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烏克蘭明日台灣?美學者:台灣內外較具優勢 但有一點比烏克蘭更危險

國際

去(2021)年8月美軍撤出阿富汗引起「今日阿富汗、明日台灣」熱議,如今烏克蘭東部邊境面臨俄軍集結壓力,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聲明「派美軍進駐烏克蘭不是選項」,再度挑起「今日烏克蘭、明日台灣」討論。

(更多相關新聞:四大理由駁「今日阿富汗、明日台灣」 美政治學者:拿以色列來比還差不多

美軍不赴烏克蘭,將給中國犯台勇氣

烏克蘭之於俄羅斯,形同台灣之於中國?這大約可分為兩個層次來看:一是拜登挑明不派美軍進駐烏克蘭後,中國如何評估自己攻台的機會?二是烏克蘭的情況,是否足以推論美國同樣不願出兵衛台?

首先,針對第一個問題,前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最高司令、〈更長的電報〉作者史塔伏瑞迪斯(James Stavridis)警告,中國確實密切注意美國對烏克蘭的支持,並以此評估他們對台灣的計算。

「如果美國不以軍事行動干預烏克蘭危機,中國將輕率認定,美國也不會軍事介入台灣危機」華府「德國馬歇爾基金會」(GMF)亞洲計畫主任葛來儀(Bonnie Glaser)表示。

美國參眾兩院議員也有相同憂慮,眾議院外交委員會共和黨首席議員麥考爾(Michael McCaul)擔心此時對俄羅斯讓步將嚴重打擊美國信用,民主黨參議員凱恩(Tim Kaine)則指對俄過於消極,中國將認為「如果我們對台灣動手,西方想必不會對台灣伸出援手」

夾在兩大強權之間的民主小國

「要制定有效的制中戰略,首先須制定有效的制俄戰略」前美駐俄大使麥弗爾(Michael McFaul)也指出,若無法嚇阻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對嚇阻中國侵台將有不良影響。

北京藉烏克蘭危機解讀武統台灣的機會,或許並不令人意外,畢竟台灣與烏克蘭有許多相似之處,例如兩國都是民主小國,都曾歷複雜糾葛的被殖民歷史。

地緣政治上,台灣和烏克蘭皆位於東、西方勢力交界處,與美國相距甚遠但緊鄰專制強權中國、俄羅斯,並面對兩國顯著的軍事威脅。因此對美國而言,一旦衝突爆發,美軍在台灣海峽或黑海的部署速度先天上不如中、俄。

此外,台灣、烏克蘭和美國皆未簽署「共同防禦條約」,無論是台灣的《台灣關係法》(TRA)《六項保證》或者烏克蘭的《布達佩斯安全保障備忘錄》《烏克蘭自由支持法》(Ukraine Freedom Support Act),都屬美國「模糊戰略」範疇。

台灣既不是阿富汗,也不是烏克蘭

再者,針對第二個問題,美國史丹佛大學專精台灣議題的學者祁凱立(Kharis Templeman)繼堅稱「台灣不是阿富汗」之後,再次指出「台灣不是烏克蘭」。

「這是個糟糕的類比」祁凱立在推特表示,「中國不是俄羅斯、台灣不是烏克蘭,(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對台目標完全不同於普丁對烏克蘭的目標,而美台關係有別於美烏關係,在安全與經濟方面有深厚且70年以上的歷史」。

烏克蘭近年顯著親歐、親美,是自2014年親俄時任總統亞努科維奇(Viktor Yanukovich)遭到罷免之後;在這之前,蘇聯解體後獨立的烏克蘭,數十年來並未明顯倒向俄羅斯或西方,

美國海軍戰爭學院教授高德斯坦(Lyle Goldstein)同意哈佛大學國際關係教授華特(Stephen Walt)的主張「美軍僅在與美國利益切身相關時才介入衝突」,而他認為烏克蘭並不符合這項條件。

也有波士頓大學國關學者投書《華盛頓郵報》,指影響北京決定攻台的變數眾多,烏克蘭單一因素,不太可能發揮決定性作用。(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至於台灣,高德斯坦指出考量到中國擴軍速度,尤其是能進行精準打擊的無人機,台灣「事實上並不比烏克蘭安全,甚至是更危險」。

台灣恐怕比烏克蘭更危險?

烏克蘭是否高度攸關美國利益,並未獲得華府朝野共識,相形之下台灣的重要性,才讓美國國防部印太事務助理部長瑞特納(Ely Ratner)12月在眾議院外委會作證表示,台灣絕不應與中國統一。

華府智庫外交關係協會(CFR)會長哈斯(Richard Haass)近日亦撰文指出,北約對出手保護烏克蘭缺乏共識,相較之下,以美國、日本為首的AUKUS、Quad、五眼聯盟等印太集團的抗中決心較堅定。澳洲智庫「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執行董事詹寧斯(Peter Jennings)解釋,台灣是印太安全的核心,而俄國掌控東歐固然會為北約帶來麻煩,但不至於嚴重衝擊北約戰略。

(更多相關新聞:世界in台灣》普丁重兵集結烏克蘭邊境 但NATO顯然還沒打算槓上俄羅斯

另一方面,華府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2018年一份報告指出,和烏克蘭比起來,台灣的優勢在於社會在戰略同盟、外交政策共識及民主化程度較高,爆發內戰的可能性低於東部具有明顯分離主義的烏克蘭。

然而,台灣比起烏克蘭也有劣勢。儘管許多專家相信,俄羅斯的終極目標是重新控制烏克蘭──無論是實際吞併領土或使其成為附庸國──但短期目標在於確保烏克蘭「不會加入NATO」。

相形之下,「統一台灣」儘管一度同被認為是中國的長期目標,習近平治下,這已被視為快則6年慢則20幾年的中短期目標。如同祁凱立所言,中、俄目標「具有根本性不同」,或許正是高德斯坦何以認為台灣比烏克蘭更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