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正在失去亞洲 前南韓外長:北京只能怪自己

國際

本文作者為:

尹永寬,前南韓外交部長(2003-2004,前總統盧武鉉任內),國立首爾大學(Seoul National University)國際關係名譽教授。

自國際政治誕生,小國就一直面臨在大國競爭下夾縫求生的艱鉅挑戰。 今日,美中之間的地緣政治較量迫使各國權衡互相矛盾的國家利益,而他們傾向哪一方取決於國內和外部環境。

(更多相關新聞:南韓外交政策大轉彎!努力和日本盡釋前嫌 不再在美中之間求取平衡

中國對菲投資承諾兌現不到5%

以菲律賓為例,與鄰居中國維持日益增長的經濟往來符合利益,但和美國維持長達半世紀的安全同盟也符合利益。前菲律賓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更強調前者,2016年他當選總統後讓菲國猛烈掉頭倒向中國。

大國競爭不斷升溫下,當時菲律賓實質上已與中國站在一起。作為交換,杜特蒂希望中國投資他的「建設、建設再建設」(Build, Build, Build)基礎建設計畫,並收斂在西菲律賓海的侵略行為,尤其是奪取菲國主張他擁有主權的島礁。然而中國沒有回應菲國的期待。去(2022)年6月杜特蒂卸任時,中國承諾投資菲國的240億美元只兌現不到5%,北京也繼續在菲國位於西菲律賓海的專屬經濟區域(EEZ)進行挑釁,而且是有增無減。

到目前為止,杜特蒂的繼任者小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 Jr.)採取了更謹慎的戰略方針。中國主張對南海擁有領土主權引發爭議,讓小馬可仕深感擔憂,決定重申並加強菲律賓與美國的夥伴關係

菲律賓重返美國陣營

因此,菲律賓決定允許美國使用該國另外4個軍事基地──這使總數達到9個──其中幾個基地位於南海爭議地區附近,而美軍會定期輪換駐防指定基地。美菲還同意恢復杜特蒂執政期間暫停了6年的南海聯合巡邏

(更多相關新聞:補上第一島鏈缺口!菲律賓供美軍進駐共9座軍事基地 監控中國在台海蠢動

除了美國,菲律賓最近也同意與日本深化防務關係,日本自衛隊因此獲得更多進入菲國領土進行訓練、取得補給的機會。此外,菲國也正尋求與英國加強海上合作。2月7日英菲舉行首次海事對話(Maritime Dialogue)。兩週後,菲國與澳洲國防部長同意正常化兩國的「戰略」防衛關係,可能包括在南海聯合巡邏。

菲律賓正逐漸成為東南亞民主國家進行軍事合作的重要樞紐。這為美國提供了重要戰略利益,而中國只能怪自己。中國透過霸凌試圖讓鄰國默許他的要求和偏好,然而他失敗了,並導致印太區域出現一個反中聯盟

南韓對中國觀感比對北韓還糟

南韓也是如此。2016年南韓為了應對北韓威脅升級,同意在國內部署美國的「戰區高空防衛系統」(THAAD),為此中國對南韓實施嚴厲經濟制裁。南韓社會輿論因此急遽轉向反對中國,根據該國智庫「韓國研究」(Hankook Research)2021年民調,從1(最負面)到100(最正面)衡量,南韓對中國的觀感現在為26.4,比對北韓(28.6)還要低

南韓總統尹錫悅和小馬可仕一樣尋求增強與美國的同盟,一部分也是為了回應社會輿論。尹錫悅還致力改善長期緊張的韓日關係,尤其是他宣布了一項新計畫,補償二戰期間在日本殖民統治下遭到強迫勞動的南韓勞工。

(更多相關新聞:日韓領袖峰會》「蛋包飯外交」達陣!岸田解除半導體出口限制 尹錫悅宣布軍情共享正常化

2020年起中國嚴厲制裁澳洲,以懲罰澳洲政府要求對新冠肺炎起源進行獨立調查,同樣促進該國進行類似的外交政策調整。2021年9月澳洲和美國、英國建立了「強化安全伙伴關係」,也就是AUKUS;而澳洲、印度、日本和美國也希望加強「四方安全對話」(Quad)。

戰爭是如何煉成的?領導人情緒化又極度遲鈍

上述所有措施旨在提升安全,但也帶來了風險。前美國國務卿季辛吉(Henry Kissinger)1995年出版的著作《大外交》(Diplomacy)指出,德意志帝國的領導人同時具有「好戰」和「優柔寡斷」的一面,「先讓他的國家陷入孤立,然後又落入戰爭」。季辛吉的看法是,一戰爆發的部分原因在於領導人「為當下的情緒左右,對其他國家的心理活動極度缺乏敏感度並因此受阻」。今日,類似的動態可能正在發生

確保今日不會重演20世紀的黑暗歷史,需要雙方做出正確判斷。中國必須體認自己霸淩行為引發的恐慌,印太區域的民主國家則得注意自己的回應不會過度加劇緊張局勢。否則,我們很可能會像夢遊般一腳踏進災難。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之中文翻譯由Project Syndicate提供,再經《信傳媒》洪培英編輯校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