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in台灣》普丁扯習近平後腿?牛津學者:中國GDP成長5.5%難達標

中國議題

本文作者為:馬格納斯(George Magnus),牛津大學中國中心(University of Oxford China Centre)、倫敦大學亞非學院(SOAS University of London)研究員,著有《紅旗警訊:習近平執政的中國為何陷入危機》(Red Flags: Why XI’s China Is in Jeopardy) 。

俄軍砲擊烏克蘭城市、新冠肺炎確診病例上升時,3月初中國共產黨領袖為最重要的年度政治會議齊聚一堂: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也就是俗稱的「兩會」。儘管定出「兩會」框架的繁重文件和長篇演講幾乎沒談到疫情,更隻字未提俄烏戰爭,已然面臨困境的中國經濟,無疑受到兩者衝擊。

2021年有好一段時間,中共的「共同富裕」運動成為中共政府的宣傳主軸,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屢次表示「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但外界對「共同富裕」的輪廓仍充滿疑問。

許多觀察家期待3月的「兩會」至少會對此提出部分解答,然而他們的期待落空了──中國領導階層在「兩會」僅片段地簡單提到「富裕」和「所有人的富裕」。面對內外不穩定因素,中國政府似乎正在重新調整其優先要務。

(更多相關新聞:中國兩會落幕》習近平惜話 李克強說得多但被視為「畢業感言」

2022年中國恐連GDP成長5.5%都難達標

經濟逆風確實不是什麼新鮮事。2021年12月,年度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預測2022年中國將出現經濟復甦,但也強調需求降低、供應鏈斷鏈、市場信心衰退等問題衍生的風險。中國決策者做出結論:2022年主要目標就是「穩定」。具體而言,為了維持穩定,決策者必須阻止房地產愈漸疲弱的效應外溢,同時抵抗過度刺激經濟的誘惑。

然而過去3個月來挑戰變得更加艱鉅。新冠肺炎病例飆升導致許多地方再次宣布封城,恐再衝擊本已相當低迷的消費和服務業。同時,俄烏戰爭推高能源、商品和糧食價格將使通膨加速,並在全球需求減弱時打擊中國出口。

在此脈絡下,2022年中國GDP成長率達到中國政府設定的5.5%目標或許是「不可能的任務」,就連2.5-3%恐怕都很難達成──不過中國當局屆時可能仍會宣布其GDP成長率為5.5%,聲稱他們成功達標。為促進經濟成長、避免失業率高漲,北京計畫對小型企業減稅、提高對地方政府金援,我們預期它接下來會採取更多行動以刺激經濟。

「共同富裕」運動因此暫時遭到擱置,不過隨著習近平致力追求其目標,即20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慶祝建國百年前將中國建設為一個經濟發達的「偉大現代社會主義國家」,「共同富裕」仍是習近平奉為圭臬的「圖騰」。在中共眼中,「成功」代表解決過去40年來埋頭拚經濟所造成的負面後果,例如經濟與產業嚴重失衡、貧富和區域發展差距。

如果忽視這些問題,中共擔憂它們恐危及社會與政治穩定。然而,中國政府採取的不是西方民主國家通常訴諸的社會福利政策,而是發起一項政治運動,動員民眾支持試圖擴張經濟大餅、更公平分配收入的政策

(更多相關新聞:中國監管又贏了 阿里巴巴、騰訊、滴滴拋史上最大裁員 10多萬員工恐失業

暫別「共同富裕」,但中企繼續「被捐錢」

「共同富裕」運動有一項特點令人矚目,那就是國家收緊對私營企業的控制,並規定「資本擴張」必須更有秩序。自2020年中共中央委員會公布《關於加強新時代民營經濟統戰工作的意見》,私營企業和企業家就面臨政治力更強力介入的局面,以及愈來愈侵入性的監管。

舉例而言,對於擁有3名或3名以上黨員的企業,政府鼓勵經營管理階層的黨委(或接近該階層的黨委)更積極參與徵才、用人、監督和合規(compliance)。廣泛而言,中國私營企業如今面對一大堆反壟斷、數據隱私和安全等新監管規定及調查。

科技、數據和金融平台首當其衝,但教育、醫療、房地產和任何營運零工經濟(gig economy)的公司也都是政府的瞄準對象。為了買下過度擴張的房地產商的資產,時隔40年國營企業首次重返房地產市場。

私營部門為使其利益與中共一致,再加上監管介入陰影威脅,阿里巴巴、騰訊等龍頭企業開始捐錢給中共提出的計畫,這只能被稱為「脅迫式企業慈善行為」,目前捐款及相關承諾已達到數十億美元。

為了迫使私營企業和企業家服從,中國重新調整產業政策及企業治理。這或許是能控制住一些私營部門的誇張行為,但中國當局堅持它渴求的政治控制,是冒著摧毀中國所需創新及生產力的風險。

(更多相關新聞:恆大集團停牌》碧桂園、龍光等開發商3、4線新屋售價慘跌14%到40%之間

俄烏戰爭、Covid-19使中國更孤立

儘管國營企業在中國能享受許多好處,私營企業卻能更強勁地推動經濟成長和發展。如2021年中國副總理劉鶴所說,私營部門占50%稅收、60%的GDP、70%的創新活動、80%的都市發展和90%的新工作機會和新公司。

「共同富裕」否認市場導向政策,但也是這項政策促成中國崛起,標誌改革時期結束、前中國領導人鄧小平發起的開放時代展開。然而新冠肺炎導致的邊境管控,以及中國被視為俄羅斯入侵行動同謀,恐使中國的孤立狀態更形惡化。如今「共同富裕」不只在國內面臨夭折風險,也受到海外事件打擊。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是由《信傳媒》洪培英編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