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in台灣》來自俄羅斯的聲音:我們曾以為 大家會從普丁編織的夢中醒來

國際

本文作者為:米羅諾夫(Maxim Mironov),俄羅斯經濟學家,現為西班牙IE商學院(IE Business School)金融學教授。2月23日,米羅諾夫在推特表示「身為一名俄羅斯公民,我反對普丁的軍事侵略。榮耀歸於烏克蘭!」

俄烏戰爭爆發時,我對多數俄羅斯人顯然支持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的侵略行為感到震驚。前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2016年贏得總統大選時,我曾有類似感受。當時我的家人住在洛杉磯,我周遭所有人都目瞪口呆,接下來一週向來壅塞的交通不再堵塞,仿佛整座城市都在哀悼這項結果。

儘管這兩件事存在差異,但許多俄羅斯和美國機構的反應相當類似,他們不願相信自己的同胞會支持野蠻入侵鄰國,或者選出民粹主義吹牛大王。

最初,我同樣不相信俄羅斯民調顯示絕大部分公民支持俄烏戰爭,畢竟專制國家的民調並不可靠。於是我開始徵求俄羅斯舊識的意見,他們都在60歲左右,我們已有20年沒有聯絡了。令我驚訝的是,8到9成的人支持這場戰爭。這些人是我父母的朋友,從我一出生就認識我,然而比起我的觀點,他們更寧願相信俄羅斯國家電視台

知識份子以為民眾會醒過來

這不是巧合,克里姆林宮(Kremlin)源源不絕的反烏克蘭宣傳也並非從昨天才開始。過去8年來,俄羅斯國家電視台全天候播放所謂「烏克蘭納粹分子」(Ukronazis)及其對烏克蘭東部頓巴斯地區(Donbas)俄語民眾的壓迫,還有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如何準備破門而入衝進俄羅斯

所謂的知識份子對這種宣傳嗤之以鼻──誰會相信這種垃圾?俄羅斯國家電視台主播斯卡貝娃(Olga Skabeeva)和基塞柳夫(Dmitry Kiselyov)以為民眾有多蠢?誰會真的相信俄羅斯官方英語頻道「今日俄羅斯」(RT)的總編西蒙揚(Margarita Simonyan)?我們注意到普丁正試圖將民眾的注意力從國內問題轉移至烏克蘭,並相信大部分人很快就會意識到這件事

然而他們並沒有。相反地,我們成了被包覆在資訊泡泡這個同溫層裡的受害者。我們以為所有觀眾都會看穿克里姆林宮和國家電視台的宣傳伎倆。但如果有人看不透,我們又能做些什麼?

俄羅斯缺乏針對大眾的高品質媒體

俄羅斯知識份子以紆尊降貴的態度看待國家電視台觀眾和小報讀者,並不是什麼新鮮事。當我是2000年代相當受歡迎的《辯論與事實》週報(Argumenty i Fakty)董事會成員之一時,談到我在那裡任職總會引來這類輕蔑:在《新聞報》(Vedomosti,當時該報部份股權是由英國《金融時報》和美國《華爾街日報》擁有)工作很酷,但在《辯論與事實》可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儘管《辯論與事實》當時擁有900萬名讀者,《新聞報》卻只有30萬左右

同樣地,當我們的團隊想重新發行勞動報》(Trud)把它打造成高品質、高水準的小報時,事實證明我們很難聘到記者,因為他們希望獲得比在「優質媒體」工作高0.5到1倍的薪水。

長久以來,俄羅斯知識份子一直深植對大眾傳媒讀者的蔑視。即使有機會推出新的獨立媒體,例如《新聞報》、《工商日報》(Kommersant)、《財智月刊》(Smart Money)、《內幕》(The Insider)、《共和國》(Republic)和電視雨(TV Rain/Dozhd),它們也把目標觀眾限縮在一小群「聰明人」身上,這些人會傾聽和閱讀其他聰明人解釋這個世界是如何運作。針對這個小眾市場的競爭相當激烈,這代表過去20年來,受過教育且經濟狀況相對富裕的讀者至少能獲得高品質資訊。

不幸的是,沒有人願意為大眾市場製作高品質內容。儘管現在普丁已不再容忍獨立媒體,但2000年代時仍有這樣的空間。問題在於最好的媒體編輯及記者不願在這一塊耕耘,其他國家無疑也有這個問題。

要把普丁趕下台,必須和普丁支持者對話

相形之下,普丁深諳國家電視台和小報才是獲取和維繫政治影響力的關鍵。普丁無法完全壟斷媒體,而有鑑於俄羅斯的網路普及率約為85%,絕大部分民眾可從其他管道獲得資訊。然而,唯一嘗試為大眾製作優質新聞的是反對派領袖納瓦尼(Alexei Navalny),他的影片常獲得數百萬點擊,這就是普丁試圖暗殺納瓦尼的主因。刺殺失敗後,普丁把納瓦尼關進監獄。

(更多相關新聞:才揭「普丁皇宮」..俄反對派領袖遭判3.5年 納瓦尼返國後至少6千5百人被捕

川普上台時美國已有發展200多年、相當堅實的民主制度,然而1999年普丁掌權時,俄羅斯從蘇聯獨立不過短短8年,而由強勢總統領導弱勢抵制是一種導向專制的誘惑。

我認為普丁很快就會從烏克蘭西部撤軍。普丁已經輸掉這場戰爭,他承認這一點僅是時間問題。烏克蘭將能在國際援助下迅速重建,但俄羅斯的命運卻是黯淡的。手握核武的普丁會繼續強力鎮壓國內社會,並持續構成國際威脅。

要讓普丁下台,必須改變俄羅斯民眾對他的看法。僅靠經濟制裁無法做到這一點,因為普丁可以也的確利用他的宣傳機器,將這這些措施描繪為西方針對俄羅斯而發起的戰爭

俄羅斯人民無法阻止戰爭,但絕不能默許

我們需要的,是能用普丁支持者的語言和他們溝通的媒體建立這樣的媒體遠比10-20年前要困難,但並非完全不可能。俄羅斯仍能連上網路,在國外製作的內容得以迅速傳播。不過資金問題會是主要障礙,由於目標受眾往往缺乏可支配收入,訂閱制模式不太可能創造可觀收益,而廣告收入也會相當有限,因為俄羅斯企業害怕和媒體扯上關係。因此這類媒體的主要資金來源,必定是眾籌(這類似俄羅斯反對派正在做的事情)以及西方捐助。

俄烏戰爭和普丁的宣傳息息相關。對抗普丁的宣傳,這件事本身固然無法終結戰爭,也無法阻止他發起新的戰爭,然而我們絕不能讓他在俄羅斯人默許下把城市夷平、殺害上千名平民、摧毀數百萬人的生活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之中文翻譯由Project Syndicate提供,再經《信傳媒》洪培英潤飾校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