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是他們共同的對手:澳洲、印度感情加溫共同捍衛印太海域

國際

《BBC》報導,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6月19日在記者會上表示,澳洲「所有層級的政府機構」、重要服務供應商和企業持續受到「由國家驅動」的駭客攻擊,此一入侵行為近幾個月來變得愈加頻繁。

莫里森拒絕透露是哪國在背後當「藏鏡人」,但考慮到澳洲選在澳、中關係降到冰點時宣布,還有北京過去的紀錄,中國被視為最大嫌疑人。

隨著近日澳洲、印度分別與中國爆發衝突,印太局勢緊張,澳、印關係升溫,莫里森預定今年至印度進行國是訪問。

《印度快報》(Indian Express)報導澳洲駐印度高級專員(大使)歐法瑞爾(Barry O'Farrell)6月17日指雙方是彼此最重要的國防伙伴之一,兩國享有共同利益,應一同維護印太海域維持自由、開放與穩定。

他也重申,澳洲支持印度爭取成為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永久成員,並樂見印度成為世界衛生組織(WHO)執行委員會主席,該職位對下一任秘書長人選有一定影響力,而現任秘書長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任期將於2022年6月到期。

敏感時刻澳批「某強國」駭客

儘管莫里森並未點名任一國家,網路情報專家長久以來,一直將澳洲遭駭與中國連結,其他嫌疑人則包括俄國、伊朗和北韓。

莫里森表示,根據駭客攻擊的規模、技術和鎖定目標,這是國家所為,他敦促澳洲企業改善網安系統,尤其是涉及公衛基建和服務的公司。

遭他國駭客入侵並不稀奇,也不是什麼新鮮事,《BBC》認為令人玩味的是,莫里森選擇在澳中關係極度惡劣的時刻,宣布本國遭到「某強國」駭客攻擊。

細數澳洲過去5年的網安危機,包括2015年澳洲氣象局(Australian Bureau of Meteorology)遭駭,2017年澳府聯絡人持有的戰機和軍艦資訊遭竊。

2019年2月,也就是5月國會大選前,澳洲3大黨和國會網路遭駭,同年9月《路透社》指澳洲情報機構3月就釋出一份報告,指控中國是罪魁禍首。同年6月澳洲國立大學(The 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指半年以來該校教職員生個資及學術研究遭到竊取。

2020年澳洲企業博思格鋼鐵公司(BlueScope Steel)、物流業者Toll Group 和新南威爾斯州(New South Wales)一個官方電信機構Service NSW也通報發生駭客入侵。

印、澳簽署後勤支援與稀土協定

法瑞爾指出,中國不遵守維持後二戰和平的國際規範架構、意圖改變現狀,澳洲與印度應攜手防止印太區域出現霸權,確保中小型及新興國家的話語權。

共同敵人出現的時候,就是合作的良機。

英文時事雜誌《外交家》(The Diplomat)報導,6月4日莫里森與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首次進行視訊高峰會,互相承認為「全面戰略夥伴關係」,發出一份「印太海域合作共同願景」聯合聲明,並簽了7份協議,包括一份確保稀土資源的協議。

不過,其中最重要的是「後勤相互支援協定」(Mutual Logistics Support Agreement),代表兩國軍艦、軍機能在對方基地進行維修、加油等工作。一些區域安全專家表示,該協議未來或能發展為准許對方使用己方島嶼進行軍事行動,例如印度的安達曼與尼古巴群島(Andaman and Nicobar Islands)、澳洲的科克斯群島(Cocos Islands),擴大雙方在印太的監控與維安能力。

事實上,印澳都是「四方安全對話」(The Quad)的成員,2007年澳洲參加此架構下的美國、日本和印度聯合軍演,但在中國抗議後退出。

據報澳洲2015年後試圖重新加入Quad演習,但印度並未發出邀請。儘管如此,2019年印澳一同舉行大規模軍演(AUSINDEX)。

除了軍事合作,澳洲也希望在2035年對印度出口額增至310億美元,希望降低對中依賴。

莫里森曾在推特上傳印度美食照片,表示亟欲和莫迪會面。(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澳洲沒變,是中國變了」

然而,許多經濟學家警告中國市場難以取代,更有人看衰認為「脫中」只是浪費錢,政府不應干預企業要和誰做生意。

2019年澳對中出口達1100億美元,而對印度僅約200億。過去10年來,中國一直是澳洲最大貿易夥伴,佔澳洲出口32.6%,幾乎是澳洲出口日本的3倍。

儘管出口僅佔澳洲GDP約2成,比例不算特別高,但出口收益與工作機會與福利正相關,讓中國與澳洲景氣緊密掛鉤。

澳洲出口大量鐵礦、煤炭和天然氣至中國,農業、教育和觀光也仰賴該國市場,因此當中國對某些產品擁有替代來源,例如大麥,就會變成北京拿來與坎培拉談判的政治籌碼。

雪梨科技大學(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Sydney)政治學教授陳麗霞認為澳洲亟需強化與其他亞洲鄰國的關係,但另一方面,澳洲也出現自我檢討聲浪。

有人認為莫里森不該當「出頭鳥」批評中國,跟著其他國家一起同聲譴責就好,也有人要莫里森管好自己內閣中的鷹派。

然而,澳洲前外交暨貿易部資深顧問莫德(Richard Maude)指出,不管澳洲表現得再怎麼圓滑,只要不符中國預期,北京恐怕仍不會買單。

「澳洲沒變,是中國變了」莫德認為中國變得更加武斷與專制,迫使各國面對經濟甜頭下的政治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