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天堂太遠、離中國太近?為何東協謝絕加入美國隊

國際

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重拾多邊主義,五眼聯盟、四方安全對話(QUAD)等區域組織紛紛集結,以美國為首站在同一陣線,就連之前抗拒親美的歐盟也被北京推向華府

然而,就位於印太區域中央、美中競爭前沿的東南亞國協(ASEAN),雖對美國懷有好感卻不願加入抗中聯盟,不喜中國但也無意疏遠北京,這讓東協的角色顯得微妙,甚至有點尷尬。

東協處理區域事務的能力早已受到質疑,如今QUAD的崛起更挑戰了東協的中心性(centrality)和中立性,隨著美中競爭漸趨激烈,東協可能會更加邊緣化。

中國既是「祝福」也是「詛咒」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導讀東南亞地緣政治專家史坦吉歐(Sebastian Strangio)著作《龍的陰影之下:中國世紀的東南亞》(In the Dragon's Shadow: Southeast Asia in the Chinese Century),解釋東協為何不太可能加入美國的抗中陣營。

「中國在東南亞並不受歡迎」史坦吉歐指出,中國既是祝福也詛咒,東協國家雖享受中國崛起帶動的繁榮,但也對愈來愈強大的鄰居感到恐懼。

東協國家對中共曾支持國內共黨游擊隊記憶猶新,擔憂自家華裔族群過於效忠北京,況且還有中國在湄公河上游廣建水壩的爭議

此外,中國的專橫跋扈更讓他不得東南亞民心,儘管所有強權都要求小國為其利益服務、讓步,中共的一黨專政本質,讓這種特質更為明顯且缺乏彈性。

儘管如此,東協國家的最大利益,奠基於一個繁榮穩定的中國,這使他們有絕佳動機與北京維持良好關係。

東南亞對中國戰略布局至關重要,麻六甲海峽和南海足以掐住中國的國際貿易咽喉,尤其是事關能源戰略的原油。(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離天堂太遠、離中國太近

藉由一帶一路等計畫建構的公路與鐵路網、港口和特別經濟區,中國與東協國家的經貿愈形緊密,他們各自與中國的經濟整合程度,甚至勝於他們與彼此的往來。

而在武漢肺炎期間,中國也比美國更幫得上忙,例如東南亞便是北京「疫苗外交」的主要目標。

史坦吉歐同意,一個強大好戰的中國是東協最嚴峻的挑戰,但光是「在地緣政治上緊鄰中國」這一個簡單的事實,就讓他們無法與北京脫鉤。

因此,儘管東協國家對美國懷有深厚善意,卻相當抗拒加入任何美國領導的抗中同盟。

史坦吉歐指出,將美中競爭描繪為民主對抗獨裁的零和遊戲,這樣的論述並不廣受東協國家歡迎,但他們也擔心美國會透過與中國的競爭,定義自己與東南亞國家的關係。

QUAD 2.0恐使東協邊緣化

儘管東協國家擁有相同的煩惱,他們的整合程度卻相當破碎,ASPI直指現在的東協從未這麼「缺乏能力和凝聚力」。

「東協長久以來的問題,在於它無法自行解決區域內發生的問題,緬甸軍事政變更加凸顯出這點」ASPI表示,而最大的東協國家印尼顯然更關注本國利益,鮮少展現領導意圖。

此外,QUAD恐使東協面臨邊緣化危機,《外交家》(The Diplomat)指出東協想必已經意識到,QUAD對它未來在區域的角色,還有其中心性和中立性都構成挑戰。

考慮到QUAD四國(美國、日本、印度與澳洲)國力皆比東協國家強大,QUAD恐搶走東協的角色,在印太及東南亞扮演安全及外交要角,例如取代美、中等26個印太國家進行協商的「東協區域論壇」(ARF),該論壇之前就已經常被譏是「雞肋」。

另一方面,QUAD可能使東南亞情勢變得更加複雜,危及東協國家的中立性。經歷歐洲百年殖民、美蘇冷戰競爭,東協致力於避免受到外部強權干預,於1971年發表《和平、自由與中立區宣言》(ZOPFAN),並以此為外交準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