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壓低雙率致產業難升級?官員喊「不白之冤」 不背高房價元兇的鍋

總體經濟

民眾黨總統候選人柯文哲18號發表金融政策,直指中央銀行「雙低政策」導致高房價、產業無法升級,甚至利用外匯存底施行匯率干預和低利率政策,創造高繳庫盈餘,讓央行十年來平均上繳中央政府總收入的10%、共3.6億元,柯直言,這種現象不僅顯示金融政策不健全,「那10%更是壓榨人民血汗錢得來的」。

 (更多新聞:拋金融7政策》柯文哲指央行「雙低政策」致高房價、產業升級困難 吳欣盈暢談主權基金) 

不過,若細看柯文哲的金融政策,其實與中央研究院在2022年8月提出的「台灣貨幣金融改革政策建議書 」有部分相同,尤其是批評央行長期的低利率及低匯率政策,導致產業發展不平衡、民眾所得和財富分配不均,再到建議央行參考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經驗,在維持貨幣穩定的同時,慎重評估是否將部份外匯儲備資金投入主權財富基金。顯見央行的雙低率等政策,早已是外界關注並討論已久的議題。

央行壓低匯率致使產業無法升級,官員無奈喊「不白之冤」

中研院的政策建議書曾直指,低匯率使資源大量流入出口導向的製造業,造成資源扭曲與錯置、內需發展不振,缺乏發展高品質內需產業的誘因,產業發展失衡,也不利於內需產業和金融產業健全發展。外界也時常質疑,央行為了外匯存底的孳息、有足夠的錢上繳國庫,所以「故意」壓低台幣匯率、利率,使匯率其長期過貶,導致台灣產業失去升級誘因。

對此,經研處參事兼副處長蔡惠美無奈向《信傳媒》直言,指控央行刻意壓低台幣匯率,致使產業發展失衡,「我們會覺得是不白之冤」,為了維持匯率穩定,央行會視情勢雙向調節,例如短期資金大量進出,造成匯率短期之間大幅度波動、「失序」時,央行都會進場,將匯率拉高或拉低都有可能,「根本不會有大家所謂的刻意壓低(匯率)」,原則上,新台幣匯率是由外匯市場供需決定。

為了盈餘繳庫操縱雙率,央行:不需要、更不會

此外,對於外界時常質疑央行為了盈餘繳庫操縱匯率,蔡惠美表示,促進金融穩定、維護對內及對外幣值之穩定都是央行法定職責,外界不宜用特定時段央行有進場拉低匯率,即判定央行有「其他目的」故意操縱,他強調,央行有獨立性,正、副總裁皆為任期制,雖為國營事業,需將盈餘提列公積後上繳國庫,但金融危機時央行也有沒上繳的時候,秉持善良管理人的責任,有盈餘就上繳,沒有就沒有,「外界不能抓住他想要的資料,下一個他想要的結論」。

不過,央行作為獨立機關又同時為國營事業,難道真的不會有達成盈餘繳庫數的壓力?蔡惠美僅表示,因為不知隔年金融情況如何,央行提預算案時都會預估繳庫數,若經營情況不錯會隔一年在上繳,都是依法行事。

央行也發聲明,法定經營目標並不包含盈餘繳庫,因此,本行「不需要、更不會」採取低利率及低匯率來達到盈餘繳庫。

央行低利率致高房價?央行:高房價因素有很多

柯文哲指出,央行長期以來的低利率及低匯率政策,導致產業發展無法升級,且使持有空屋的成本下降,間接成為高房價的元凶,甚至萬物齊漲,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從2020年迅速增加,人民實質薪資零成長。 

對於低利率造成高房價,央行反駁,影響房價因素很多,利率僅是其一,還會受到各地區住宅市場供給、需求因素,以及住宅制度面,如不動產稅制、土地使用規定、社會住宅興建、住宅租賃市場等因素影響,並且,央行已5度調整不動產貸款之選擇性信用管制措施,以避免信用資源過度流向不動產市場。 

央行強調,「國內政策利率」是由央行理事會綜合考量國內外經濟金融情勢後決定,並且政策利率調整影響廣泛,除了影響房貸利率外,也會影響企業及個人其他貸款,各國央行的利率政策主要是用來穩定物價,而非用來處理房價問題。 

央行也舉例,日本、瑞典曾以升息對抗房價,均以失敗收場;另外,國際貨幣基金(IMF)認為,以調升利率處理高房價問題係「大而無當(too blunt)」的手段 。 

對於通膨,央行則認為,近年台灣通膨壓力上揚,並非「低雙率」所致,主要是受疫情、俄烏戰爭影響,國際原物料成本上漲,以及疫後國人休閒娛樂服務消費供不應求,導致娛樂服務價格上揚,再加上近月颱風豪雨等天候因素,致蔬果價格漲幅居高等多因素導致。 

對主權基金成開放態度,央行官員:但不宜直接撥用外匯存底

來到老話題-主權基金,民眾黨副總統候選人吳欣盈呼籲借鏡加坡政府主權基金(GIC) ,利用我國外匯存底10%當作基石,並設立一家由央行百分百擁有的獨立投資公司,由其進行操作。 

央行則表示,對於政府成立主權財富基金向來持正向、開放的態度,不過資金來源部分,「不宜由外匯存底無償撥用」,可由政府編列預算或發行特別公債,取得新臺幣資金交予專業管理機構,其再於外匯市場購買外匯,從事國際投資。 

外匯局副局長賀蘭芝向《信傳媒》說明,之所以不建議直接撥用外匯存底,是因為必須顧慮到央行資產負債表的平衡,負債未減少、資產卻下滑(直接撥用給主權基金去投資),「等同於新台幣沒有收回來」,這將會造成通貨膨脹。 

賀蘭芝表示,新加坡也是由其財政部發行公債向社會大眾籌措新加坡幣,再交由GIC從外匯市場買外匯去投資,「這並沒有像外界說的這麼簡單」,想說直接撥用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