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1》人類如何與史上第5個冠狀病毒相處?中研院院士陳培哲:新冠不是流感化而是「感冒化」

新冠疫情

造成全球超過5.1億人感染、逾624萬人死亡的新冠肺炎(COVID-19),在2020年初迅速擴散至全球多國,才短短2年多的時間,從最早出現的武漢病毒株,陸續突變出Alpha、Beta、Delta,到如今席捲全球的Omicron、以及Omicron亞變種BA.2等病毒,COVID-19可謂全球近年來最大規模的流行病。

人物專訪2》只要病毒存在 中國想清零就會越來越難 陳培哲:台灣最快5月中達疫情高峰 

人物專訪3》確診數飆破3萬 陳培哲:長者、慢性病者若確診應快吃Paxlovid藥物 但要感染5天內服用才有效

人物專訪4》陳培哲談台灣生技產業:疫苗是醫療產業皇冠上的珍珠 基礎不穩不可能持久

近日國內本土單日確診數破萬,雖染疫者高達99.6%都是輕症,科學界、醫界也努力分析研究,希望以最快速度研發出新疫苗、口服抗病毒藥物,但民眾對於不斷變種的病毒仍充滿著未知的恐懼。

身為台灣肝病學權威,同時在病毒學、分子生物學、 基因體研究都有卓越貢獻的中央研究院院士陳培哲,在接受《信傳媒》專訪這天,本土疫情確診數首度破萬。

初次見面,本以為醫界也會因疫情升溫跟著進入「備戰狀態」,沒想到陳培哲卻顯得一派輕鬆,在台大醫院舊址辦公室,熱切迎接我們的到來,對照1樓院區民眾的緊張情緒,使我們也不禁好奇,真的不用再害怕新冠肺炎了嗎?病毒演變至今,該如何看待這個病毒的走向?它會以什麼樣的形式存在?病毒跟人類共存達到平衡,還需要多久的時間?

四百年前冠狀病毒首度進入人類社會,新冠是第五次

「我10年前在中研院一場演講就講過,一個成功的新興感染症一定是傳染力越來越強,但致病率越來越低,這個是成功病毒的演化方式,這次COVID的SARS-CoV-2就是如此;失敗的病毒像SARS,就不會這樣。」陳培哲說。

他解釋,因為病毒一定要寄生在宿主身上,單獨是沒辦法存活的,「成功的病毒一定是要想辦法跟宿主共存。」

我們用疑惑的眼光看著他,好奇問,「所以我們不用再怕這個病毒了嗎?」

「對,不用再怕了。」陳培哲很篤定地說。他表示,未來疫情可能仍會有一些小波動,但不會有太大的影響。他也提到,新冠病毒已經是人類第5個冠狀病毒,「前面4個冠狀病毒並沒有消失,但現在也不會特別去診斷,因為這4個已經跟我們共存非常久了。」

陳培哲進一步指出,最早的冠狀病毒目前估計約是400年前進入人類社會,「我們利用現在這4種病毒的基因序列,去計算它演化的速度,可以推算出進來人類社會的時間,有的是1、200年前,也有的是5、60年前,但都是很輕微的感冒,所以這次SARS-CoV-2再過幾年都會跟它們一樣了。」

他認為這次新冠肺炎只是一個冠狀病毒演化史的重現,「是Deja vu(法文:意為似曾相識),大概百年才有一次,但以前的科學沒辦法偵測這件事、幾乎沒什麼紀錄,只知道是一個傳染病,然後慢慢不見,但毒性越來越低、傳染力越來越高,最後跟人類長期共存。」

(更多相關報導:美國與病毒共存「篩檢陽性藥房直接給藥」 蘇益仁:新冠跟SARS不一樣 不可能消失 )

非洲病例數為何大幅下降?陳培哲解密

如果冠狀病毒最後可以跟人類共存,那從被發現到跟人類共存、達到一個平衡狀態,大概要花多久時間?

「過去不曉得,但現在可以估計。因為以前沒有疫苗,一定是自然感染,現在全世界僅存的自然感染、沒辦法預防和治療的地方就在非洲。」陳培哲說,換句話說,要看自然感染的情況,可以觀察非洲的疫情演變。

他指出,非洲現在幾乎已經沒有病例,「這些最早的(變種病毒)像Omicron都是從非洲出來的,等於病毒在那裡演化最快,但現在幾乎看不到病例。」

今年初聯合國新聞網一篇報導也指出,非洲自經歷新冠Omicron的第4波疫情以來,每週病例數已顯著下降,死亡人數也首次出現下降。陳培哲認為,若以這樣的狀況來看,只要3、4年疫情就差不多穩定下來了。「現在像南非病例都非常少,更不要講整個非洲,是疫苗打得最少的地方、也沒有藥物,一定是自然感染。」

非洲自經歷新冠Omicron的第4波疫情以來,每週病例數已顯著下降,死亡人數也首次出現下降。(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現在外界有一種說法是,如果打2劑或3劑疫苗再感染Omicron,會形成超強免疫力,真是如此?

連疫苗都比不上!自然感染保護力高達90%且可維持一年

陳培哲以專業的角度,解答我們心中的疑問。他表示,「疫苗其實是模仿病毒的一部份,所以疫苗只是模仿病毒造成的免疫反應,哪一種疫苗都是病毒的一部份,它產生的保護力絕對比不上自然感染。」陳培哲指出,自然感染的保護力是最好的,若自然感染一次,避免再感染的保護力有效性能高達80%,且可維持一年,「比任何疫苗都好,但這是在身體健康的狀態下,不會產生重症。」

他進一步提到非洲死亡率高達百分之2點多,「因為他們沒打疫苗也沒有吃藥,這個數字大概就是高危險群的死亡率。」他也指出,在非洲,新冠肺炎很快地擴散,感染率、死亡率都很高,但因為大部分的人都已經被感染,到後面個案就越來越少。

「照這樣的感染,完全沒有疫苗、沒有治療,大概3年就穩定下來,現在印尼跟印度也一樣,印尼疫苗施打率約50%,但他們做過血清調查幾乎全部都感染過了,現在幾乎沒什麼病例。」陳培哲表示,若從這個觀點來看,對於一般身體健康者自然感染,且是現在毒性越來越弱的感染,當然就是「好疫苗」。

「所以照目前的狀況,難道是說就算不打疫苗或是沒有使用藥物,還是會達到自然平衡?」我們睜大眼好奇地問。

「一定會,因為(病毒)已經演化得滿成熟了,方向就是這樣,感染越來越快,到後來差不多都感染過,要再感染的機率就會變小。」不過陳培哲也提到,小孩、新生兒、年輕一代仍可能會再被感染。

需不需要打第3劑疫苗?高危險族群、65歲以上才有影響

而去年底受訪時談到是否需要施打第3劑新冠疫苗,當時陳培哲認為沒有必要,除非是特殊族群,現在國內確診者動輒破萬,他還是這樣認為嗎?

「這個疫苗已經很清楚了,只能減少重症,但對阻斷傳染的效率是很有限的,只能阻斷1、2個月,之後很快就沒有保護力,所以疫苗打了1、2個月看起來效果不錯,但3、4個月後阻斷傳染能力就越來越低,到了4、5個月就幾乎沒有了,那繼續打這個幹嘛呢?」陳培哲認為,打2劑跟3劑疫苗減少重症的效果是差不多的,只有對高危險族群、65歲以上差別較大,對於年輕族群幾乎沒什麼差別。

但目前指揮中心和許多專家仍強烈呼籲要打第3劑,甚至接下來還有第4劑疫苗要打,對此陳培哲強調,很多工作場所希望減少感染,「但打第3劑疫苗對於個人疾病沒有太大幫助,只有針對高危險族群才會有影響。所以疫苗打這麼多實在不見得有用,只是讓大家覺得會減少感染,但其實不會。」

陳培哲認為,打2劑跟3劑疫苗減少重症的效果是差不多的,只有對高危險族群、65歲以上差別較大。(圖片來源/信傳媒編輯部)

至於目前大多數學者提到新冠肺炎走向流感化的問題,陳培哲也提出不一樣的觀點。

新冠是「感冒化」,不用像流感一般年年打疫苗

他說,新冠未來的走向,其實不是流感化而是叫「感冒化」。因為流感的病毒是每年都不一樣,而且流感病毒會跟動物結合,所以有新的病毒,但這種(新冠病毒)不會,因為現在看起來最有可能它是來自蝙蝠。」陳培哲指出。

(延伸閱讀:人物專訪1》新冠疫情流感化了嗎?詹長權:從病毒的演化沒人敢肯定一定會走向流感化 )

因為新冠不像流感而像感冒,我們的疑問是,「那新冠是不是也不用像流感一樣每年打疫苗?」

「不用,因為這個病毒會一直存在,感染過後1年、2年還是會被感染,可是感染之後症狀越來越輕、幾乎沒有症狀,免疫力也會越來越好,到後面根本不需要打(疫苗)。」陳培哲解釋,新冠病毒不會像流感每年都有變化,最有可能跟前面4種冠狀病毒一樣,變成人類第5種冠狀病毒。

陳培哲認為新冠肺炎是走向「感冒化」,若自然感染的狀態下,人類與病毒達到平衡約3年歷程。(攝影/林聖凱)

打疫苗、吃藥,病毒與人之間的平衡時間反而會拖更久

他也提到,在自然感染的狀態下,新冠病毒與人類達成平衡約需3年,但若是像已開發國家普遍施打疫苗、吃藥的狀況下,病毒反而會拖更久。陳培哲認為,「如果像韓國單日確診數達50、60萬,只要等這波疫情過完基本上就過了,台灣要看這波疫情有多大,若很快達到高峰,大概就沒什麼問題。」

對於百年難得一見的疫情,陳培哲以科學專業角度,提醒民眾對於新冠病毒演變至今,過去科學無法偵測、紀錄和突破的地方,現在可以有不一樣的視野去思考和應變,迎接與病毒共存的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