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in台灣》西方制裁俄羅斯 中國學者解析習近平如何從「中立」獲利

國際

本文作者為:錢楠筠,中國學者,美國西北大學(Northwestern University)凱洛格管理學院教授,她也是該校「中國實驗室」及「中國經濟實驗室」的創始主任。

前情提要:

歐美持續對俄羅斯加重金融制裁,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不僅對俄羅斯石油及天然氣實施禁運,11日加碼宣布,美國將和七大工業國集團(G7)及歐盟領袖一起要求世界貿易組織(WTO)撤銷俄羅斯的「最惠國待遇」。

另一方面,中國從開戰最初的「傾俄」漸漸轉向「中立」,似乎在疏遠莫斯科。中國主導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亞投行)3日宣布暫停與俄羅斯、白俄羅斯的業務,北京帕運也禁止兩國選手參賽,中國外交部長王毅7日更表示北京願居中斡旋,為俄烏戰爭擔任調解者。

3月5日中國宣布今(2022)年GDP成長目標為5.5%,是1991年以來最低預期,但這不應該令人意外。2013年世界銀行(WB)經濟學家和中國國務院預估,2030年中國年成長率將衰退至5%──這項數據可能還是高估的結果,考慮到2010-2016年中國成長率被發現「膨風」1.8%,而「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的平均成長率約在3%左右。

那時,經濟學家及決策者準確預測出中國長期經濟成長將面臨的重大挑戰,包括貧富差距漸增、貪腐、人口老化、通常是國有企業的大公司缺乏效率、汙染等等,但沒有人能預見新冠肺炎和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為經濟帶來的其他不確定性。

(更多相關新聞: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陷膠著 北京錯判形勢 對俄政策開始轉彎

缺糧、缺電是中國最大憂慮

疫情在全球嚴重打斷供應鏈並推高物價。中國尤其擔心糧價上漲,因為該國是糧食淨進口國,2019年總進口額高達1330億美元。2021年11月供應問題和壞天氣使中國城市菜價和去年同期相比增加30.6%,而雞蛋(這是中產階級主要的蛋白質來源)價格增長了20.1%。(編按:3月5日起中共召開兩會,期間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曾至糧食團組關切缺糧、強調「糧食安全」,從2021年就開始在地方展開的「端好飯碗」運動成為兩會焦點,有學者認為中國可能有尚未曝險的糧食問題。)

(更多相關新聞:俄烏兩國占全球小麥供給3成 戰事造成全球糧荒 中國6月可能還有黑天鵝

中國其他主要憂慮在於能源成本,因為它也是煤炭、天然氣和原油的淨進口國。後疫情下的經濟復甦時期,中國工廠恢復生產增加了對能源的需求,並進一步推高能源商品的價格。作為因應對策,中國監管單位提高了補貼電價的上限,但這不足以抵銷電力公司因煤炭價格上漲而承受的損失,而國內對能源的需求繼續擴大。2021年9月東北幾省的發電廠因此暫停運作,導致多地突然陷入大規模停電,一系列經濟和社會活動停擺。

此後中國政府進一步調高電價上限,以其豐富儲量增加國內煤炭生產。但是中國其他能源資源的儲量是有限的,而能源需求很可能會繼續擴大。

(更多相關新聞:煤炭價格飆新高 中國電荒10多省市祭出「限電限產」措施 PCB廠首當其衝

中國這些經濟問題再加上它希望組成共同戰線對抗美國,能解釋中國為何承諾中俄關係「沒有上限」,如同習近平和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2月初所聲明。能源是中俄關係的核心。2019年中國進口值高達2.1兆美元,其中能源占約17%(3440億美元)。2016年起俄羅斯一直是中國最大的原油進口來源,也是天然氣對中出口成長得最快的供應者。目前中國有12%的石油和天然氣是自俄羅斯進口

為了滿足國內能源需求、調節溫室氣體排放量,中國計畫2030年前把天然氣在其初級能源消費的占比提高至15%。俄羅斯的天然氣儲量占全球近四分之一,是天然氣最大出口國。因此中俄2月簽署了一項長期合約:2025年前俄羅斯天然氣對中出口將增加至480億立方公尺,這占中國預估的天然氣消費量5260億立方公尺近10%

西方制裁下,中國更有底氣和俄國討價還價

然而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以及隨之而來的西方經濟和金融制裁,使上述計畫突然蒙上陰影。除了加劇當前供應鏈問題,廣泛制裁也使中國企業難以在俄羅斯營運。最重要的是,這場戰爭捲入世界兩大糧食和能源出口國。

烏克蘭和俄羅斯占全球穀物出口28%,入侵爆發以來,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的小麥期貨漲幅超過50%。石油、天然氣和煤炭價格同樣因供應中斷、對俄制裁而提高。這些通膨壓力可能會為中國民眾及製造業帶來毀滅性影響。

不過中國政府在烏俄戰爭的「中立」立場或許能帶來一些經濟回報,如果中國在俄羅斯能具有更重要的地位,同時又不過度觸怒美國、澳洲等西方主要貿易夥伴。2021年俄羅斯糧食出口總額為380億美元,其中47億美元是出口至歐盟。因此,如果俄羅斯在歐盟制裁下能以優惠條件將這部分的糧食轉出口至中國,中國糧價通膨有望獲得調節

隨著戰爭持續進行、其他國家減少購買俄羅斯石油和天然氣,中國能源進口也有機會談到更好的條件。美國已經禁止進口俄羅斯石油,而其他國家很有可能會跟進。同樣地,歐盟計畫年底前將其對俄羅斯天然氣的進口量降低三分之二,尋找替代供應商和訴諸其他能源以彌補。

(更多相關新聞:美國禁運俄羅斯石油》拜登難憑頁岩油自給自足 普丁能否靠中國買單關鍵在歐洲

雖然擺脫天然氣依賴尚需一段時間,俄羅斯很快就得尋找其他買家,這看來已無法避免。有鑑於石油和天然氣占俄羅斯出口6成、2019年占其聯邦預算39%,中國將處於討價還價的有利地位

中國與西方的關係也在耗損

最後,烏俄戰爭對中國經濟的影響終究取決這場衝突會持續多久,還有它對烏克蘭、俄羅斯和全球經濟其他部分造成多大程度的破壞。這也取決於當戰事平息時,中國和烏克蘭的西方盟友之間還剩下多少善意

2022年顯然是充滿不確定性的一年,中國對自身經濟成長率的控制相當有限。決策者預期,他們將面臨後疫情時代下經濟復甦放緩、恢復程度不均,然而俄烏戰爭帶來的新風險使這些挑戰進一步惡化。目前,沒有人能確定中國和全球其他經濟體接下來幾個月會有遭遇。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由《信傳媒》洪培英編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