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偕英、澳領導人公布核潛艇合作細節 AUKUS形成三角包圍網遏制中國

國際

美國、英國與澳洲的安全同盟AUKUS成軍一年後出現重大進展,13日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英國首相蘇納克(Rishi Sunak)、澳洲總理艾班尼斯(Anthony Albanese)在美國聖地牙哥(San Diego)公布次世代核子動力潛艇協議的細節,其目的在於反制中國在印太區域的影響力。

英國智庫「地緣戰略理事會」(Council on Geostrategy)將AUKUS、其他美國印太聯盟及盟邦的軍事勢力範圍繪成地圖,讓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印太戰略可視化,清楚呈現AUKUS的重要性。

如上圖所示,美國、英國和澳洲幾乎形成一個三角形,三國軍事基地在太平洋、印度洋、北極海連成一線,將中國圍在三角形中央。如果上圖再標出四方安全會議(Quad)成員國印度,以及第一島鏈的台灣和菲律賓,則更能凸顯對中國從東海、台灣海峽、南海到印度洋的內層包圍網。

(更多相關新聞:秦剛炫耀中俄友誼 美印太盟邦更團結 AUKUS、Quad安全同盟「來真的!」

澳洲採購美潛艦、和英合作建造次世代潛艇

2021年美英澳簽署AUKUS協議,13日他們就細節達成共識。首先,澳洲將採購3艘美國維吉尼亞級(Virginia class)潛艦,預計於2030年後頭幾年交付,而且澳洲保留再加購兩艘的選項。

同時,AUKUS將為英國和澳洲海軍建造全新核潛艇「SSN-AUKUS」,其設計將採英國方案及技術,包括勞斯萊斯(Rolls Royce)製造的反應爐,製造地點則位於英、澳兩國。這批新艦將於2030年代末取代英國現行機敏級(Astute-class)潛艇,並於2040年代初交給澳洲。

而上述兩款潛艇交付澳洲之前,2027年起美、英將在西澳省伯斯(Perth)的澳洲海軍基地輪流派駐5艘核潛艇。

此外,今(2023)年起澳洲皇家海軍(Royal Australian Navy)人員將進駐美、英潛艇基地學習操作潛艇的必要技能。

BBC表示,無論是美國維吉尼亞級或AUKUS次世代潛艦,都能增加澳洲海軍的移動範圍及速度,並在上面搭載能直接打擊陸地與海上目標的巡弋導彈。拜登強調這些潛艇不會搭載核武,因此不會危及澳洲的「零核武」承諾。

(更多相關新聞:補上第一島鏈缺口!菲律賓供美軍進駐共9座軍事基地 監控中國在台海蠢動) 

 英相直接點名中國,國防預算再加碼50億 

「強化(AUKUS)新夥伴關係,我們再次展現民主國家如何實現自己的安全和繁榮……這不只是為了我們自己,而是為了全世界。」拜登說。美國宣布接下來幾年將挹注46億美元,提升其維吉尼亞級潛艇的建設量能及維修能力。

「AUKUS成立以來,對全球穩定的挑戰已經變得愈加艱鉅。」蘇納克直接點名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中國愈漸專斷橫行,以及伊朗和北韓造成混亂的行為,在在威脅建立一個危險、失序和分裂的世界。

為了抵抗這些惡意國家,蘇納克宣布接下來兩年英國國防支出再加碼50億英鎊(約60億美元),30億用於AUKUS協議,19億用來補充輸送給烏克蘭的武器及改善英國彈藥生產基建。英國擬將國防預算升至GDP的2.5%,不過唐寧街並未對該目標設置特定時間點。

《路透社》13日獨家揭露,英國去(2022)年對台灣大舉增加潛艇相關零件和技術出口,前9個月就達到創紀錄的2億美元,甚至超過過去6年來的加總。(圖片來源/FB@Royal Navy)

艾班尼斯肯定這筆「澳洲史上對國防能力最大單筆投資」,也是在投資澳洲的「主權能力」,並能為澳洲創造上千個工作機會。澳洲政府宣布未來30年將對AUKUS協議支出3680億澳幣。

不過,由於澳洲正在和其最大貿易夥伴中國商談終止出口限制,BBC質疑坎培拉是否真能一方面深化和美國的軍事紐帶,一方面加強與中國的貿易關係。

北京多次批評AUKUS,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毛寧上週表示三國合作「構成嚴重核擴散風險,衝擊國際核不擴散體系,刺激軍備競賽,破壞亞太地區和平穩定,受到地區國家和國際社會的普遍質疑和反對。」

(更多相關新聞:澳中貿易戰》破冰後乍暖還寒 專家:既然無法脫鉤 就加深「互賴」箝制中國

 時隔65年再分享核技術,美須慎防外流至解放軍手中 

白宮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重申,華府無意在印太區域打造類似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的新軍事同盟。儘管如此,華府智庫「卡內基國際和平研究院」(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印太安全資深研究員陶申德(Ashley Townshend)肯定,這是AUKUS迄今對強化西太平洋威懾(deterrence)最具重大意義的貢獻。

「AUKUS是拜登政府在烏克蘭以外最重要的戰略計畫。」美國智庫「蘭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國際安全及國防政策計畫主任米特(Jim Mitre)同樣予以肯定,但也點出未來可能面臨的困難。

例如,美國潛艦產能目前為一年1.2艘,遠遠落後美國海軍每年採購2艘的目標。雖然拜登宣布加大投資,但如美國海軍部長戴杜羅(Carlos Del Toro)所言,提高產能不是砸錢就好,資源如何分配也是重點。

此外,美國和英國、澳洲分享其潛艦尖端技術,一方面提高三國互相可操作性(interoperability)和次世代潛艇SSN-AUKUS的性能,一方面也得避免技術外流至中國解放軍。這是美國時隔65年──歷史上也只有兩次──再次和其他國家分享其核子推進技術。

「正因為潛艦在與中國的潛在衝突中是如此關鍵,確保美國在此科技擁有綜合優勢至關重要。」米特指出,和英、澳分享技術以提升兩國軍力,這固然值得美國冒險,然而華府必須體認這個風險並不小。

雖然前景充滿許多執行挑戰,米特肯定AUKUS協議設計得相當好,體現了責任分擔(burden sharing),如果能妥善落實,將能提升AUKUS在印太區域的軍事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