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要選總統他沒跟我講 一個讓陳珮琪至今仍會落淚的情人節..

焦點人物

「冷.jpg。(攝氏4度)」這是台北市長柯文哲出訪歐洲第二天在臉書寫下的寒冷,沒有在隨行前往的市長夫人陳佩琪在台灣碎唸著,「我們不常吵架,頂多會唸他,例如頭髮亂七八糟,像他這次去歐洲這麼冷,又不喜歡戴圍巾、手套。」

大選翌日,柯文哲啟程訪歐,繼續嗡嗡嗡去了,陳佩琪沒有因為選舉結束,終止接受專訪的安排,「只要不會變成是在幫市長扣分就好」,這是她站到鎂光燈前的原則,倒不是因為助選的考量。

柯文哲出訪歐洲,天氣寒冷,有網友留言,「阿伯頭很重要,頭冷到啦!」要柯文哲下次記得戴上毛帽。(圖片來源/柯文哲臉書)

抨擊蔡政府口號治國

「我發現我講家庭理財時,收視特別好,」陳佩琪接受《信傳媒》專訪時,特別提到這點,但不是因為要避開政治地雷,其實這是她的感嘆,「我發覺,我去談私人理財,大家也很有興趣,表示大家都關心,要改善生活,要顧飽肚子。」

「口號治國,也要能改善人民生活;施政要人民有感,要跟民眾生活有關,喊那些口號『顧民主、護主權、護台灣』,但喊下去有什麼改變,國慶文告,不也是維持現狀,跟馬英九有什麼差別?」

「柯黑」氛圍的開始

言談之中,感覺得到陳佩琪的憤怒,「PTT(網路論壇)罵我說,妳先生也可以去喊啊!」「但是我先生不要口號治國。」陳佩琪接著以台北市都更案的突破做對比,提到她看到民眾在有生之年可以擁有新家,並拉起布條致謝...這時她的臉上,露出藏不住的驕傲。

對於「柯黑」的怒火,陳佩琪細說從頭,「柯文哲初任市長時較為平穩,畢竟支持者三分之二趨近於綠的,對我們而言,比較沒有壓力」。

自從2016年3月開始,陳佩琪逐漸開始感受到不友善的氛圍,親朋好友也會發簡訊關心:「電視怎麼會這樣罵妳先生,以前那麼說得那麼好,現在講得那麼令人不舒服」。

2016年6月1日,陳佩琪擁有人生中第一支智慧型手機,她說,「搭公車、捷運,會看一下」,從那時開始,更加體會到風向的改變。因為親友時常會傳LINE關心,同時也發現,有人把她的照片跟前總統夫婦陳水扁、吳淑珍放在一起。

連走在路上,陳佩琪都察覺到不一樣氣氛,有民眾看到她,透過手機傳訊「不管什麼事,我支持柯市長。」也有人喊加油。她心想,不是才剛選完總統,「可見不是只有我一個人這樣感覺到」。

陳佩琪透露,當時柯文哲問她,「妳不是認識那電視台的記者,問一下他們為何會變這樣?」據她了解,媒體為了追求新聞量,政治中心同仁就會去PTT抄新聞,也能理解,「基層記者也沒法去改變什麼」。

「PTT上還有人批評先生在台大沒學問,報告找實習醫師念,做這種黑你的新聞,一個這麼大的電視台,怎會把這當新聞標題,其他媒體也因相互之間的競爭而跟進。」她說。

「不要以為身為柯文哲的太太,特別敏感才感受到,」陳佩琪說,柯文哲競選連任時,就有親朋好友就跟她說, 民進黨2016開始防備跟攻擊,「風向轉變,你們到底知不知道?」

陳佩琪看診時,並不會因為柯文哲從政而有困擾。遇到粉絲,他用「謝謝你,轉告他。」6 個字回話,至於政治立場壁壘分明的,不會來掛號。(攝影/趙世勳)

遭「韓黑」波及

除了「柯黑」,近來柯文哲也遭「韓黑」波及,傳聞柯文哲不挺「罷韓」,是因為害怕成為民進黨的主要敵人?陳佩琪說,「我先生有這麼奸巧嗎?這是高雄意志力的展現,他怎會對這有意見,我們又不是高雄市民,對柯文哲不友善,黑暗面就都賴到柯文哲頭上。」

陳佩琪還說,「柯文哲已經說他要選2024了,國民黨應該快派一個人出來,一人分一半。」

由於柯文哲曾說「韓國瑜念了很多書」,也因此遭到攻擊。陳佩琪說,每個人都有他的優點,「不能讚美一下嗎」、「認定這人很low,就全盤否定,要跟著罵才行嗎?」

陳佩琪為了這件事曾提及,他陪柯文哲到韓國瑜雲林老家農場作客一個晚上,韓國瑜全家熱情招待,她認為,「先生很少帶我出去別人家作客,可能兩人有『特殊情誼』,才帶她去。沒想到,到現在還有人用這4個字罵他。」

「人有需要做到這樣子嗎?每個人都自己的特殊之處,就算這個人有不堪的過去,也有可以讓人肯定的地方,就算不肯定,大家也是也朋友,也見過面。」

陳佩琪的怒火燒不停,還提到有次陪柯文哲去尾牙活動,「柯文哲上去致詞時,民進黨議員好像彈簧床一樣,就跳開,我們市長每天都洗得很乾淨,有那麼髒嗎?有需要用這麼羞辱性的動作嗎?」

陳佩琪的兩個堅持

除了不滿媒體「柯黑」的報導,陳佩琪對自己的「兩個堅持」,倒是相當地自豪。她強調,「政治人物的另一半要把持,不要干涉人事,要切割金錢。」

因為她認為,幕僚應該要找柯文哲自己認為合適的,連台灣民眾黨的不分區被提名人,她只認識蔡壁如、黃瀞瑩、賴香伶,其他都不太曉得。另外,也提到,國民黨2014打柯文哲MG149案,打得好凶,為何沒人會質疑她,就是因為她堅持,「這是台大基金帳戶,你醫院的錢,關我什麼事」,從無干涉。

讓他頗感無奈的是,網路上對他們夫妻倆的攻擊言論,存在著矛盾,既罵柯文哲「大男人、沙豬、歧視女人」,但又罵柯文哲是「媽寶、妻寶、笨蛋懦弱」。罵她「強勢、跟某人的太太一樣」,反過來可以罵她,「性平不及格、以先生的天為天」。

要告還是不告?

「人家黑你,名譽受損,為何要惦惦吞下去,我以前個性就不是這樣,後來才知道,我這種個性,有異於以前政治人物的老婆,不過,這種個性,受到有些族群的喜愛,但是有些會質疑妳,都有。」陳佩琪說。

她也提到,「柯文哲認為,沒錢、沒時間,黑他的那麼多,如何告起?」而且,如果提告,「為什麼告這個,不告那一個?」廣播節目主持人鄭弘儀跟她聊到被告時的心境就坦言,「被告還是會有壓力的」。但是不提告的結果,就是批評肆無忌憚。

陳佩琪講到這裡,還補充了一句,「當然鄭弘儀現在不會訪問我了。」不經意地流露出與鄭弘儀之間的過節與不滿。

「講大巨蛋、講政治都沒關係,但偏偏喜歡講我們家的錢,踩到我的底線了。我們家的錢都歸我管,我結婚之後,我賺的錢是我的,先生的錢也是我的,我們家的錢都是我的。」

「所以那時發簡訊給電視台、電視節目主持人,要求道歉、澄清,花了錢打官司,結果也不是如我所願,但是,我是公家醫院的醫師,先生是政務官,財產來源不明是犯罪的行為,怎可以亂講。」

對蔡英文的真心話

記者也詢問,夫婦倆與總統蔡英文接觸的過往。這又要回到白綠交惡的初始,陳佩琪回憶,「2016年,小英剛當選時,先生回家跟我說,『台灣本土政權,總算又可以回來了』;小英當選前,柯文哲有天回家襪子一脫,『我確定他這樣跟我講:佩琪啊,小英會當選,應該沒問題了。我看看,台北市長當個8年,就來退休了。』我聽了也是很高興。」

與蔡英文的互動

時間倒退到2014年底,柯文哲剛當選台北市長時。陳佩琪說,那時他們夫婦倆與蔡英文約在一處私宅,聊得很愉快,陪同的還有蔡英文的幕僚林錦昌、劉建忻等人,當時她覺得,「小英是很nice的人」。

令她印象深刻的是,蔡英文的愛貓「蔡阿才」,「好大一隻貓,很有趣,在櫃上看著他們聊天吃飯,只有小英抓得住牠,也會跳到小英膝上」。第二次與蔡英文相遇,是在蔡英文當選總統之後,改約在林森北路的飯店,「可能是有戒心吧」。

接著,陳佩琪爆料,民進黨在2018地方選舉挫敗後,蔡英文要拜訪各縣市首長,首站「蔡柯會」在北門進行,期間,兩人消失在鏡頭前大約15分鐘,她也感到好奇,於是詢問柯文哲。

柯文哲說,他向蔡英文表示「陳佩琪是自主的女性,台大醫學系畢業的,對先生不利的言論就會反駁」;但蔡英文也說「我們也是台大法律係的,也是有個性的。」

另外,在2018選前,柯文哲曾被拍到,與民進黨選對會林錫耀、洪耀福、陳明文、黃承國等人在木柵農會見面。陳佩琪看了媒體報導,也詢問談了什麼。柯文哲說,「談不出結果,對方也很焦慮,因為若是民進黨堅持提名,就是要讓國民黨當選了。」

結果,翌日卻有消息傳出,稱柯文哲太驕傲了,所以要自行提名。明明還沒有結論,卻逕自宣布「沒有禮讓的空間」。讓陳佩琪不解的是,是因為談判破裂嗎,為何對方口氣那麼凶悍?

當時,陳佩琪天真地以為,「那麼大的黨,不自己提名,不是很奇怪嗎,搞不好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就不會罵那麼凶了,不要再上政治節目罵我老公了,但是提名後,卻罵得更凶。」她說。

2024的想望

由於柯文哲在2020大選前,表明參選2024的意向,陳佩琪認為,或許是因為民眾黨沒有母雞,為了催票。但就跟選市長時一樣,「我很尊重他的事業」,陳佩琪認為「誰知道他會當選」,柯文哲當時跟她說,「少輸一點,我就算成功了。」

選市長連任,陳佩琪說,這是很自然的事,因為公宅、市場改建等案,要慢慢孵才孵得出來,「但要選總統,他沒跟我講」。

她還爆料,去年總統選舉截止前一刻,柯文哲打電話給她,跟她說柯媽要他去登記,她回說「你自己決定就好了」。她也知道,柯文哲並不想選,只是因為柯媽去城隍廟「博杯」,但是柯媽也不是因為有什麼考量或先做了情勢分析,只是基於傳統,做重大決定前會先去拜拜。

對於2024,猶如2014,陳佩琪還是認為柯文哲選不上。她說,「不是我唱衰他不會上,因為人家喊喊口號就會上了。陳文茜不也預言,民進黨可能繼續執政20年,我說可能永續執政了。」

但陳佩琪也強調,「心存善念,盡力而為」,人生短短幾年,有夢最美,想去做就做,柯文哲是鳳迷,鳳飛飛遺言「活得快樂、過得精彩」;她說「柯文哲沒快樂,但過得精彩就好」。

這個情人節,讓陳佩琪落下淚來

身為政治人物的太太,陳佩琪也感到國內外民情的不同。她說,在國外,政治人物帶著配偶出訪,習以為常,不知是因為東方人的關係,或者政治人物的夫人形象被搞爛了,所以知道沒法接受太太陪同出訪或亮相。

他回想起,陳思宇接觀傳局長時,邀她參加情人節煙火秀,「當然老婆要出來啦」。結果有平面媒體,找了藍綠議員批評她,說她討人厭,市民不想看到她。

情人節當天一早,陳佩琪心想,「要跟先生去參加情人節活動,要把自己弄得漂漂亮亮的」,但看到媒體發出這樣的新聞,「我的眼淚都掉下來了」。

「好傷心喔!」陳佩琪本就因為過敏,紅著眼睛、偶爾擤著鼻涕受訪,訪談進行到這裡,眼淚卻滴了下來,不管此時落淚的原因,在語氣之間,可以感受到她的委屈。

這件事害柯文哲夫婦吵了一架

柯文哲夫婦不常吵架的,但因柯文哲從政,兩人卻曾經為了MG149案大吵一架。陳佩琪說,2014年9月,她在臉書上表達對於MG149的意見,但柯文哲打電話怒斥,認為應該以競選總幹事姚立明的意見為主,要她下架。

她則回應說,「我只是就一個醫師的認知發表意見。」

「我以後也要犯『公主病』,不幫你了。」

「不行,要得就一開始就得,哪有人選到一半得『公主病』!」

兩人在電話中吵了起來,陳佩琪說,後來柯文哲傳簡訊道歉,回家就沒繼續吵了。

陳佩琪說,「我的個性,不太適合當政治人物的老婆,也不知政治人物的老婆要做什麼。」(攝影/趙世勳)

冷冷的空氣中,有暖暖的掛念

由於2024充滿著不確定性,記者詢問陳佩琪,有沒有自己理想中的退休生活安排?陳佩琪說,「我能容忍比較無聊的生活,我平常就是做家事、煮飯煮菜、寫寫文章、看看醫療文獻,假期也不會想要老公陪我去哪享受、玩樂。」

「我的生活很簡單,我有房子住,我再去弄一大堆的錢幹什麼。我不陪同出席公開活動,連衣服都不用買了,學生時代、小孩子淘汰的衣服,我身形很小,都可以穿。」

但是她跟柯文哲一樣,也是閒不下來的人。陳佩琪說,自公立醫院退休後,志工、居家生活,沒法把時間填滿,所以會到私人醫院或小診所,維持醫療專業的更新,但是時間不要那麼長。

「先生喔,他這個人大概永遠不會退休,但我會好好說服他,不要再那麼操勞。」

陳佩琪說,柯文哲此行訪歐,看到幕僚傳來的照片,與2014年相較,怎麼老這麼多,兩邊白髮,臉都垮下來的,不可能完全退休,至少要減少工作,不要那麼操勞。

專訪預定結束的時間到了,陳佩琪起身,笑稱「我盡了我的義務了」,跟記者說再見的同時,嘴裡嘀咕著下樓之後要做什麼,「我可以散步回家,附近好像也有很多可以逛的...」柯文哲在寒冷的歐洲,台灣這時也是低溫,紅紅的眼眶鼻頭,看似滿滿對於「柯黑」的不滿,真正傳達的是,夫妻間暖暖的掛念。

更多內容

想要有2024...柯文哲必須直視自己的兩個要命缺點

「亡柯感」、「亡昌感」紛紛出籠..柯文哲急出手 2024成民眾黨的「葉克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