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in台灣》活不下去只好當難民...前英國首相呼籲「阿富汗不應被遺忘」

國際

本文作者為:

布朗(Gordon Brown),前英國首相,現為聯合國全球教育特使、全球教育機會籌資國際委員會主席;

葛瑞菲斯(Martin Griffiths),聯合國人道事務與緊急援助副秘書長。

前情提要:

1月25日挪威政府主持、為期3天的「奧斯陸會談」落幕,與會者包括塔利班(Taliban)、阿富汗公民團體及國際代表。西方國家明言,給予阿富汗國際援助的先決條件,是塔利班必須遵守國際人權義務,包含女性受教權。與會者對會談成果表示樂觀,甚至預期阿富汗女性最快3月便能重返校園。

2021年8月底美國撤軍之際,阿富汗成為舉世矚目的焦點。然而隨著時間過去,阿富汗逐漸為人淡忘,但該國仍深陷經濟停擺、金融癱瘓及飢荒等人道危機。1月17日阿富汗發生規模5.3強震,27人死亡、多處房屋崩塌,無異是雪上加霜。

美國及其西方聯軍戲劇化地離開阿富汗後,至今已經四個多月了。當塔利班再次控制阿富汗,西方國家透過特殊撤僑班機、放寬庇護規定和撥款,將幾千名幸運的阿富汗人載到安全的地方。然而那些被留在阿富汗的人,無論是否支持塔利班,都被迫與外界隔絕。

很大程度上由於美國要求,多國訴諸過去20年制訂的反恐規範,凍結了與阿富汗的銀行交易及貿易活動。阿富汗因此發不出公務員的薪水,經濟更是慘遭重創。許多發展援助計畫,無論多不可或缺,不是癱瘓就是取消了。

寒冬來臨使阿富汗面臨物價上漲、糧食愈漸短缺,全國的學校、診所和醫院已經停擺;當阿富汗民眾需要更多幫助時,他們的基本需求甚至無法被滿足──接受塔利班統治的代價顯然十分沉重。

活不下去,只好當難民或毒品農夫...

國際人道救援工作者和阿富汗社群自力更生,盡力維持糧食運輸、診所營運,讓兒童仍能繼續上學,然而這項挑戰實在過於艱鉅。阿富汗人現在不只面臨嚴重的貧困問題,甚至是飢荒。

如果現況持續下去,2022年阿富汗將舉國落入赤貧狀態;冬末時,如果沒有適當援助,全國97%人口將因過於貧困而無法生存。

其他國家,尤其是已開發國家,不能關上大門然後忘記這場愈演愈烈的悲劇。就算先不提道德道義,阿富汗崩潰引發的不穩定局勢,將跨越國界影響其他國家。大批阿富汗人或許會「用腳投票」,逃往海外追求更好的未來,而農民失去收入後,絕望之下可能會轉向「毒品經濟」

(更多相關新聞:另眼看問題》全世界的海洛因有八成來自這裡 罌粟田成阿富汗脫貧的重要管道

有鑑於阿富汗現狀,儘管這令人難以置信,但聯合國和其他國際救援機構正致力籌集所需資金,以免該國落入崩潰境地。針對塔利班領導階層的制裁帶來意料之外的反效果,阻礙了救援機構募款和支出能力──不過現已出現樂觀跡象,顯示這些不當限制將獲撤銷。

誠然,為阿富汗女孩的受教權挺身而出是正確的。但正如倫敦大學亞非學院阿富汗專家奈麥特(Orzala Nemat)近日所言阻擋糧食、水和醫療服務等滿足基本需求的外援是錯的,正是這些物資能確保阿富汗女孩活下去

世銀凍結的15億基金可用於救助

無論是從阿富汗人的角度,或是西方政治人物的利益來看,阿富汗的崩潰都是一場惡夢。國際社會必須有所行動,不能抱持鴕鳥心態。我們尤其應該採取以下三項措施,同時又不會反幫了塔利班一把。

首先,我們必須提供金援。2022年聯合國將募集45億美元以幫助阿富汗最弱勢的群體。對急需食物、醫藥、庇護所和各種保護的2100多萬人而言,這只是權宜之計,不過國際社會肯定能湊到這個金額。2022年初將召開的會議,將幫助我們關注這個問題。

此外,聯合國安理會最近通過一項決議,將人道救援活動從某些塔利班成員的制裁範疇移除。這項措施給予金融機構及商務人士法律保障,確保它們不會因和人道救援組織合作而違反制裁令。政府和金融機構不能再訴諸更多藉口,必須善加利用這個新機會金援阿富汗。

其次,如何使用捐款應具有更多彈性。例如,世界銀行管理阿富汗一個15億美元的重建信託基金,最近宣布一項協議,將從中移轉2.8億美元,一部分至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以提供健康照護服務,一部分給世界糧食計劃署(WFP)。如今,該信託基金應重新規劃,幫助阿富汗民眾度過寒冬。

同時應該也有方法,讓捐款能用以支付阿富汗公務員薪資,協助政府機構提供醫療、教育等基本服務,同時又不會被解讀為為塔利班助攻。支持阿富汗維持基本功能,能讓民眾對未來抱持希望,並給予他們一個留在阿富汗的理由。反之,放任阿富汗國家失能,只會滋長痛苦和不穩定。

不只是為了阿富汗人

第三,應對阿富汗人時,國際社會必須變得更聰明。目前,世界正在等塔利班在多項國際規範上出現進步,但仍未清楚定義對塔利班的期待。而塔利班,若非不想迎合國際期待,就是對他們的意圖諱莫如深。

上述作法只會帶來失敗。隨著與塔利班的交往愈深,國際社會對它的要求必須更堅決具體。如果塔利班確實在國際社會關切的議題上進步,包括女性及女孩權利,我們的應對方式或許能包含放鬆或撤銷某些經濟制裁,或者逐漸引入長期發展協助。

這些措施,不應僅被視為回應重大苦難的慷慨之舉。國際社會必須提供阿富汗人他們需要的支援,因為失敗帶來的災難性後果,不會只讓阿富汗人受苦。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是由《信傳媒》洪培英編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