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抑鬱》精神科醫師:普丁、強生都是「百憂解領袖」 過度「正能量」對治國無益

國際

本文作者為:Raj Persaud,英國精神病學家及醫師,同時也是知名廣播主持人和作家,著有《應對新冠肺炎的心理疫苗》(The Mental Vaccine for COVID-19)

前情提要:英國首相強生(Boris Johnson)不敵政府官員大批離職、醜聞纏身與黨內「逼宮」壓力,7月7日宣布將請辭首相。然而強生堅持擔任「看守首相」至該黨選出新黨魁暨新任首相,引起朝野強烈反彈,保守黨致力9月選出新領導人。

「絕望又有妄想症(deluded)的首相戀棧權力」,2022年7月7日《衛報》紙本報紙頭版這麼下標。但英國首相強生(Boris Johnson)的奇特言行真能歸咎某種精神異常嗎?

這種輕率說法在當今媒體太常見了。推斷強生罹患某種精神疾病的報導俯拾即是,這些報導之間若具有歧見,那也聚焦於他表現出來的到底是哪種精神疾病,而非他超現實的滑稽舉動是否有其他心理學解釋。

(更多相關新聞:英國首相請辭!強生不敵53名官員海嘯式離職潮 保守黨逼宮成功、開打黨魁選戰

「百憂解領導力」:領袖和選民都在妄想嗎?

儘管大批部長及政府官員前所未見地爆發「離職潮」,強生極其勉強才交出首相官邸唐寧街10號(Downing Street 10)的鑰匙,他顯然已深陷困境,卻仍堅決拒絕接受這個事實。就連在他終於宣布自己將請辭的演說中,他將自己的下台歸咎於保守黨同事的「從眾本能」(herd instinct),並暗示此刻更換領導人實在相當「反常」(eccentric)。

但他真的有「妄想症」嗎?對精神科醫師而言,這是一個具有精確定義的術語。妄想症患者就算面對壓倒性證據,依然會堅持明顯是錯誤的信念。然而即便有人符合這個標準,這也不代表他就罹患妄想症。我們還必須知道,是什麼讓此人如此抗拒理性陳述,以及是什麼造成他的判斷嚴重失誤。

(更多相關新聞:英國兩大臣請辭》強生若被「鹹豬手醜聞」逼下台 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領導心理學(leadership psychology)指出,使某些領導人大受歡迎的原因,可能也是導致他們最終垮台的原因。一名民選領袖的「心理劇」(psychodrama),往往也反映出國家本身的無意識心理狀態──有時我們選出有妄想症的領導人,是因為我們自己在投票時也有點妄想症頭。

英國蘭卡斯特大學(Lancaster University)領導力和組織學教授科林森(David Collinson)將這種困境與「過度正面思考」連結起來,稱之為「百憂解領導力」(Prozac leadership)。百憂解是知名抗憂鬱藥物,它能讓人們振作起來,但並無法實際解決他們生活中遇到的問題。「百憂解領導力,」科林森這麼解釋,「鼓勵領導者相信自己的說法,也就是一切進展順利,同時阻止支持者提出問題或承認錯誤」。

「百憂解領袖」讓大家開心,卻無法解決問題

政治上,「百憂解領袖」向選民兜售過度樂觀的未來前景並因此上台,而當民眾買單他們的論述時,他們自己也已瀕臨陷入妄想。選出這種領導人的國家可能正面臨悲慘處境,迫切需要一記強心針。科林森的「百憂解領袖」一詞似乎就在形容強生,他以身為「友善的開心果」聞名,在其政治生涯起飛前他也常常出現在電視喜劇節目中,這點也值得注意。

但現在大家笑不出來了。百憂解領袖拒絕考慮與自身樂觀評估相左的證據,他們必定會成為自己「正能量」的受害者。即使他們周圍的一切都在崩潰,他們也只會關注事情積極的一面,說服自己還有辦法走出泥淖。

有些人可能會認為前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也是百憂解領袖,因為當他明顯輸掉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他說服自己的支持者「我們才是贏家」。不過川普是否真的相信這個說法,愈來愈令人懷疑,美國國會1月6日調查委員會(January 6 Committee)收集到充足證據,顯示他完全清楚自己已經輸了。

另一個可能案例是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他為支持者和許多俄羅斯民眾召喚出一個令人懷念的夢想世界。有報導稱,普丁從麾下將軍那裡收到不實情報,導致他可能真的相信自己有機會征服烏克蘭。

當「表演正能量」成為必要社交禮儀

科林森將「表演正能量」視為當代文化的一個顯著特徵。對政治和企業領袖而言,以樂觀的態度自我推銷已是一種必要的社交禮儀(de rigueur)。而在強生看來,一個人顯然必須展現出力量、權力和自信。

相形之下,前財政大臣蘇納克(Rishi Sunak)在辭呈中批評強生向民眾隱瞞負面的真相。「我們的國家正面臨艱鉅挑戰」蘇納克寫,「我們都想要低稅率、高成長的經濟,以及世界頂級的公共服務,但要負責任地實現這些目標,我們必須準備好努力工作、付出犧牲,還有做出艱難決定」。

大部分人都明白,如果某事看起來好得令人難以置信,那它很可能就不是真的。告訴民眾一個更美好的未來是有可能達成,這是一回事,然而聲稱實現這一目標輕而易舉又是另一回事。百憂解領袖的特徵,就是他們永遠不會讓他們相信的「真相」與現實發生衝突,而是不斷迴避。強生在辭職演說中依然堅持這樣的信念,「儘管現在的情況有時顯得暗淡,我們共同的未來卻是金色的」。

如今輪到英國民眾回到現實了, 上述那種「正能量」終究無法帶領國家走得長遠。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之中文翻譯由Project Syndicate提供,再經《信傳媒》洪培英編輯校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