來就有用西醫治療,有的是還沒出院、治療療程覺得有點長、一直無法轉陰,或是比較重症的患者,不希望轉成危重症的患者,所以當初啟動這個計劃的時候,就討論開始治療。」

黃怡嘉表示,一開始這些患者先使用奎寧和日舒等西藥,「用完指引的量後就先停了,這時候就是中藥發揮效果、讓患者盡快轉陰的時候。」

國家中醫藥研究所副所長邱文慧指出,在驗證臨床療效後,國家中醫藥研究所著手探討中藥複方水煎劑「台灣清冠一號」作用機轉,證實複方中成分能與新冠病毒之棘蛋白結合,阻斷病毒感染,並抑制細胞激素風暴出現,「台灣清冠一號在臨床上可以加速病毒的清除!」也幾乎等同疫苗的效用。

三軍總醫院院長蔡建松表示,三總於民國89年便成立中醫部,95年首次西醫住院病患結合中醫會診,就開始了中西醫的合作。蔡建松表示,這次三總與國家中醫藥研究所合作建置「建立中西醫結合精準醫學平台」,希望能共同努力突破癌症、腦神經退化性、心腦血管、過敏免疫風濕、代謝性及感染性疾病的治療瓶頸,也提供病患更高品質的醫療服務。

三軍總醫院與國家中醫藥研究所共同簽署合作備忘錄(MOU)。(攝影/陳稚華)

氣切重症患者服中藥,一週後退燒、康復出院

黃怡嘉提到,三總收治的一名危重症患者,3月中住院,「他入院1、2天後很快就呼吸衰竭、插管、氣切,中西醫治療計畫開始啟動後他是第一個患者,使用了一週的中藥發燒也退下來了。」不過黃怡嘉提到,那時候因為插管還沒拔掉,後來也有一些西藥的藥物過敏反應,全身都起疹子,「所以當時西醫那邊也希望全部的藥不論中西藥都先停下來。」

之後團隊幫這位患者做氣切,「幾天後狀況都一直在恢復、呼吸器也退掉了,轉到一般的隔離病房,接著氣切拿掉、完全康復出院。」

問到使用中藥是用水劑還是注射?

黃怡嘉提到,台灣目前法規規中藥無法用注射的,「我們都是給水劑,經過研究像蘇奕彰所長他們在做的基礎研究發現,這樣的水藥再稀釋效果還是很好,所以台灣清冠一號就是將水藥的劑量再做調整後,做成粉劑的沖泡方式,這樣除了方便服用外,要輸出國外也很便利。」他也指出,這名重症病患當時比較是辛苦的地方在於,其他病患可以自己服用藥物,「但因為他氣切,所以要護理師穿著隔離衣進去幫他用鼻胃管進食。」

靠中醫治療避免患者肺纖維化

那麼這些患者康復出院後,還需要服用中藥嗎?

黃怡嘉指出,住院期間是分3個階段,即危重症、重症、輕症,「第4種類型是恢復型用藥,是針對出院的患者,如果他已經有肺纖維化當然要加速他的恢復,如果沒有肺纖維化的話,會盡快用藥物避免往肺纖維化的方向走,幾乎所有患者出院後都還是有吃。」需要永久服藥嗎?黃怡嘉表示不用,「這些患者出院後就不需要使用,不過有給他們一週的水藥回去。」

黃怡嘉進一步指出,除了那位重症一開始已經有肺纖維化,其他輕症患者到中度的重症患者,他們後續追蹤的X光片是沒看到肺纖維化。至於為什麼會肺纖維化?他解釋,主要是啟動了免疫風暴(免疫系統過度反應,嚴重會導致患者死亡),「所以免疫去攻擊人的肺細胞,肺細胞死亡後就硬化、不能再生所以就肺纖維化,這個功能在西醫來講是不可逆,中藥在用藥上似乎還是可逆,只是時間會稍微長一點,還是可以救回輕微纖維化的部分,但如果是大範圍可能就需要比較長的時間。」

他也提到,一般的患者在吃了中醫治療指引用藥後,「一開始就不要讓他啟動這個免疫反應,雖然他有肺炎、黏液,但清除掉之後不要讓他去破壞到我們的細胞,這時候肺的保護力就在,出院後再做補肺性藥物,去補強細胞的修復,自然就不會纖維化了。」

黃怡嘉指出,中醫的角度不是什麼病毒來就對抗什麼,「而是用調養性這樣的機轉,所以在恢復期的部分比較像是保養性用藥。」

為什麼會肺纖維化?黃怡嘉解釋,主要是啟動了免疫風暴,代表免疫系統過度反應,嚴重會導致患者死亡。(攝影/陳稚華)

中醫治療三總11位武肺患者...8天就出院

經徵詢同意後,三總收治的11名患者在4、5月份陸續加入中醫指引治療,在治療成效上,發現患者服中藥後症狀改善,不論住院多久服中藥至連續三採陰解隔離天數約8天,且無藥物不良反應。

問到三總這11位患者,當初是否有什麼樣的症狀判斷適合使用中醫指引治療?

黃怡嘉表示,「當初只要是武漢肺炎的都用用看,就依照他們的病程去使用。」他提到,目前這個主要是用在輕症,而危重症的病患是少數在使用,大部分病人和預防者會需要輕症方。

他也提到,三總算是全台使用中醫治療新冠肺炎最多的案例的醫院,「三總啟動後,包括台中榮總、署立彰化醫院、高雄長庚醫院都有用中醫治療指引,但其他醫院以輕症居多,我們剛好第一例就是危重症,效果好後面的也沒有太大的問題,他差不多用了8天藥物排病毒。」黃怡嘉也舉一名在他院住了56天的案例,知道有中醫治療後也要求想使用,「吃了4天後第一採就陰性了。」

那麼中藥和西藥彼此會不會有交互作用?

黃怡嘉表示有些藥物會,「但目前這些藥物確實是沒有交互作用的問題,但在給藥上會間隔一小時以上。一開始給患者使用奎寧和日舒,用完指引的量後就先停了,這時候就是中藥發揮效果、讓患者盡快轉陰的時候。那位重症患者是因為還有其他包括像消化、排便和其他感染問題,不過給中藥的時間和其他藥物和點滴會錯開來,中藥一天餵3次。」

中藥複方水煎劑「台灣清冠一號」將進軍歐美

不過每個人的腸胃功能、消化能力不同,如何證明這個藥劑吃下去後患者可以吸收到?

黃怡嘉解釋,這個藥方裡面本來就包含腸胃用藥,所以不是單純抗病毒藥物,「裡面包含抗病毒藥物、調節免疫的藥、腸胃調理用藥,用這3種藥方調理可以達到最大的效益。」他提到,國家中醫藥研究所在研究過程時有試著把這些藥抽離,「結果後來發現單位藥都沒有比這些複方的藥效果好。」

至於中醫治療指引是否等同類疫苗效用?

黃怡嘉表示,中醫治療指引前期作用是盡量不要讓病毒進到體內,「但真的跟疫苗不太一樣,因為不是用抵抗力去對抗它,這個中藥用方也可以當作預防的效用。現在也有美國醫師聯繫,希望能治療自己和患者,也怕傳染給家人。」

今年5月已經完成「台灣清冠一號」中藥廠非專屬授權,預計最快7月前進軍歐美。(攝影/陳稚華)

今年5月已經完成「台灣清冠一號」中藥廠非專屬授權,預計最快7月前進軍歐美。此次藉由照護新冠肺炎患者,開啟了從「Bedside to Bench」 的轉譯醫學執行與後續產學研發合作之新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