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相信任何人、但也不要不相信任何人!」鮮乳坊創辦人龔建嘉給畢業生的祝福

社會議題

「職場上做做樣子的人際關係、不合理的工時、僵化的組織、結構、制度,過低的薪資、配上高漲到天邊的房價。你會想,『為何大部分的社會人士都好像對於莫名其妙的事情覺得理所當然?是我的問題嗎?』但你不會疑惑太久,因為短短幾年後,你就會開始會對於不合理的事情覺得無能為力,然後漸漸的,這些事情就沒有覺得這麼不合理了。」鮮乳坊創辦人龔建嘉致詞時給所有畢業生敲響警鐘。

2015年大動物醫師龔建嘉在食安事件爆發後,看到酪農長期遇到的產銷困境,甚至農民對自己養牛感到質疑,他發起名為「白色革命」的群眾募資,也有品牌鮮乳坊的誕生,7年的時間鮮乳坊不只通路遍布全家、路易莎、全聯等,龔建嘉也與近80位夥伴打造台灣鮮乳的新食農生態。

鳳凰花開,龔建嘉日前回到母校中興大學,期許即將走入社會的新鮮人,保持對社會不合理事務的憤怒,並把憤怒當成燃料,用正面思考帶領自己前進,成為對社會有正面影響力的校友。

第一個建議:保持對於這個世界不合理之處的憤怒

龔建嘉給畢業生們的第一個建議是,「保持對於這個世界不合理之處的憤怒」,因為這個憤怒,是想改變世界變得更好的一個動力,而很多人在超過30歲之後,憤怒會開始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無奈與接受。

他以香港反送中事件為例,能讓整個行動持續發展的是那先最後死守在校園裡的大學生,全世界的改革也大多由學運開始,因為學生還能感受到憤怒,並且因為憤怒而無懼。

龔建嘉回憶,當兵時進入憲兵的軍犬組,「軍犬培訓的目的是為了偵測爆裂物,在國家元首或重要長官到場前都會執行勤務。」他說。

當時他照顧一隻除役犬「Candy」卻也發現,這些國家花了幾十萬購買與訓練的專業軍犬,退伍後的待遇令人鼻酸。軍犬到了8歲除役之後,國家沒有任何預算與醫療資源,住在殘破不堪且陰暗潮濕、鏽蝕的破破爛爛的狗籠裡面,這些除役犬在軍隊中彷彿報廢軍品。

但當他向單位長官反映這樣的對待不合理時,只得到漠視與推託;放假時詢問身邊當過兵的長輩與家人,所有的人都告訴他,「在軍中不要亂惹麻煩」、「甚麼都是假的,退伍才是真的」。龔建嘉才體悟到「原來,這個社會的麻木與無感成為了一個支持系統,讓大部分的改革都在小小的火苗之下熄滅。」

(更多新聞:那一夜 我們衝向煙霧彈 香港青年給台灣的真心話:不要落入中共分化陷阱

Candy是最後一隻,軍犬退役後可以回歸家庭了

但龔建嘉沒有辦法忽略他的憤怒,花了幾個月的時間找國外資料,發現原來大部分國家的軍犬在退役後都可以開放民間認養,他整理成40頁的提案報告和長官提案,仍然處處碰壁,在體制內他幾乎已經用盡所有方法,就在不知道該怎麼往下進行時,他看了講述一位單親媽媽和一位的老師要改變學校體制電影「永不放棄」,由於心中滿滿的感受無處抒發,他把軍犬待遇的說明詳細寫在部落格上。

這篇文章被大量轉載,有媒體看到後想要共同聲援,也找到動保團體支援,並且介紹立法委員協助。之後,駐美代表、前立委蕭美琴也在質詢台上詢問國防部長是否能夠改善這些軍犬的環境,直到他退伍一年半後,終於順利推動除役軍犬認養的法規修改,讓所有的除役軍犬可以開放民間認養。

雖然在法規正式公佈的當天晚上,Candy病死在軍中,來不及當第一隻可以回歸家庭的軍犬,但至少牠是最後一隻,從牠以後的軍犬在除役後都可以回歸家庭。

「我想請你想想看,你在乎什麼?我不知道你對於什麼事情會覺得有感,看到新聞報導提到台鐵勞工罷工抗議會覺得忿忿不平?看到路上的流浪動物會覺得捨不得?請珍惜你的感受。」龔建嘉說。

他認為,過去,整個社會教導我們謹守本分、不要多管閒事,如果你有想要實踐的改變,會有一百人會告訴你不可能,又有另外一百個人善意的提醒你不要找自己麻煩,在這這狀況下,你需要有意識的保留自己能夠「感受」的火苗。而世界推動和進步,不就是覺得不夠好的人,用盡全力來改變一點點而運轉的嗎?

(更多新聞:安溪國中校犬「可樂」從浪浪變網紅! 陳吉仲:未來貓狗也要報戶口

第二個建議:盡可能的用正面思考的角度來看待事情

但憤怒不可以只停留在抱怨和宣洩不滿,因此,龔建嘉給畢業生的第二個建議是,「盡可能的用正面思考的角度來看待事情」。

他分享建立2015年鮮乳坊的故事,龔建嘉退伍後成為乳牛獸醫師,他在每天和農民相處的過程中,發現乳品廠和酪農的關係非常對立,在食安事件後,所有人的憤怒炸鍋,被剝削已久的農民甚至覺得養牛是丟臉的事情。

雖然在台灣乳品是高度壟斷的產業,牛奶保存期限短,生產量大,沒有足夠的資金辦法運作,但看到這樣的狀況,龔建嘉除了憤怒仍樂觀地認為,應該有改變的可能性,甚至樂觀到讓別人覺得不切實際,而當中嘲笑的人也沒有少過。

「缺乏想像力和唱衰似乎成為了集體文化」龔建嘉說。後來有了群眾募資,與鮮乳坊的創立,不過他表示,其實他從來沒有想過要創業,對他來說,公司只是一個想法的載體,用來改變他想改變的事情。

他建議,畢業生踏出校園後,對於未來不要想甚麼事情不可能,「因為我們處在一個什麼都有可能的世代,各種的平台和網路鏈結了許多資源和志同道合的人。」

牛好人,才會好!如今鮮乳坊也致力改善動物福利。(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鮮乳坊)

第三個建議:不要相信任何人,但也不要不相信任何人

龔建嘉給畢業生的最後一個建議是,「不要相信任何人,但也不要不相信任何人。」

大學畢業後,龔建嘉報考研究所,興高采烈地想要針對大型動物獸醫的領域發展,和一位該領域的老師請益時,卻得到「阿嘉,從我的觀察當中,你不是真的想要成為一個大動物獸醫師,我也覺得你不適合當一個大動物獸醫師,所以我沒辦法幫你」的回應。

當下他備受打擊,但當他成為台灣最年輕的大動物獨立出診獸醫師,而且有一段時間服務了全台灣最多數量的牧場時,他反而感謝這位老師,讓他用更堅定的意志來建立自己想要發展的路。

「這個老師錯了嗎?」他問,龔建嘉回答,沒有,因為他用他的經驗和視角主觀判斷,但他並不了解我,更無法幫我決定我的職涯方向。

「所以不要相信任何人,因為沒有人能為你的未來負責,也沒有人真正知道你是什麼樣的人」龔建嘉請畢業生留意,無論再怎麼重要的人,都請抱持著參考的角度來接收對方給你的回饋,質疑任何一個心靈雞湯,也包括龔建嘉他講的每一句話,因為這些成功哲學或經驗提醒,都可能是導致你思想僵化或被侷限的限制。

世上值得信賴的人數量遠過有意要欺騙的人

不過,也不要不相信任何人。龔建嘉在創業初期,對所有的合作夥伴,都抱持著百分之百的信任,無論是公司創業夥伴、合作牧場、通路、店家、物流公司等,他也遇到很多對他們同樣信賴的合作夥伴。

在他們創業初期,有一個物流的合作廠商客製化的為他們配送每個困難到達的地方,甚至開專車幫他們把奶送到不同縣市,司機大哥還送晚餐給在公司加班的夥伴,並在配送時積極協助鮮乳坊的業務推廣,讓他們相信真的遇到最好的人。

「而在一個月之後,他幫我們收了全台灣飲料店家幾百萬的款項後,捲款消失。」龔建嘉嘆,他們開始對所有合作充滿不信任,直到他發現,他們遇到值得信賴的人數量遠遠超過有意要欺騙的人,如果因為這少數的人,就改變他願意相信別人的做法,那麼不是變相懲罰那些後來合作但卻無法被信任的合作夥伴?也讓這些善於欺騙的人得逞了。

自己的故事值得自己去探索,盡可能的開放體驗每一個機會

他說,社會上大部分的人都曾經被傷害過,所以大部分的組織總是以不信任為前提的做合作審查,想降低風險、減少自己受傷的機會。於是,每個組織中,建立了一個又一個防弊大於興利的流程,因為無法信任,造成大量的社會成本支出。

龔建嘉回憶,有一個創業前輩曾和他分享一個阿Q精神的想法,他說,「當你不信任別人,你每分每秒都是痛苦的,因為隨時都充滿了懷疑,而如果你信任別人,只有被背叛的時候是痛苦的,而且那大部分時候不會發生。」

最後龔建嘉說,「我在大學畢業以前,覺得自己是一個運氣很差的人,抽獎永遠沒有我的份,而點名總是會有我的名字。但我現在覺得自己成為了最幸運的人」,但他在畢業後的十年,遇到了太多真誠且善良的朋友,這也讓他知道,願意信賴對方的人會成為最強大的聯盟。

他勉勵所有畢業生,以上的故事都只與他有關,屬於自己的體驗與故事值得自己去探索,要盡可能的開放體驗每一個可能與機會,保持對於事情憤怒的能力,用正面思考的方式看待事情,讓事情有機會改變。不要相信任何人說你不行,也不要因為害怕受傷而不敢相信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