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in台灣》比特幣飆破5萬美元 MIT教授轟:阻礙經濟改革的幼稚噱頭

虛擬貨幣

本文作者為: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經濟學教授艾塞默魯(Daron Acemoglu),他與羅賓遜(James Robinson)合著有《國家為什麼會失敗:權力、繁榮和貧困的起源》以及《狹窄的走廊:國家、社會和自由的命運》。

隨著比特幣(Bitcoin)價格屢創新高,薩爾瓦多、古巴承認其為法定貨幣(legal tender),加密貨幣將持續流通,這會對貨幣和政治產生何種影響?

(更多相關新聞:全球首例!比特幣成為薩爾瓦多法定貨幣 報價重回5.2萬美元大關創近4個月新高

高波動的比特幣有5大魅力

貨幣是基於信任而存在。美元、黃金都是如此,貨幣之所以能被接受用於交換商品和服務,是因為人們有信心,認定其他人將來也會接受這個貨幣。堅稱比特幣等加密貨幣只是某種「信心遊戲」,或者像許多經濟學家強調得那樣只是種「投機泡沫」,這種想法是忽視其流行程度。

不過話說回來,加密貨幣缺乏穩定的制度基礎,因此難以強化公眾對它們的信任。正如比特幣漲跌大起大落,人們對虛擬貨幣的信心同樣起伏不定,導致這些貨幣脆弱易變。

此外,比特幣和其他加密貨幣都得依賴「工作量證明」(proof-of-work )機制運行,其交易必須不斷驗證並記錄在分散式帳本上,也就是奠基於區塊鏈。這個「挖礦」過程需要數百萬部電腦持續運行以更新、驗證交易,而作為獎勵,「礦工」有機會獲得新產出的比特幣。

「挖礦」消耗的能源,如今已超過瑞典、馬來西亞等中型國家。有鑑於國際社會已意識到氣候變遷危機,以及我們的應對措施至今仍微不足道,這樣龐大的能源浪費或許也降低了比特幣的魅力。

然而,儘管比特幣具有高波動性、脆弱性和巨大碳足跡等缺陷,對許多人而言比特幣卻有五大吸引力:其政治敘事、有助犯罪活動、鑄幣稅重分配、當代技術樂觀主義(techno-optimism),還有人們缺乏其他經濟機會時對「發大財」的渴望。我將在下文「由後至前」討論這五大因素。

(更多相關新聞:比特幣一天閃崩近兩成 交易所大當機 分析師:獲利了結引發停損連鎖效應

經濟愈冷民眾欲想快速「發大財」

首先,我們生活在一個經濟前景日益黯淡的時代。即便勞動者擁有大學學歷,也無法指望獲得一份薪資優渥、持續成長的穩定工作。當經濟機會稀缺,快速致富就變得格外誘人。不出所料,現正有一整個產業拼命遊說民眾藉投資比特幣淘金,而美國和全球數百萬人都相信自己能從中獲得可觀收益,因此資金一直在湧入加密貨幣。

再者,業餘和散戶投資者能從加密貨幣賺得高額收益這種說法,與我們這個時代對科技的迷戀是一脈相承。我們不斷聽到,獨創性技術正在打造一個更光明的未來表面看來比特幣確實是一項技術創新奇跡──要打造出一個如此複雜的分散式系統,還能在沒有任何監督或政府力量的情況下獨立運作,這需要真正的創造力和精湛技術。

接著,鑄幣稅──或者控制貨幣供應而來的額外購買力,通常是由政府主掌──是比特幣另一大魅力。美國政府發行並使新貨幣流通時,政府可用其購買服務或支付債務。獲得鑄幣稅的前景非常有吸引力,或許也解釋了為何當前有1600多種加密貨幣上市交易。以比特幣為例,缺乏中心權威機構意味重新分配鑄幣稅,這激勵了民眾,因此目前全球有100多萬人投入「挖擴」。

比特幣交易有一半涉及犯罪活動

另外,一具有特定用途的需求,能幫助新貨幣打下穩固基礎。對一般加密貨幣而言,尤其是比特幣,它們正牢牢奠基於犯罪世界。比特幣發展早期,其需求是由「絲路」(Silk Road)等暗網網站推動,這些網站促成各種非法交易。時至今日,有人估算比特幣交易仍有一半與犯罪活動相關。

上述四項人為因素都推了比特幣一把。然而,我們社會的經濟弊病顯然不會因民眾透過比特幣「發大財」就解決,如日中天的技術樂觀主義情緒也並未在現實世界中獲得證實,而不管藉由「挖礦」來分配鑄幣稅有何益處,這些好處都會被龐大的能源浪費所抵消。

這就導出了對比特幣的政治爭論:比特幣能把我們從國家握有的不當經濟權力中解放出來嗎?不見得。

(更多相關新聞:一隻寵物狗的威力有多大?「狗狗幣教主」馬斯克又發功 柴犬幣7天漲3倍

浪漫但幼稚的獨行俠

誠然,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Fed)有時會秘密行事,2008年金融危機Fed出手救華爾街(Wall Street),的確就是犧牲升斗小民嘉惠銀行和銀行家監守自盜(inside job)行為。因此,欲削減政治人物和決策者過大權力的想法是可以理解的。

然而,比特幣並不是答案。

比特幣訴諸的是一種幼稚的自由主義意識形態──為了解放個人的優越才華,孤獨的天才隻身與自負傲慢的國家戰鬥。事實上,現實生活中那名(或多名)設計出比特幣,並以中本聰為筆名發表那篇頗富啟發性的宣言的人,甚至比美國哲學小說家艾因藍德(Ayn Rand)著作《阿特拉斯聳聳肩》(Atlas Shrugged)裡的英雄人物高爾特(John Galt)更配得上「富有遠見」(visionary)這個標籤。

然而,這項遠見本身就是純粹的幻想。西方政府出現通脹失控、破壞國際貨幣體系的風險正日益降低,當前真正的生存威脅在於政治兩極分化民主體制解體以及民主制度無力遏制經濟精英和獨裁政客。

新貨幣無法解決這些問題,現在我們需要的是採取行動,確保政治人物、官僚、矽谷和華爾街大亨行事能抱持負責任的態度,而這需要民主參與和公民積極介入。像比特幣這樣的噱頭,反而是在干擾我們真正必須進行的工作。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之中文翻譯由Project Syndicate提供,再經《信傳媒》洪培英校稿潤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