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富案》三大疑點未解 施俊吉:一銀像是打開金庫讓慶富搬錢


由行政院副院長施俊吉擔任召集人的「行政院獵雷艦專案調查小組」,火速在19天內召開5次會議,於2日公布行政調查結果。(圖片來源/行政院)

慶富造船公司承攬海軍獵雷艦案持續向上延燒,受到社會關注壓力,由行政院副院長施俊吉擔任召集人的「行政院獵雷艦專案調查小組」,火速在19天內召開5次會議,於今(2)日公布行政調查結果,並祭出嚴厲的處分建議,建議將第一金控董事長蔡慶年撤職,並全面追究相關人員責任。

國防部招標過程及一銀核貸過程都有缺失

行政院專案小組最新調查結果指出,國防部在獵雷艦的採購過程,以及第一銀行主辦聯貸案的過程中,都各有5大嚴重缺失。施俊吉更撂下狠話說,「我感覺這家銀行(一銀)好像就是打開金庫,讓慶富自己搬錢。」針對國防部採購案,政委羅秉成也坦言,「國防部的採購流程,的確讓社會觀感產生公平性疑慮,是不是偏袒慶富、一路放寬?」

官員在記者會上話說得很重,不過攤開調查結果一看,報告雖然回答了一些問題,但卻留下更多疑問,包括慶富向銀行詐貸的資金用途、流向?前總統馬英九、前朝政院高層、甚至多名被指涉的大咖立委所扮演的角色,和慶富間的關係?以及造艦案到底還走不走得下去?這些問題仍然疑點重重,讓外界有如霧裡看花。

問題一、慶富資金匯出又匯入,流向、用途到底是什麼?

首先,慶富在2014年10月得標獵雷艦採購案後,分別向台中銀行、元大銀行、新光銀行、高雄銀行、大眾銀行申請過渡性融資,並於2016年2月和由第一銀行主辦的聯貸銀行團簽訂聯貸案契約。

不過,行政調查結果發現,慶富在2015年1月至2016年12月這兩年來,把向銀行借來的錢,總共匯出25筆款項給分別位於澳門、新加坡,以及香港等與獵雷艦案完全無關的5家人頭公司,匯出金額高達49.33億元。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在這段期間內,其中3家人頭公司卻又分別匯入13億元,到慶富相關企業、關係人的國內帳戶。

慶富涉嫌向銀行詐貸將近50億元,這些鉅額的資金顯然有往來異常的現象,大家想問的是,這些資金到底為什麼要匯出、又匯進,又是幫誰匯?這些錢目前留在國外還是國內?是否有涉及洗錢和其他不法交易?但施俊吉表示,這仍有待後續的司法調查來釐清。

問題二、無人承認受到壓力,那一銀決策為何異於其他銀行?

此外,外界最關注的就是,到底有沒有所謂的「行政高層」向第一銀行的聯貸案施壓。調查報告指出,2015年9月,總統府確實有江慶富致馬英九的陳情信函轉給行政院,隨後時任行政院秘書長簡太郎在當年9月、12月分別召開兩次會議協調聯貸案。

然而,奇怪的是,施俊吉又在記者會上強調,總統府函轉人民或企業的陳情信給行政院,確實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而且先前約談蔡慶年時,他也聲稱沒有受到壓力。「所以『是否有高層施壓』這句話仍然是問句,而不是肯定句,目前在行政調查過程中,沒有人承認有受到壓力。」

不過這麼一來,外界又更加好奇,既然如此,為什麼台灣銀行、兆豐銀行、中小企銀和合庫銀行通通拒絕籌組的聯貸案,最後第一銀行仍然跳出來接下?合庫和中小企銀一開始並未主辦聯貸,但為什麼後來又參與?這中間的決策到底是秉持專業、在商言商,還是有人為介入,恐怕還是得打上一個大問號。

問題三、獵雷艦未來何去何從,到底由誰來決定?

事實上,幕後種種疑點似乎並沒有在這次的行政院專案小組的報告中獲得解答。至於現在最為關鍵的問題:獵雷艦造艦案,還走不走得下去?根據先前國防部在立院報告,獵雷艦案未來走向,將有4個選項,分別是慶富繼續履約、由其他船廠承接、重新辦理招標,以及撤案。

先前傳出銀行團和國防部態度不一,財政部次長蘇建榮在立院備詢時也直指,「財政部態度要看行政院立場」,但施俊吉今天面對媒體提問時卻說,「這不是行政院可以單獨做決定的,」所以說這4個走向的決定權到底落在誰手上?獵雷艦的未來何去何從,至今顯然仍舊沒有答案。

慶富造船承攬海軍獵雷艦案始末。(製圖/蔡云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