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億元捐款憑空消失? 洪慈庸控政大交代不清將移送檢調、監察院調查

大學自主

政大3年多前收受元大金控鉅額捐款,後續資金流向、用途卻出現疑雲,引發關切。(攝影/黃威彬)

元大金控2014年底陸續以旗下7家子公司捐款給政大,並在隔年5月舉辦捐贈典禮,但時隔3年半,高達1億元的捐款後續流向與用途卻不明,引發外界質疑。時代力量立委洪慈庸11日召開記者會批評,政大不僅到目前為止都無法完整交代捐款流向,甚至迴避監督,不願提供相關證明,因此將檢附相關資料移送監察院與檢調單位調查,徹查資金流向。

事實上,今年5月11日,《信傳媒》就曾針對此事件,詢問政大相關待釐清的問題,其中在元大捐款用途方面,政治大學主任秘書黃國峯指出,此筆捐款為指定用途,指定用於「提升本校人文、生活、通識教育及其他一般教育之改善」。

洪慈庸控政大:1億元捐款流向、用途不明

然而,洪慈庸11日在記者會中出示5月24日教育部回函,指稱政大於2015年12月底接受元大金控捐贈1億元,當年度係列為「暫收及待結轉帳項」,次年度起,因該受贈款項為「指定用途」且尚未使用,全數轉列「預收收入」,此說法與捐贈當時相關資料顯示該捐款為「不指定用途」有所出入。

洪慈庸進一步表示,  教育部回函中說,元大金控捐款為「指定用途」指定用於「提升政大人文、生活、通識教育及其他一般教育之改善」,且「政大已依其指定用途完成該捐款之使用計畫…目前尚未支出使用該受贈款」,但當辦公室函請政大提供使用計畫,政大卻是含糊帶過,依然看不見所謂的完整計畫。

而在捐款流向上,洪慈庸指出,辦公室調閱政治大學2014年、2015年度決算書,2014年「暫收及待結轉帳項」2億4527.7萬多元,2015年「預收收入」12億2568.8萬多元,無法說明元大捐款流向,因此辦公室再度要求政大提供該7筆捐款的「現金傳票」以證明現金流向,但政大6月6日的回函,卻引用大法官釋字184號及325號解釋文,表示無法提供。

對此,出席記者會的東吳法律系副教授胡博硯表示,按照《憲法》105條規定,審計長做完決算報告後,必須到立法院報告並接受詢答,也就是說,國家決算的審查最終還是立法院的權限,審計只是代表國家的監督機制,所以184、325號解釋於本案不適用;而政大校務基金是教育部附屬單位預算,立委本於職權要求基金管理單位提供資料,政大應無權拒絕。

學生代表楊子賢:大學自治要有自我糾錯的能力

此外,政大校務會議學生代表楊子賢在記者會上指出,他曾在財務監督委員會會議中多次求校方針對「捐款有無指定用途」、「捐政芳名錄登載SOP」對外界清楚說明,此舉也得到其他委員代表的支持,但當洪慈庸辦公室向校方要求相關資料時,卻得到如此的回覆:「⋯⋯本校無法提供所要求之資料,惟本校校長誠摯希望率相關人員親赴委員辦公室說明。」

楊子賢認為,校方遇到爭議卻花費主要心力在於「私下拜訪」,校長周行一只想求見立委,息事寧人,但大學自治應該要有自我糾錯的能力,而非想透過關係找立委說項,呼籲周行一卸任前,盡快完整交代此筆捐款流向與執行計畫。

而在洪慈庸主辦的記者會結束後,政大也旋即在官網發出嚴正聲明。聲明指出,元大金控捐款及使用均依法受監督,並願意依法公開,絕非洪慈庸所稱「捐款不知去向、用途交代不清」。

元大捐款明確執行計畫出來了?

在用途上,校方聲明指出,元大捐贈款1億元為指定用途,為審慎使用,已完成規畫此筆捐贈款用於充實師資9500萬元、創新教學100萬元、基礎課程教學助理400萬元;在充實師資部分,目前已分配使用之項目為「全球招募師資」,包括商學院、傳播學院、外語學院、法學院、理學院、國際事務學院、教育學院及專案核撥等(文學院及社科院之全球招募師資則以其他經費支應)。

聲明提及,至於目前創新教學(施筆獸SOOBI創新教學計畫)支用5萬8280元,其餘捐款仍未支用,均在政大校務基金銀行帳戶內。對於洪慈庸及記者會相關發言者的指控,政大將保留法律追訴權,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對於這1億元的去向,政大澄清多次,但就拿不出這1億捐款的完整使用計畫,在搬出《憲法》拒絕提供資料之後,又無視立委行使職權,揚言對洪慈庸「保留法律追訴權」,甚至批洪慈庸抹黑指控,「製造假新聞,惡意傷害政大至深」,態度之強硬,前所未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