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前參議員陶德訪台》曾從政界轉戰好萊塢 陶德也在中國失利過

焦點人物

美國前聯邦參議員陶德(Christopher Dodd)受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之託率團訪台,15日上午將與總統蔡英文會面,這被認為是拜登政府重視台美關係的正面訊號。

76歲的陶德是拜登「密友」,交情深厚的兩人一起在國會共事20年,拜登曾稱陶德是他「在國會唯一的至交」。

因此陶德會為台灣傳達拜登什麼消息,自然備受矚目,此外陶德過去還因擔任美國電影協會(MPAA)主席而與中國密切往來,這點也相當引人注意。

儘管不像2020年9月訪台的前美國國務院次卿克拉奇(Keith Krach)那樣直接吃過中國的虧,陶德與中國交手的經驗,某種程度上也是「功敗垂成」。

拜登曾赴陶德約拋下開會中的歐巴馬、梅克爾

陶德擔任美國康乃狄克州(Connecticut)參議員長達20年(1981-2001),是該州史上任期最長的參議員,2008年曾參與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初選,但因初選落後退出。

《紐約時報》指出,2020年拜登競選總統時,陶德便是他首席顧問之一,負責挑選拜登的競選搭檔。也就是說,副總統賀錦麗(Kamala Harris)成為拜登副手,也是陶德在幕後促成。

拜登勝選後,盛傳愛爾蘭裔的陶德將被任命為美國駐愛爾蘭大使,不過根據《紐約時報》3月報導,陶德已經表明自己不會出任該職務。

2021年1月20日陶德與女兒一同出席拜登與賀錦麗就職典禮。(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拜登自述,2014年他與時任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Oval Office)與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一起開會時,為參加陶德主辦的另一場會議而提早離開,讓梅克爾深感詫異。

拜登開玩笑說,這件事簡直坐實他與陶德在國會共事時的傳聞,即儘管拜登年紀較長、政治資歷較深,卻深受陶德左右(control)。

而《紐約時報》對拜登口中這件「趣聞」的評論是,「拜登很懂得怎麼吹捧自己的老友」。

為好萊塢在中國開疆闢土

2008年黨內總統候選人初選失利後,陶德轉戰電影圈,擔任美國電影協會主席(2011-2017),成為好萊塢的說客。

自此陶德開始與中國當局頻繁往來,常前往中國參與各種電影節和相關活動,2017年卸任主席一職時,陶德因「協助好萊塢在中國拓展版圖」而備受讚譽。

然而,陶德終究沒有達成他7年前的預測,讓中國進一步擴大,甚至取消對外國電影的進口配額限制。

長久以來,美國亟欲在中國電影市場有所突破,於是透過國際貿易組織(WTO)對中國提起訴訟,直到2012年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訪美時與副總統拜登達成「美中電影協議」。

美中在該協議中同意,中國對外國電影進口配額從每年20部提高至34部,外國片商的票房收入分帳從13%升至25%,且5年後應重新審核該協議。

因此,根據《好萊塢報導》(The Hollywood Reporter),陶德2014年頗為樂觀地相信,中國對外國電影的限制將會逐漸放寬,尤其是配額制度。

好萊塢反被中國「征服」

2017年,也就是「美中電影協議」應該重新協商那年,陶德在北京電影節發表演說,強調「美中影業的繁榮緊密交織在一起」,並巧妙催促中國對好萊塢進一步開放。

然而如今4年過去,中國不僅沒有提高進口配額,甚至利用這個門檻還有內容審查、控制上映時間與地點、鼓勵合資企業(joint venture)等方式控制競逐中國市場大餅的好萊塢片商。

中共對中國電影市場控管甚嚴,至今對外國電影及片商仍有諸多限制,因此也成為美中貿易戰談判內容之一。圖為陶德參加2017年北京電影節。(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當陶德談到好萊塢片商,他表示「如果你問這些人他們的3大目標是什麼,他們會回答:中國、中國,還是中國」。

2020年7月時任美國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抨擊好萊塢犧牲美國價值討好北京,8月「美國筆會」(PEN America)痛批好萊塢為打進中國市場將自我審查「內化」

這讓陶德當年在北京電影節的發言顯得格外諷刺,他說中國觀眾歡迎,而且期待各式各樣的外國電影「挑戰他們,鼓舞並刺激他們的想法」。

美國必須恢復對人權的承諾

陶德是否對中國電影市場遲未開放感到失望,或是有感於好萊塢自甘於向中國當局妥協,不得而知,他也不曾公開批評中國。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11月陶德投書《紐約時報》,追憶父親曾在二戰後「紐倫堡大審」(Tribunal at Nuremberg)擔任檢察官,並呼籲眾人謹記「真相」與「法治」的重要性。

陶德憂心暴力、專制統治、種族歧視、反猶主義和各種陰謀論、宣傳、假訊息正在威脅人權、法治和事實。

「捍衛人性尊嚴、伸張正義是每個世代的責任」陶德說,「我們有責任恢復我們對人權等普世價值的承諾」。

雖然並未言明,考慮到文中深刻反思猶太人大屠殺(Holocaust),或許陶德並非僅針對美國亂象,同時也是對國際局勢表達憂心,畢竟另一起種族清洗(genocide)罪行正在中國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