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in台灣》蘇聯附庸切身之痛...波蘭民主領袖:普丁會等大家心防鬆懈再打烏克蘭

國際

本文為波蘭科學院(Polish Academy of Sciences)斯拉夫學研究所教授葛羅斯(Irena Grudzińska Gross)訪談已經高齡75歲的波蘭「團結工聯」領導人米奇尼克(Adam Michnik),米奇尼克是波蘭民主化推手之一。

前蘇聯附庸國波蘭1989年仍由共產黨統治,然民主化聲浪漸漲下,共黨政府不得不與反對派舉行圓桌會議,米奇尼克與後來成為首位波蘭民選總統的華勒沙(Lech Walesa)一同以「團結工聯」領導人身分出席。該會議促成波蘭於同年舉行半自由選舉,最後成功終結共黨執政。

波蘭自由派媒體《選舉日報》(Gazeta Wyborcza)1989年創刊以來,米奇尼克一直擔任該報總編輯,至今已經33年

烏克蘭總統兩面手法令人費解

葛羅斯:你如何看待烏克蘭人的態度?幾天前我才聽到美國耶魯大學歷史學家史奈德(Timothy Snyder,專精中東歐歷史)的評論,他並未將矛頭指向烏克蘭政府的立場,但批評了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

米奇尼克:澤倫斯基是政治局外人,他背後的金主是柯羅莫伊斯基(Igor Kolomoisky)。柯羅莫伊斯基是一名烏克蘭寡頭權貴,不過他確實在2014年烏俄衝突中對烏克蘭作出重大貢獻;他出資武裝志願軍部隊,而事實證明,這在阻止頓巴斯(Donbass)分離主義者及俄軍進犯上發揮了關鍵作用。我從未與澤倫斯基會面,對我而言他是一個謎團。我無法理解或清楚評論他的政治行為。不過,面臨必須團結應對的威脅時,澤倫斯基常常流於追求他個人或自身政治圈的利益。澤倫斯基一邊宣稱這裡不存在軍事危機,一邊又要求西方提供武器,我覺得他不太專業,在我看來他難以理解

葛羅斯:你不認為澤倫斯基是在暗示,他希望或正在與俄羅斯進行談判?

米奇尼克:我推測澤倫斯基希望與普丁面對面談判。但我們不能忘記,應為烏克蘭當前局勢負責的人是普丁,對澤倫斯基的任何批評都無法改變普丁是侵略者、烏克蘭是被侵略者這項事實。問題的本質在於,普丁到底想藉此達成什麼目的。

(更多相關新聞:烏克蘭情勢》演員總統堅持與歐盟、北約同一陣線 曾嗆拜登「微侵略」說法荒謬

普丁會等到大家都鬆懈時再出手

葛羅斯:普丁的目標到底是什麼?

米奇尼克:普丁開始集結軍隊時是想達成某種目的,卻撞上其他東西。或許普丁估計西方和拜登正麻煩纏身,因此現在是發起突襲的良機。然而西方堅定回應──或至少看起來是如此──這點出乎他預料之外。入侵烏克蘭將使俄羅斯面臨嚴厲制裁,普丁是否相信西方這項威脅並不重要;西方公開警告,而他聽到了。普丁不願發動全面軍事對抗,而烏克蘭及各地的聰明人也提醒我們,沒人希望世界大戰再次爆發。

葛羅斯:你認為這樣的危機(世界大戰)是否已近在眼前?

米奇尼克:我不認為普丁會公開發動攻擊,而是運用俄羅斯/蘇聯根深蒂固的戰術。這表示俄羅斯會在西方社會輿論高漲時自我克制、耐心等待,直到全世界都鬆了一口氣,以為這場衝突已經落幕。你是否記得,1968年捷克斯洛伐克(Czechoslovakia就是如此:那年捷克斯洛伐克領導人杜布西克(Alexander Dubcek)和蘇聯總書記布里茲涅夫(Leonid Brezhnev)在蒂薩河畔切爾納(Čierna nad Tisou)會晤並熱情相擁,3週後,蘇聯在8月入侵了捷克斯洛伐克。當時人們也以為這場危機早已結束。

葛羅斯:我想再談談今後幾個月可能發生的情況,你剛剛說普丁將延遲侵略行動。

米奇尼克:在俄羅斯,一切都是由一個人說了算。當我說「一切」,我指的是決策。普丁可能無法事事心想事成,但他的政治權力比前蘇聯領導人史達林(Joseph Stalin)更集中。至少史達林在形式上還受「政治局」(politburo)牽制,原則上該政治機構可對他說「不」──雖然它當然沒有提出異議。然而普丁沒有政治局,他掌握所有權力,他是一名絕對的君王,一名凱撒大帝(Caesar)。

不過我也相信,掌權22年後普丁已無法再對俄羅斯政治作出積極貢獻。無論普丁的領導曾帶給俄羅斯什麼可能性,現在已油盡燈枯。而且,由於克里姆林宮不存在政權和平轉移機制,未來只剩持續衰落的黯淡前景這就像騎腳踏車唯有不斷前進才能保持直立,問題在於這輛腳踏車會何時停住,以及它會如何倒下。

普丁不想倒下,所以必須「發生點什麼事」。因此普丁會選擇俄羅斯人所謂的「小規模勝仗」,就像是當年的克里米亞(Crimea),地點可以是烏克蘭東部的哈爾科夫(Kharkiv)、南部的敖德薩(Odessa),甚至是摩爾多瓦(Moldova)或哈薩克。這種做法的效果類似吸食毒品:情緒高昂,接著渴望下一劑。

權力比史達林更大,但普丁已過巔峰

葛羅斯:所以,你認為俄羅斯的侵略行為是受到內部因素推動?

米奇尼克:2019年澤倫斯基當選烏克蘭總統時,我記得克里姆林宮十分震驚。俄羅斯認為澤倫斯基不可能勝選。前烏克蘭總統波洛申科(Petro Poroshenko)握有一手好牌,軍隊、資金和權力通通在他手裡。波洛申科必須贏──至少在俄羅斯眼中看來,他將勝出。然而波洛申科輸得毫無懸念,並接受了敗選事實。(編按:2019年烏克蘭總統大選中,澤倫斯基得票率高達7成,波洛申科則僅25%左右。)

(更多相關新聞:烏克蘭大選》喜劇演員假戲真做脫穎而出 俄經濟制裁要脅新總統

克里姆林宮簡直是目瞪口呆,陷入沉默。不久,他們的焦慮感油然而生──一名來自熱門電視喜劇的年輕演員,如果連這種傢伙都能贏得烏克蘭總統大選,天哪,同樣的情況也有可能發生在莫斯科這就是俄羅斯現在的處境,政府憂心忡忡,不確定也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

這樣的狀況可能會持續一段時間,但衰落是在穩定進行。你想必還記得前蘇聯總書記布里茲涅夫發生了什麼事。那時也是如此,每個人都知道「當家」已經是行屍走肉,但他們還是讓他在那個位子上留到最後一刻,因為蘇聯不存在能推動變革的可靠機制。這也解釋了為何預測普丁和俄羅斯將發生什麼事是不可能的。畢竟,就連史達林也無法制定一項政治局法令來避免蘇聯衰亡。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之中文翻譯由Project Syndicate提供,再經《信傳媒》洪培英編輯校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