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小英時代》「非蘇新大聯盟」是假 「英蘇燦大聯盟」才是真

民進黨

民進黨權力改組結果各方各自解讀,但英派掌門人陳明文沒有選上中評會主席,沒有比他落馬更能標示「後小英時代」已經開始。

中執委、中評委選舉過程中,新潮流希望保有最大勢力,海派湧言會想擴張的企圖心旺盛,而英派也一直希望派系平衡、競爭不要太激烈,最好都能事先喬好好的。不過,終究還有些是黨秘書長林錫耀喬不來的地方,要喬到一團和氣、同額競選有難度。

新系是最大贏家,海派湧言會是輸家?

即使後來有人歸咎於副總統賴清德介入,為台南新系子弟兵林宜瑾拉票而破壞了均衡;也有人歸因於海派與英派分家,導致選舉結果出現意外,但最終新系還是拿下9席中執委、4席中常委,又和蘇系、綠色友誼合作拿下中評會主席,擠掉了陳明文,依然是民進黨內最大派系和贏家。

而和英派分手的海派,也仍保有原來一席中常委的實力,或許過程中不盡如人意,但怎麼看也不會是最大輸家。何況少了海派支持的英派,應該也不可能再像過去4年一樣可以呼風喚雨了。

海派湧言會初試啼聲備受關注,在原有基礎下維持平盤表現,但未來的路線和動向很值得觀察。而與海派有地緣、人脈關係的台南市長黃偉哲,這次廣結善緣,出手幫了蘇系和綠色友誼的忙,也讓自己成為黨內一號人物。

為何黃承國要票投蘇系做人情?

這次還有一個值得特別關注的變化,因為另一個英派指標人物黃承國,執意把自己的中執委票投給蘇系做人情。

這種「務實」做法,從某個角度來看,證實了英蘇結盟的真實存在,為鞏固小英領導核心。但從另一個角度看,卻殘酷預告了英派人馬在「後小英時代」,已經準備要往蘇貞昌鄭文燦聯盟靠攏了。至於現在英派拉攏的正國會林佳龍,應該是英派和蘇燦聯盟談判的籌碼,不是英派力挺的2020總統人選。

在令人眼花撩亂的合縱連橫中,最有意義的觀察就是「非蘇新大聯盟」是假的,「英蘇燦大聯盟」才是真的,也是英派想要用力促成的。

重用大S小S,「最勇敢」的政治布局

過去4年,小英執政借力、借將新系甚多,直到被外界說成「新潮流綁架小英」,她才開始有點「派系平衡」的積極作為。這在小英的第二個4年任期格外重要,因為只要派系勢力不平衡,有一派獨大,她很快就會跛腳了,所以拉攏非新勢力是最基本的政治反應。

其中,重用大S(蘇貞昌)、小S(蘇嘉全),堪稱是她為派系平衡所做的「最勇敢」政治布局。今年520她邀請蘇貞昌繼續組閣,即使蘇院長作風強勢,選擇閣員有自己的想法,但她基於派系平衡,堅持力保正國會的交通部長林佳龍、跟海派關係密切的內政部長徐國勇,而且在蘇貞昌主導政策人事出現雜音時,她也會把若干部會首長直接請進總統府商議,讓蘇貞昌更加大執政力道的同時,心中也有所忌憚。

陳菊出任監察院長,是不得不的割捨

至於總統府秘書長一職,她以蘇嘉全取代陳菊,明知蘇家人可能會有很多國營事業的利益爭議,甚至是個人的司法訴訟,或許會給總統府帶來很多麻煩,但她「雖千萬人吾往矣」,再怎麼難堪也要擺一個不是新系、最好是英派的總統府秘書長在身邊,因為民進黨秘書長已經是新系的林錫耀了。

安排陳菊出任監察院長也是小英不得不的割捨。在情感上她依賴陳菊甚多,在政治上她也靠陳菊幫忙溝通協調排憂解難,可是在大棋局的安排上,她必須與各派系等距交往,不能讓外界有「小英連任,新潮流又整碗捧去」的感覺,她也才能維持黨主席中立角色,讓其他派系服氣。

賴清德和鄭文燦會讓民進黨派系重組?

何況新系在2024有可能因為賴清德和鄭文燦相持不下而分裂,各派系也會隨之動態微調,分分合合,最後選邊站,甚至派系重組也並非不可能,她只能讓自己更「超然」。

至於正國會的未來,在這次黨中央權力改組後很需要重新盤點,因為一個鬆散的派系結構,很難撐起2024的一片江山。雖有立法院長游錫堃當精神領袖,但比起做一個派系頭兒,他更有使命做一個超然中立的國會議長。而正國會的實質操盤人林佳龍,身陷狀況百出的交通部自顧不暇,可是若2022或2024他不表態參選,那過去的支持者就散了,正國會成員也可能因利之所趨「逐水草而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