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in台灣》危機就是轉機 2021年世界GDP成長率估為50年來最高

國際

本文作者為:聯合國貿易暨發展委員會(UNCTD)秘書長葛林斯潘(Rebeca Grynspan),她曾任哥斯大黎加副總統

機不可失、時不再來,然而全球發展現在似乎迎來第二次機會。

新冠肺炎肆虐的一年半裡,政府支持企業和工人的廣度和規模打破過往根深蒂固的政策教條。這在已開發和發展中經濟體中產生政治動力,改變國家和市場的力量平衡,因此形成實踐更公平、更永續增長的新共識。借助這種推力,我們能避免重蹈覆轍,讓近幾十年來的錯誤政策不再重演。

2021全球GDP成長率估為5.3%

新冠肺炎疫情考驗各國政府的反應機制和經濟韌性,並以過去難以想像的方式改變社會行為和個人習慣。困境中我們仍然看到希望,一線工作人員的奉獻精神鼓舞人心,全球科學界利用合作研究和公共資金的力量,快速地研發出安全有效的疫苗。

2020年下半年全球經濟開始復蘇,各國找到平衡,以不那麼嚴苛的措施管控疫情下的健康風險,並展開疫苗接種計畫。2021年全球經濟成長預計達5.3%,是近半世紀以來最高水準。不過,考慮到各國財政資源差異、新冠病毒變異的可能性,以及落差極高的疫苗接種率,對2021年的預測仍充滿不確定性。

如果我們不夠謹慎,這些挑戰恐減緩我們實踐改革的速度,如同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後,各國錯誤地採取了財政緊縮政策。此外,疫情證明即使是最富裕的國家,面對突如其來的災難同樣毫無準備,被打得措手不及──2021年的極端氣候就是如此──還有全球經濟分化的程度有多高。

(更多相關新聞:世界in台灣》德國淹大水、美國燒野火 「水危機」正蔓延至富裕國家

疫情前的政策典範(paradigm)催生1945年來全球成長最疲弱的10年,恢復這樣的政策將是一場大災難,對發展中國家而言尤其如此。在發展中國家,新冠肺炎導致的經濟損失已經超過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在某些國家更達到「遠遠超過」的程度。

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的政府大規模刺激經濟,如果其他已開發國家採取類似措施,全球經濟有望更穩定地復甦。

此外,美國支持國際貨幣基金(IMF)最近分配給各國的6500億美元特別提款權(SDRs),還有全球最低企業稅率、開放新冠疫苗相關智慧財產權,表示多邊主義有望延續。全球經濟現有的不對稱情形,以及因此引發、互相交織的經濟和環境危機,應成為多邊議程的首要議題。

發展中國家面臨「失落的十年」

要達成更多進展,尚需主要經濟體之間強化政策協調,努力保持復甦趨勢,增強抵禦未來衝擊的能力,並處理日益急迫的氣候危機。但是,加強協調還不足以顯著改善重建工作,最重要的是,發展中國家需要國際提供新的支援。由於疫情,許多發展中國家面臨不斷惡化的公衛危機,同時在日益加重的債務中苦苦掙扎,經濟發展恐倒退十年

截至目前為止,國際社會對緩解南半球健康和財政壓力付出的努力太少也太遲,但我們能在過往成就的基礎上再接再厲。20國集團(G20)最近就發展中國家債務問題提出一些計畫,這能拋磚引玉,促使強大的多邊機構出手解決愈來愈嚴重的南半球問題。

同樣地,高收入國家捐贈或轉貸自己未使用的SDRs──IMF那6500億美元中有一大部分是分給已開發國家──能賦予發展中國家更多動力,朝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DGs)邁進。儘管這個過程近來屢遇挫折,聯合國秘書長古特瑞斯(Antonio Guterres)強調,「我們擁有知識、科學、技術和資源,能讓SDGs重返正軌。我們需要的是設定一致目標、全方位有效領導,以及迫切展開具雄心壯志的行動」。

(更多相關新聞:IMF將發行6500億美元SDR 疫情變相QE將使全球資金更為氾濫

讓歐洲在二戰後得以重建的美國馬歇爾計畫(Marshall Plan),無疑是達成這個目標的藍圖。然而,今日我們缺乏的是一種以人為中心的大膽敘事,捨棄過時的自由市場比喻(trope),將全球共同的政策挑戰以及改善民眾日常生活連結起來,無論他們是生活在波哥大(Bogotá)、柏林(Berlin)、巴馬科(Bamako)、釜山(Busan)還是波士頓(Boston)。

各國不能白白浪費第二次機會

這表示我們必須創造更多就業機會,向勞工及其家庭保證一個穩定的未來。這不僅需要擴大財政空間,還要確定民眾的稅金能夠建立完善的公共服務和社會保證。除了負起責任償還主權債務,決策者還應確保民眾因維持生計、讓孩子接受教育而擁有的債務,不會成為終生負擔。最後,政府不僅應合理訂定碳價,也得為子孫後代著想,妥善保護自然環境。

40年前,聯合國貿易暨發展委員會(UNCTD)發布了第一份《貿易和發展報告》(Trade and Development Report),呼籲建立一種新模式,「承認並認真考慮這項事實:管理世界經濟問題,與達成長期發展目標,是相輔相成的」。然而,決策者過度信任市場力量,並未將兩者聯繫起來,因此這個提案最終失敗了。更糟的是, 40年來公共服務衰退、政府遭特定利益集團把持,以及勞動力市場放鬆管制,在在損害公民對政治代表的信任感。

今日,落實更佳重建方案的關鍵,取決於提出一個新的政策典範──這次,我們要朝零碳世界的過渡期邁進。核心問題在於,各國政府是否會共同採取必要措施?如果他們依然各自為政,就是白白浪費這次疫情危機帶來的第二次機會。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之中文翻譯由Project Syndicate提供,再經《信傳媒》洪培英校稿潤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