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經天地》後張忠謀時代 台積電的未來怎麼看?


全世界最重要、市值最大的半導體公司就是台積電,在後張忠謀時代,台積電會怎麼發展,成為各方關注重點。(攝影/黃威彬)

一間公司的好壞,由董監去煩惱、經理人去忙碌、小股東去買單就好。

你若沒有股票,哪裡有什麼好看?

這樣想,就大錯特錯了。

台積電,佔台灣股市權值快接近兩成。這兩天台股狂漲,愛吹牛的小股狂跌。大盤的漲幅,和台積電的漲幅乘以0.2,正好一致。

台積漲,小股不漲;只要台積漲,指數就漲。很不巧的是,台灣人從上到下,都把台積電賣得差不多,所以台股漲,大家也沒有太大反映,反而很多傻瓜在政府的鼓勵下火線衝鋒,不少人期貨、當沖、選擇權、權證玩到賠一屁股,欲哭無淚。

奉勸愛玩這些金融商品的傻瓜,如果股市還在一萬多點你就賠?這時候不收手,等到股市修正,大概就要屍骨無存了。(投資的真相:那些建議你別做的事)

台積電的發展與台灣政府息息相關

不扯遠了。既然台積電這麼重要,又這麼會漲,怎麼會和台灣股民無關呢?

豈止和台灣股民無關,和台灣政府都快無關了。

大家都知道,台積電最初,是張忠謀董事長在行政院支持下,一步一腳印,才有今天的。

但隨著台積的一步步壯大,台灣政府和台灣散戶反倒是聯手賣台積電,賣得不亦樂乎,賣到外資持有八成。

在可見的未來,台灣未來最重要的戰略產業還是半導體,而全世界最重要、市值最大的半導體公司就是台積電。

既然這麼重要,那這個國家一路持續出脫持股,行政院開發基金從持有40%一路賣到6.38%,到底是腦筋出了什麼問題?

台積這麼重要,政府卻一路從40%賣到剩6.38%

隨著台積電的成長,政府持股本來股權會被稀釋。但政府一天到晚希望台積電根留台灣,卻任令持股降低甚至獲利了結,不是很奇怪?

外資持有八成,外資背後又是誰?大家有沒有想過,如果再來個金融海嘯,老共整筆敲入兩間外資銀行,那台積電以後到底是誰的?

台灣到今天,還沒有主權基金。台積電從百分之百台資公司,走到今天外資佔八成,如果再來一次金融海嘯,外資出脫持股,你猜誰會第一時間接手?

這樣還想不明白?當新加坡、阿拉伯都是台積電大股東時,你認為老共看不見嗎?

再來一次金融海嘯,若有人要大筆出脫時,台灣有哪個單位有能力、實力、和腦筋去吃下這些持股呢?

若老共實際能影響的股權越來越大,那未來台積電的經營策略,不會受影響嗎?

持有八成台積的外資,身份到底是誰?

本週,我們就來看一下,老共未來對台積電的影響

地山謙 二爻值宜變不變,遇謙之升

不但有影響,影響還會越來越大。

先看大局

謙,亨,君子有終。

地山謙,山上有地,正是過往台積隱藏在全球品牌廠之後,不為人知的堅強實力。

但不為人知,終究會為人知,尤其是台積電已經成為全球最重要半導體廠的現在。

地下有山。台積為我為山,老共為他為地,地是廣土眾民,老共未來的市場,對台積電的發展至為重要,而且越來越重要。

那台積在中國,到底有沒有搞頭呢?

六二,鳴謙,貞吉。

不但有搞頭,而且大有搞頭。

六二是鳴謙。鳴謙,是幫初六這位的謙謙君子,大力推廣的實力派人物。

老共會大大協助台積在中國發展

老共不但尊敬張董,對台積電更是推崇備至,未來會在各項發展上盡力幫忙。

而台積呢?若結合中國的政經實力與市場脈絡,爻變地風升,一樣得到快速的成長。

到那時,老共在台積電內的影響力,是會大還是會小?台灣產業的根,還能說是台積電嗎?

其實很多事情,不用占卦,用膝蓋想就知道。

老共給台積獨資設廠的優待,蓋在哪裡?不偏不倚,蓋在南京。

南京有什麼意義?南京是國民黨完成北伐後的中華民國首都。

雖然現在越來越多人用行動電話,但是用行動電話撥到公司行號時,還是要加區域號碼。03是桃園,02是台北,那01呢? 01到哪裡去了?

台積中國據點就是當年中國民國首都南京

不信,請去問中華電信。

這麼有象徵意義的地點,剛剛好就給了在中國出生的張董事長,某種程度,張董也幫國民黨光復大陸了。

但是只有南京還不夠,在哪個地點,更有趣了。

南京廠,設在失姬鎮。失姬之所為失姬,是因為此處是虞姬自刎之處。

讓台積電回到國民黨敗亡之處,然後在失姬鎮來個霸王別姬,張董不只是台灣、兩岸,尊稱他是世界半導體的霸主也當之無愧,那別姬是要別誰,你要不要猜一下?

當然,一切都是巧合。台積電選址之審慎,自然有其依據。但對台積電是巧合,對好事者是好巧,對老共,恐怕就不是巧合了。

今天老共對台灣的策略步步進逼,以經圍政、以商促統早已不是新聞。張董能苦苦支撐到現在,就算去了,也是獨資,也不是最先進製程,對台灣已經是有情、有義、有慈、有惠,這幾年讓台灣在全球供應鏈裡面屹立不搖,這樣的公司、這樣的領導人,打著燈籠都找不到了。

可以想見的是,老共未來對台積電的優惠力度,只會大不會小。對台積的隱形持股,只會多不會少。老共有錢、有市場、有時間、有策略,台灣有什麼?

要地?很難;要人?不必給你,台清交能進去的人通通進去了;要電?只能用愛發電;要錢?台積電的流動現金比長短期負債還多,根本不用你操心。

說穿了,未來台灣能端出來的條件,越來越難與老共競爭 。

老共有錢、有市場、有時間、有策略,台灣要思考怎麼樣留住重要產業

張董不要企業保留盈餘課稅,有時代力量帶頭的大力反對;台積電要匯率更有彈性,這點彭總裁下台以後看來也是無望;張董說營所稅可適度提高,這點倒是做到了。

在此也奉勸時代力量的幾位頭人,不要再在寒流來去路邊吹風了。我們不是擔心你為國為民選的上選不上,我們比較擔心警察能不能回家睡覺。

當然,年輕人幫年輕人爭取權益很好,但當各位大力反對保留盈餘降稅的時候,也稍微想一想國家大事的輕重緩急吧?!

留不住重要產業,你三萬不用繳稅,又有什麼用?未來年輕人找不到工作時,直接一毛錢都不必繳稅了,不是更好?醒醒,好嗎?

台灣忙了半天,稅改的結果,大股東賺到了,小老百姓減稅了,但對於重要產業到底留不留得住?又該怎麼留?留不住怎麼辦?卻沒見政黨與半個立委諸公討論。

在此也奉勸政黨領袖們,真的要幫國家爭取,就去廢除全球獨有,惡中之惡的法人代表制、廢除反成長的保留盈餘課稅,從頭思考企業制度對台灣未來的影響,而不是天女散花的給大家一點小錢花花,才是正辦!

不該獨厚企業,但企業只要夠大,就是政府擺脫不了的責任

又扯遠了。說穿了,台灣該不該有自己的主權基金?台灣該不該增持對重要企業的持股?台灣該不該加速分散產業集中度?台灣該不該.......說穿了,台灣該做的很多,太多了,台積電若不是重中之重,還真不願意拿出來個案討論。

政府當然不能圖利企業,但企業只要夠大,就是政府擺脫不了的責任。更何況台積電在全球半導體的重要地位,佔台灣出口比重、還是台灣最大先進人才聚集地,政府若對台積電的未來一點想法也沒有,站在企業經營的立場,有可能要台積電放棄市場的考慮,自己來肩負台灣國防與外交的責任嗎?

在此張董榮退的時刻,跟張董說聲謝謝您,您辛苦了。台積電對台灣的重要性有目共睹,台積人的貢獻對台灣產業的發展根深蒂固。但如果未來有人比我們更重視台積電,台積電又要怎麼選擇呢?

此時此刻,不管是台灣的散戶也好、行政院開發基金也好、立法院的諸公也好、賴神領導的政府也好、忙著鬥非我族類,天天在電台傳教的獨派也好、堅此百忍的小英也好,是該時候好好想一想了。

各位朋友,我們下週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