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in台灣》現在就禁運俄羅斯石油!澤倫斯基經濟顧問:這比買血鑽石更壞

國際

本文作者為:烏斯坦科(Oleg Ustenko),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的經濟顧問。

前情提要

烏克蘭與俄羅斯戰事來到第12天,預計於7日展開第三輪談判。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6日證實白宮與歐洲正在考慮對俄實施「石油禁運」,國際油價應聲飆破每桶130美元,離2008年金融危機的145美元最高紀錄已經不遠,若歐美真宣布禁運制裁,全球油價恐創下歷史新高。

凍結俄羅斯中央銀行(CBR)的外匯儲備是一步好棋,將俄羅斯部分銀行踢出「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支付系統頗有助益,追查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親信在海外藏匿的財富也很恰當。然而,這些制裁都不能阻止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在未來也不會發揮什麽作用

(更多相關新聞:俄羅斯被逐出SWIFT》國內4家銀行第一季獲利受損 這家投信有7檔押俄羅斯超過1成

原因很簡單:俄羅斯仍不斷出口石油和天然氣。事實上戰爭推高了這些產品的價格,使俄羅斯最重要的經濟部門獲益戰爭爆發一週後,西方的能源消費仍在為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提供資金,俄羅斯那些上流社會精英甚至過得比之前都還要滋潤。當前情況已不存在什麽轉圜的餘地:阻止普丁侵略的唯一方法,就是全面抵制所有俄羅斯能源產品

油價衝上130美元,俄羅斯爽賺一波

能源占俄羅斯出口大宗,主要分為兩種形式:一、藉管線向西歐輸送天然氣,按長期合同價付款;二、向世界市場輸送石油,主要在現貨市場銷售。

根據國際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統計數據,「2022年1月,石油、天然氣相關稅收和出口關稅的收入,占俄羅斯聯邦預算45%。以當前市場價格計算,單單俄羅斯天然氣管線對歐盟的出口價值就達一天4億美元。目前原油和精煉產品的出口收益約為一天7億美元」。

IEA指截至目前為止,俄羅斯石油出口面臨些微波折,但天然氣出口未受影響。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以來,北海布倫特原油(Brent)價格從每桶90美元漲至130美元左右(2021年底它停留在80美元的水準),導致大量現金流入俄羅斯。就算烏拉爾原油(Urals)是打折售出,折扣也小於油價漲幅,俄羅斯石油出口商的財務因此仍利於不敗之地。

過去一個月,俄羅斯石油每日出口價值增加了約1億美元(該數字由「IEA對該國每日石油出口的估值」乘以我們對「烏拉爾原油油價實際漲幅的估值」計算得出)。2022年1月俄羅斯經常賬盈餘約為190億美元,比過去幾年高出約50%(俄羅斯1月盈餘多落在90-120億美元之間)。

(更多相關新聞:台股大跌逾五百點》布蘭特原油漲破126美元 油價、天然氣大漲成全球經濟變數

「禁運石油」之外,別無其他制裁方法

美國決策圈有一種觀點是認為,目前對俄金融制裁政策正在以符合美國戰略利益的方式,抑制俄羅斯石油產能。然而美國及其盟邦其實是造成「反效果」,它們正將更多現金放進俄羅斯石油商的口袋。除了「立即」減少俄羅斯的石油和天然氣出口量之外,根本沒有其他制裁方式

全面抵制俄羅斯能源,可從美國對俄羅斯所有石油及天然氣出口實施全面制裁開始,包括次級制裁(secondary sanction)。全球油價勢必上升,但如果確實執行制裁,高油價這筆「意外之財」便不會落入俄羅斯生產商手中。這種情況下,IEA預估全球石油產量會迅速擴大──俄羅斯每日出口500萬桶石油,而全球供給量可達至少每日額外增產300萬桶。同時,我們可以也應該在適當之處推行節能措施。

歐盟當然也應效法這樣的措施,而且坦白說,這也只是時間問題。歐盟若非現在就停止購買俄羅斯天然氣以阻止侵略行動,就是再等上一個月,直到數以千計的更多人死亡,直到電視頻道每一台都充斥平民傷亡的恐怖畫面。總之在某個時間點,歐洲將再也無法承受這項事實:它正在為普丁對烏克蘭實施的暴行埋單。

IEA已經提出一個幫助歐洲擺脫俄羅斯天然氣的明智計畫,比利時智庫「布魯塞爾歐洲暨全球經濟研究所」(Bruegel)有一支團隊也公布了多項可能方案,讓歐洲在沒有俄羅斯天然氣的情況下度過冬天。每位歐洲決策者都必須直接面對這個議題。

(更多相關新聞:俄羅斯48%外匯被凍結 「普丁之友」鳥獸散 郭文貴斷言:習、普撐不到年底

為控制油價放俄一馬,反會使糧價飆漲

不可否認,歐洲人將不得不做出許多艱難抉擇,尤其是如何為盡快擺脫俄羅斯天然氣等過渡政策注資。不過想像一下,烏克蘭現在必須做出的種種決定可是攸關拯救人命,還有避免歐洲爆發一場二戰以來最嚴重的人道災難。

烏克蘭的影響範圍也不會僅限於歐洲。舉例而言,烏克蘭農業很快將會崩潰,沒有人能在俄軍的槍炮彈藥底下耕田或播種。有鑒於烏克蘭是世界第五大小麥出口國,這將推高全球糧食價格,而且勢必嚴重衝擊低收入國家的預算和貧窮問題。

一些歐洲人將需要幫助才付得出暖氣帳單,還可能因普丁的所作所為而面臨其他經濟成本。然而相形之下,已經有數百萬烏克蘭人正在苦苦尋覓食物、安全飲用水和基本藥品,同時還得小心別被射死或炸死;數十萬烏克蘭兒童已經受到終身創傷,若不立即制止普丁的暴行,他們只會承受愈來愈多的痛苦。

買俄石油比買血鑽石更壞

各界對烏克蘭及其人民傾力相助的程度實在令人驚嘆,歐盟各國民眾和政府已經收容100多萬名烏克蘭難民,美國、英國和其他國家也以各種形式提供援助,我們對這一切深表感激。

然而,現在是面對殘酷現實的時刻了。普丁及其親信已經陷入瘋狂,全球若非今日就全面抵制俄羅斯能源以立即遏止入侵,就是繼續目睹俄軍犯下一項又一項暴行,逐日逼近歐盟國家的領土

全球都不該購買俄羅斯能源,此舉引發的羞恥感應更甚於購買血鑽石。藉由購買俄羅斯能源,這個世界正在武裝並鼓勵一個暴虐無道而不可控的怪物,這種做法必須立即喊停。

© Project Syndicate

註一:前國際貨幣基金(IMF)首席經濟學家、麻省理工學院史隆管理學院教授強森(Simon Johnson)亦對撰寫本文有所貢獻。

註二:本文之中文翻譯由Project Syndicate提供,再經《信傳媒》洪培英編譯潤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