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in台灣》奧地利35歲總理下台 但歐盟反民主浪潮警報仍未解除

國際

本文作者為: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政治學教授穆勒(Jan-Werner Muller),他也是德國智庫「新研究所」(The New Institute)研究員,曾在台出版知名著作《解讀民粹主義》(What Is Populism)

前情提要:10月9日請辭奧地利總理庫爾茨(Sebastian Kurz)因捲入貪污醜聞請辭,他與其中間偏右政黨「人民黨」 (ÖVP)被指控挪用公款收買媒體,11日奧國外交部長查倫柏(Alexander Schallenberg)接任總理。

1899年奧地利諷刺作家克勞斯(Karl Kraus)曾如此評論自己的國家:「有人違憲時,民眾只是打個呵欠」。雖然我們還不清楚奧國民眾對總理庫爾茨被控貪污到底有多生氣,但那些指控──再加上庫爾茨和同事被揭露的粗俗聊天記錄──已嚴重到足以讓他的執政聯盟夥伴「綠黨」把他趕下台。事實上,要人民黨與綠黨合作,本來就不太可能。

外界普遍認為,庫爾茨辭職的影響不僅限於奧地利。「庫爾茨模式」被吹捧為全歐洲中右翼政黨的典範,尤其是在德國,畢竟另一中間偏右大黨「基督教民主黨」(CDU)在9月國會大選戲劇性大敗後,現正陷入混亂。然而,所謂「庫爾茨主義」(Kurzism)向來是以個人魅力和選戰策略為核心,而不是提出新的政治理念,或者建立永續的社會聯盟。更糟的是,庫爾茨模式對民主極其危險。

31歲就當上總理的牆頭草?

庫爾茨年僅35歲,已兩度「榮獲」前總理頭銜。

庫爾茨不斷創下最年輕、最快速紀錄:27歲出任外長、31歲當上總理;庫爾茨也能迅速轉換政治立場,他起先是自由派,後來在移民、難民政策上變成強硬派,事實上他是複製極右派「奧地利自由黨」(FPÖ)的政黨綱領並把它變成主流,2017年庫爾茨與FPÖ組成執政聯盟。其實,2000年奧地利政府步上匈牙利、波蘭後塵時,全歐洲就已敲響警鐘,但有那兩國在前開創「歐盟國家專制化」先河,庫爾茨聯盟並未激起多少波瀾。

(更多相關新聞:世界in台灣》歐盟若欲保持民主形象 就得開除匈牙利、波蘭

極右派主流化一直是整個歐洲的普遍趨勢,某種程度上,這歸因於中右派政黨一般缺乏理念多年來大家普遍認為社會民主主義(social democracy已經走到盡頭,然而事實上街上隨便抓一個路人,他(或她)都能大概指出它的理念。中右派卻不是如此,尤其是基督教民主黨人(Christian Democrats):他們不再推動歐洲整合,也無法提供一個獨特模式,既符合天主教的社會教義(Catholic social doctrine)又能協調勞資衝突。

即使柏林圍牆已經倒下,他們仍然秉持冷戰策略,自視為對抗共產主義的溫和核心勢力和堡壘。但正如德國CDU幾週前發現的,其對於紅色威脅(red menace)的警告站不住腳,反而被認為是CDU陷入窮途末路、缺乏智識的跡象

庫爾茨並未解決保守主義素質不佳的問題,但他確實是位公關大師:他將死氣沉沉的人民黨重新包裝,變成一場具有活力和朝氣的「運動」。「運動」意味草根式參與和民眾熱情,但庫爾茨的情況恰恰相反:他「推銷」的「新風格」是人民黨必須接受他全權掌控,黨內元老也同意他獨自決定候選人,建立所謂「庫爾茨名單」(Sebastian Kurz List)。人民黨並沒有為新時代重新改頭換面,它過去和現在都是個一人政黨

專制的政黨,將成專制的政府

人民黨內外,可能都有許多人喜歡庫爾茨2017年後的領導風格,畢竟他與社會民主黨、基督教民主黨的黨爭形成鮮明對比,這兩大聯盟自戰後就一直主黨奧地利政壇。此外,人民黨長期苦於分裂,掌控各州的黨內大佬互相鬥爭,相形之下庫爾茨的團隊紀律分明、內部溝通順暢,還善於控制聯盟夥伴,無論它們是極左或極右派。如果奧國反貪腐司法機構的指控屬實,只要能為其野心服務,庫爾茨他們也擅長操縱媒體、對政治衝突搧風點火

法律和民主理論家是對的,一個內部專制的政黨,執政時很可能表現出專制傾向事實上,庫爾茨借用了匈牙利總理奧班(Viktor Orbán)的玩法,他經常攻擊獨立新聞媒體和司法機構,並且像前義大利總理貝魯斯柯尼(Silvio Berlusconi)一樣把自己塑造為邪惡左派巨大陰謀下的無辜受害者。

庫爾茨的確不如奧班成功,但要因此得出「前蘇聯鐵幕以西區域,自由民主永不動搖」這項結論,還為時尚早。庫爾茨是下台了,但他並未退出政壇,而且剛在秘密投票中以98.7%得票率被選為人民黨的黨鞭──黨內民主顯然蕩然無存,就連把美國共和黨塑造為對其個人崇拜的前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也沒有達成如斯「成就」。

接下來幾年,德國CDU的巴伐利亞姐妹黨「基督教社會黨」(CSU)領導人索德(Markus Söder)很可能將主導中右派。索德和庫爾茨一樣冷酷無情,也是個投機份子。可敬的基督教民主黨人、前德國財政部長蕭伯樂(Wolfgang Schäuble)2021年春天竭力阻止索德成為該黨的總理候選人,蕭伯樂擔憂索德會仿效庫爾茨模式,掏空並摧毀CSU。

強大卻缺乏理念的技術官僚

基督教民主黨人以及更廣泛的中右派勢力,必須重新思考自己代表什麼理念,而不僅是強調其技術官僚能力;此外,他們還得決定應該在哪裡與極右派劃清界線。

另一個選項──庫爾茨的例子再清楚不過──就是建立一個準獨裁政權,屆時司法機構、新聞自由等民主制度,不過是魅力型民粹領導人眼中的惱人障礙而已。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之中文翻譯由Project Syndicate提供,再經《信傳媒》洪培英校稿潤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