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大法官之亂》當年小布希就靠仲裁當上總統…為何最高法院能影響大選結果?

美國政治

《今日美國報》(USA Today)報導,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將於26日公布提名人選,好讓參議院盡速通過第9名大法官任命案,以免最高法院仲裁選舉爭議時陷入4比4僵局。

儘管川普強調這是他的憲法義務,民主黨指控他是為了在最高法院再安插一名盟友,目前大法官中有5名是保守派、3名是自由派。

川普似乎確信9名大法官的組合將作出有利他的判決,然而,法律專家指出大法官能發揮多大影響力,又是否有那個意願,還得畫上一個問號。

若參院通過川普提名案,民主黨矢言報復

由於共和黨在參議院占多數,川普提名人選很有機會順利過關。

參院司法委員會主席葛蘭姆(Lindsey Graham)向《福斯新聞》表示他們有足夠票數「在選前通過大法官任命案」,司委會將負責為提名案舉行公聽會。

如此一來,保守派在最高法院的勢力將再下一城,形成6比3局面。

川普屬意人選中,呼聲最高的是芝加哥聯邦第7巡迴上訴法院法官巴瑞特(Amy Coney Barrett),以及亞特蘭大第11巡迴上訴法院的拉哥亞(Barbara Lagoa)。

然而民主黨誓言,若參院通過提名案他們將展開報復,11月3日同樣是參院改選的日子,民主黨可能反撲取得多數。

一些民主黨議員已在討論擴張最高法院規模、終止少數派杯葛權,參院民主黨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表示若共和黨一意孤行,他會「很擔心參議院的未來」。

(川普競選團隊賣起「補上空缺!」(Fill the seat!)T恤,兩黨外圍組織也紛紛砸錢為「誰該提名大法官」打廣告,金額介於220萬至1000萬美元之間。(圖片來源/川普競選網站截圖)

歐巴馬也曾遭杯葛大法官提名案

民主黨主張提名權應屬11月3日勝選的新任總統,比照2016年大法官史卡利亞(Antonin Scalia)逝世時辦理。

當年時任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也有意自己提名替補史卡利亞,然而在國會佔多數的共和黨處處掣肘,最後該空缺是等到川普上任後,才由他提名補上。

一些法律專家反對在大選前匆促完成選任程序,民團「美國女性選民聯盟」(League of Women Voters)也呼籲,有鑑於大法官是終身職,其決定能影響每位公民,過程需經徹底審查、公開透明。

知名反川普團體「林肯計畫」(Lincoln Project)更用川普的話反譏他「唯一獲勝的方法就是『偷走選舉結果』」。

為何一名大法官的任命案,竟讓美國政壇和社會愈發對立?

川普最恨的「郵寄投票」戰場在法庭

最高法院有權仲裁投票相關訴訟,還有選舉程序。

美國副總統彭思(Mike Pence)就曾表示,大選前完成大法官提名案之所以重要,就是因為「郵寄投票」(mail-voting)可能引起爭議。

川普近來強力抨擊郵寄投票,聲稱這比親自投票更易發生選舉舞弊,對民主造成威脅。23日他再次將之斥為「騙局」,且不排除一狀告上最高法院。

不過,關於投票的各種訴訟早已開打。根據《紐約時報》,德州正在爭論是否將郵寄投票選民資格限定於65歲以上,佛州在吵前重刑犯是否有投票權,而內華達州的爭議是寄回選票缺乏郵戳是否算有效票。

而最高法院今年也至少處理了三項相關訴訟,它否決威斯康辛州、阿拉巴馬州延長郵寄投票時間或放寬規定,在羅德島案例中卻又表示當地政府有裁量權。

因此,誰也說不準最高法院是否會支持郵寄投票。

金斯伯格不僅是美國史上第二位女大法官,也是自由派重要領袖。(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University Institute)

大法官裁定小布希以500票之差當選總統

另一方面,儘管案例不多,但有必要時最高法院甚至能影響選舉結果。

2000年總統大選,共和黨候選人、德州州長小布希(George Bush)對上民主黨候選人、副總統高爾(Al Gore),兩人票數相當接近,小布希在佛州僅領先高爾537票。

由於兩人皆未跨過當選門檻(270張選舉人票),佛州成為致勝關鍵。當時佛州最高法院裁定重新計票,然而大法官判決此舉違憲,於是小布希順利拿下佛州選舉人票,入主白宮。

該案成為經典判例,然而加州羅耀拉大學(Loyola Marymount University)憲法學者李維特(Justin Levitt)表示,選後訴訟是有可能,但除非雙方差距像2000年那樣細微,否則對簿公堂也難對選舉結果發揮重大影響。

此外,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法律系教授派爾斯里(Nathaniel Persily)指出,首席大法官羅勃茲(John Roberts)十分注重高等法院的正當性,然此時任何選舉相關裁決都會遭泛政治解讀,進而減損其威信,這可能會影響大法官受理案件的意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