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登輝「第一文膽」寫下《漫長的告別》 李靜宜用一本書獻上對「老闆」最後心意

焦點人物

前總統李登輝7日舉行奉安禮拜後正式長眠於五指山,曾擔任其秘書和撰稿人、被譽為「第一文膽」的東美文化執行長李靜宜特地選在6日發表新書《漫長的告別──記登輝先生以及其他》。

「這本書就是把我跟老闆(李登輝)長年的相處,用自己的文字和情緒,把它紀錄下來」李靜宜說,「這是我最後的心意,在他即將走完最後一程時,把這本書獻給他」。

這天紀州庵文學森林冠蓋雲集,前立法院院長王金平、前中央銀行總裁彭淮南、前總統府秘書長林碧炤、前陸委會主委夏立言、前國家安全會副秘書長張榮豐、前總統辦公室主任蘇志誠、前總統醫療小組召集人連文彬、駐港代表盧長水盡皆出席,不僅為李靜宜新書站台,也利用這個機會回憶他們與李登輝的過往點滴。

李坤儀把書供在李登輝靈堂前

「有些回憶顯得微不足道,我也未曾和其他人提起」然而李登輝7月30日過世後,種種回憶浮上李靜宜心頭,她發現「任何瑣碎之事都有記憶的必要,否則隨著時間流逝,那些東西就永遠都不會回來了」。

李靜宜自承工作與外務皆十分繁忙,自己是很突然才決定要寫這本書,而且剛動筆時也不敢告訴別人,深怕寫不出來。

頭一個星期,她一吃完晚餐就坐在書桌前寫到半夜,晚上睡不著,就乾脆再爬起來寫到天亮。

「花更多時間或許能寫得更完美,但那股強烈的情緒,當下的衝擊與感受,可能就會消失」她謙稱自己不敢保證品質,但內容絕對都是「真摯的情感」。

李靜宜等人暱稱的「巧巧」李坤儀也送來祝賀花籃。(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東美文化)

李靜宜轉述,李登輝孫女李坤儀覺得「阿公會想看」,於是將書供在靈堂前,還開玩笑說要不要「擲筊」問一下李登輝的讀後感。

王金平:老總統把李靜宜當作第三個女兒

當年李靜宜進入總統府時僅20出頭,卻擔起為總統撰稿這項重責大任,從李登輝在康乃爾大學的「民之所欲,常在我心」經典演說,到他與曾文惠女士金婚謝詞,都經過她在幕後操刀。

為了在當時相當保守的政治環境保護年紀尚輕的李靜宜,當年連國安會秘書長都不知道是誰在為總統撰稿,直到2001年蘇志誠才揭開這個秘密。

「當時在總統辦公室要保密,可以保一輩子」蘇志誠懷念地說。

在新書發表會上,蘇志誠又加碼爆了兩個料,他指自己是看了李靜宜閒暇之餘翻譯的《諾貝爾獎女性科學家》後,發現內文邏輯嚴謹、文句流暢優美,於是決定不再捨近求遠,選她擔任總統撰稿人。

至於李靜宜長年疑惑,為何李登輝在人高馬大的侍衛環伺下仍能一眼找到她這位「李小姐」,蘇志誠笑說那是因為夫人曾文惠的身高與李靜宜相仿,總統早已習慣「偵測鎖定」這個高度。

從這張照片可看出,李靜宜(左)確實與曾文惠(中)差不多高。(圖片來源/東美文化提供)

「老總統和夫人都把李靜宜當作第三個女兒,非常疼惜和信任」王金平說,「無論作為秘書或撰稿人,她都是讓老總統安心、放心且合意的人」。

漫長的告別,需要用一本書慢慢說

王金平指自己很早便認識李靜宜,但兩人是直到她撰寫他的口述著作《橋:走近王金平》才熟識,他希望讀者能藉李靜宜新書對李登輝多所敬仰與懷念。

張榮豐表示自己因職務緣故,接觸到的李登輝都是比較「鐵漢」的一面,而李靜宜展現的是他鐵漢亦有「柔情」的另一面,夏立言亦讚賞她筆觸下的李登輝相當溫柔。

李登輝總統辦公室兩名戰友蘇志誠(左)、李靜宜(右)合影。(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東美文化)

「每個人都有很多面貌,他在媒體上已有非常強烈的形象」李靜宜認為對於這部分自己無須再多說什麼,但願讀者能透過《漫長的告別》「了解自己不曾看見、不曾認識的李登輝」。

會後《信傳媒》請教李靜宜,書名是否借鑑了美國推理小說家雷蒙‧錢德勒(Raymond Chandler)代表作《漫長的告別》(The Long Goodbye),身為推理小說迷的她笑答「漫長的告別」這個意境剛好與她想表達的心境相合,並謙虛表示這似乎有點借他人之美。

儘管如此,恐怕也沒有另一個書名更能切合主旨。

「漫長的告別」之所以動人,在於每個人都有自己想慢慢訴說、好好告別的對象,正如李登輝之於李靜宜,也因此兩人之間的情感才能如此真摯而觸動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