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13名患者用「哮喘藥」治武漢肺炎...真的可行?毒物科醫師:必知5大副作用

武漢肺炎

根據日本媒體報導,神奈川縣立足柄上醫院診療過13名武漢肺炎患者的醫師,以自身臨床經驗指出,用哮喘治療噴鼻劑「Ciclesonide」治療患者的效果十分良好,連重症患者都奇蹟般康復。

報導指出,足柄上醫院3月底曾治療鑽石公主號郵輪乘客及社區感染的13名確診患者。當時該院綜合診療科(內科)主任醫師岩淵敬介在國立感染症研究所的防疫對策會議上得知,Ciclesonide有阻礙病毒增生的效果後便建議醫院採用。首位試用此藥的重症患者原本連吸氧都起不了身,噴了Ciclesonide後2天就可用餐,還能下床行走;其後包括併發髓膜炎的重症患者等6人用藥後都已痊癒出院。

不過Ciclesonide真有這麼神?它的作用機轉為何?有哪些副作用?台灣是否也有使用在武漢肺炎的患者身上?

日本13名武肺患者用哮喘藥病情好轉...真的可行?

林口長庚醫院臨床毒物中心主任顏宗海,接受《信傳媒》電訪時先出,17年前的SARS沒有什麼好的治療方式,也沒有找出一個好的抗病毒藥物,「早期醫界也會嘗試用一些類固醇,因為類固醇可以抗發炎,但從SARS的經驗得知用類固醇殺冠狀病毒是沒有效的,反而可能會惡化。」

顏宗海表示,這次新冠病毒也是一樣目前都還沒有一個好的治療方式,「也有人還是想說能不能用類固醇,但這想法很快就被推翻了,因為新冠肺炎也是冠狀病毒,用類固醇可能沒有幫助還有害。」

他進一步指出,哮喘治療噴鼻劑「Ciclesonide」也是一種類固醇,台灣也有這種藥物,「雖然之前SARS時期認為用類固醇治療冠狀病毒沒效,但這次日本醫師發現認為用『吸入性』類固醇效果不錯。」

顏宗海表示,這次日本幾位醫師發表幾篇文章到國際期刊,主要是分兩大方向,「一個是做細胞實驗,說哮喘藥吸入性的類固醇,在一些細胞實驗可以抑制新冠肺炎病毒RNA的複製,針對病毒一個特別的蛋白質Nsp15。另一個是臨床個案,他們有注意到用這種吸入性的類固醇來治療新冠肺炎確診病人,都觀察有不錯的療效。」

不過顏宗海強調這些都只是個案報告,真的要下定論說有效或沒效,還是需要更多臨床試驗證實。

毒物科醫師:哮喘治療噴鼻劑5大副作用不可不知

那麼哮喘治療噴鼻劑「Ciclesonide」有哪些副作用呢?

顏宗海先提到,在胸腔科醫師用氣喘藥中,有時會用支氣管擴張劑、有候會用到類固醇,「類固醇又可以分注射、吃的或吸的,我們知道類固醇一定會有副作用,如果用吃的或注射的,一般來講會帶來全身性的副作用,用吸的相對比較不會。」他指出Ciclesonide算是一種前驅藥物(prodrug),「是指本來沒有活性、到了體內經過代謝才變得有活性。」

不過顏宗海指出,吸入性類固醇也可能引起全身性的作用,尤其是在長期投與下可能會發生。可能產生的系統性副作用包含:

1.庫欣氏症候群、庫欣氏症表徵(月亮臉、水牛肩)

2.腎上腺抑制

3.孩童或青春期的生長延緩

4.骨質密度降低

5.白內障及青光眼

「常見的副作用還包括逆理性氣管痙攣,也有的反而造成氣管收縮,不常見的有噁心、嘔吐,還有口腔黴菌感染,心悸、高血壓則是比較罕見的。」顏宗海表示。

顏宗海提醒,吸入性類固醇也可能引起全身性的作用,尤其是在長期投與下可能會發生。(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台灣確診者有用噴鼻劑治武漢肺炎嗎?

問到台灣目前是否有使用這類藥物治療武漢肺炎病人?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召集人張上淳,於日前記者會中表示,通常報導可以當參考,但還是要看更多科學的文獻,「台灣目前沒有特別使用,除非患者本來就有氣喘等疾病,本來就需要用到這類藥物,就會維持使用。可是為了新冠肺炎感染後而特別用這類藥物,目前台灣是沒有。」

顏宗海表示,台灣也有使用這款藥,但多是用在氣喘病人身上,當由口腔吸入後,他指出,Ciclesonide會在肺部經酵素代謝轉化為具抗發炎活性的主要活性代謝物des-ciclesonide。「在3個臨床實驗中,發現Ciclesonide對腺甘酸單磷酸鹽高敏感度的病人會降低其呼吸道的敏感度;另一個實驗中,在吸入性過敏原反應試驗前先給予Ciclesonide 7天,會明顯減弱初期及末期過敏反應。以吸入式Ciclesonide治療也顯示可以降低發炎細胞(嗜伊紅血球)增生及發炎介質所誘導出的痰。」

不過顏宗海仍再次強調,雖然日本學者發現這種吸入性類固醇,對新冠肺炎可能有幫助,也發表在國際知名期刊,「但這個藥到底有沒有效還要再觀察,一定要在醫師的處方和監督下才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