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in台灣》盧布回穩普丁又滿血復活?俄國流亡經濟學家:別高興得太早

國際

本文作者為:古拉耶夫(Sergei Guriev),俄羅斯經濟學家,曾任歐洲復興開發銀行(EBRD)首席經濟學家、俄羅斯新經濟學院(NES)校長,目前是巴黎政治學院(Sciences Po)經濟學教授。古拉耶夫因公開支持俄羅斯反對派而屢遭當局騷擾,2013年他離開俄羅斯、逃往法國。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導致盧布貶值,現在盧布又恢復到戰前水準,然而對克里姆林宮(Kremlin)而言這算不上什麼安慰,因為推動盧布反彈的因素預示,俄羅斯經濟表現將面臨更多問題

(更多相關新聞:盧布復活!中印韓搶購便宜俄羅斯石油、天然氣 給普丁買武器添更多柴火

盧布壓力正在消退

西方在應對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的俄烏戰爭時,表現出堪稱前所未見的團結和決心。俄羅斯侵略烏克蘭後不出3日,西方政府就凍結了俄羅斯央行分散各地的大部分外匯存底。

此舉在俄羅斯國內引發金融恐慌,而當局強力推動政策作為回應,2月28日俄羅斯央行實施嚴格的資本管制,收緊貨幣交易限制,將主要政策利率從9.5%上調至20%俄羅斯政府隨後下令,所有俄羅斯出口商將80%出口收益匯回俄羅斯並換成盧布,央行對購買外幣收取30%手續費(後降至12%)。許多人被禁止購買美元,在外幣銀行存款的人在領錢時則面臨嚴格限制。

然而,儘管俄羅斯迅速推行相應政策,盧布的官方匯率仍從戰前的81盧布兌1美元貶至3月9日的139盧布兌1美元(不過據說黑市匯率遠高於官方匯率)。通貨膨脹飆升,官方的消費者物價指數(CPI)成長率在俄烏戰爭前三週升至每週2%(年成長率為181%),然後放緩至每週1%(年成長率為68%)

此後,盧布回彈至80盧布兌1美元這個區間。但盧布的升值不一定是真實的,因為如果貨幣的交易受到嚴格限制,其匯率便不能反映其市場價值。蘇聯時代,共產黨黨報《真理報》(Pravda)一直報導盧布的官方匯率為0.6盧布兌1美元,但沒有人相信這是盧布的真實匯率。

不過,確實有具體跡象顯示盧布的壓力正在消退。上週稍晚俄羅斯央行取消購買美元的12%手續費,也對外幣存款放寬部分限制,此外最重要的是將政策利率從20%下調至17%並暗示它將進一步放鬆管制。這些行動比任何關於俄羅斯經濟實力的官方聲明都更有說服力。

盧布回彈是因「對俄出口限制」和「油氣價格飆漲」

儘管如此,俄羅斯今年的經濟成長預測仍相當黯淡。根據俄羅斯央行,2022年該國GDP將下降8%,而戰前的預測是成長2.4%。國際金融協會(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甚至預期俄羅斯GDP會縮水15%,而歐洲復興開發銀行(EBRD)和大部分國際投資銀行的預估則是衰退10%,俄羅斯會計協會(Russia’s Accounts Chamber)會長庫德林(Alexei Kudrin)亦持相同看法

盧布近期升值並不能否定上述悲觀預測,因為匯率回升,不過是反映「各國空前限制對俄出口」以及「油氣價格上漲」

西方政府嚴厲制裁對俄出口科技商品,而私營部門跟進抵制也進一步加強了制裁效果,目前已有600多家西方企業撤出俄羅斯。俄羅斯家庭和公司在國內買不到舶來品和中間投入產品(intermediate inputs),而空中巴士(Airbus)、波音(Boeing)、保險及租賃公司關閉和抵制俄羅斯空域,也讓俄羅斯民眾不可能前往西方旅行。

經濟學家伊茨霍基(Oleg Itskhoki)和穆辛(Dmitry Mukhin)指出上述限制大幅減少俄羅斯的進口需求,也降低了對美元的需求(俄羅斯人必須用美元購買那些商品),因此推動盧布匯率上漲。事實上這對註定面臨經濟放緩的俄羅斯而言,並不是好消息

正如新冠肺炎迫使各國企業重新思考它們對全球供應鏈的依賴,普丁的戰爭顯示,俄羅斯企業無法在沒有進口的情況下運作。就連那些依靠國內供應鏈的公司也開始意識到,其供應商仍須仰賴於西方進口。這就是為何俄羅斯的汽車產業陷入停滯,該產業3月銷量下降至2021年3月的三分之一。

此外金融制裁進一步降低俄羅斯對美元的需求,這些制裁基本上禁止俄羅斯使用美元,甚至是償還以美元計價的債務,這些措施已導致主權債技術性違約

歐盟花350億€大買俄油氣,卻只援烏10億€

推動盧布升值的第二個因素是高油價,如今油價已恢復至2014年水準。當時盧布兌美元匯率為38兌1,根據俄羅斯和美國通膨調整換算後,在今日相當於52兌1。高油價代表盧布可能進一步升值,不過地緣政治風險、資本外逃導致盧布貶值的可能性也隨之增加

盧布匯率顯示,俄羅斯的國際收支目前主要是由油價支撐,高油價也代表俄羅斯尚能維持良好財政儘管前幾波制裁中西方凍結了普丁大部分現金儲備,高油價確保每天都有大量資金流入俄羅斯

但這對普丁也可能構成問題。 正如歐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波瑞爾(Josep Borrell)最近指出自從俄烏戰爭爆發,歐盟購買油氣已讓俄羅斯大賺350億歐元,卻只援助烏克蘭10億歐元歐洲領袖們並未忽視這令人震驚的差距,愈來愈多人支持禁運俄羅斯天然氣和石油。事實上,歐洲人討論禁運時已經不是說「如果」而是「什麼時候」。

如果歐盟決定停止從俄羅斯進口油氣,俄羅斯的聯邦預算將受到毀滅性打擊,同時使盧布近日的復甦無以為繼。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之中文翻譯由Project Syndicate提供,再經《信傳媒》洪培英潤飾校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