減肥政治學》想「瘦」的不只是蓬佩奧…角逐美國總統?先上健身房報到!

國際

下週將訪台的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瘦身有成,短短6個月減掉40公斤的驚人之舉,成為外界揣測他將角逐2024年美國總統大選共和黨提名的顯著指標。

不過,忍痛戒掉起司漢堡和高糖食物,振作去運動健身的美國政治人物可不只有蓬佩奧。

事實上美國的「減肥政治學」由來已久,《紐約時報》甚至直言競選總統的前置作業不僅是打點人脈和展開募款,還包括「去健身房報到跟計算卡路里」;資深民主黨策士曼利(Jim Manley)也告訴《BBC》,已故前參議員甘乃迪(Ted Kennedy)每次選戰開打都會瘦身。

(更多相關新聞:2024美國總統熱門人選蓬佩奧3月訪台 外媒:實屬罕見 北京一定跳腳

體重增減反映參選機率?

近年最知名「為選戰減肥」的美國總統參選人,應屬前總統小布希(George W. Bush)胞弟、前佛羅里達州州長傑布.布希(Jeb Bush)。於2016年角逐共和黨總統提名的傑布.布希,聘請私人健身教練、採用「原始人飲食法」(Paleo Diet)後,6個月瘦下18公斤。

傑布.布希於2014年(左)及2015年(右)拍攝的照片,後者肚子小了一圈。(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但談到甩肉幅度,冠軍應屬67歲民權領袖、牧師夏普頓(Al Sharpton)。夏普頓曾投入2004年民主黨總統初選,雖然最終並未出線,他仍維持以蔬菜水果為主的飲食習慣、肉類只吃魚並持續運動,長年下來減掉相當可觀的80公斤,這個數字占其體重巔峰時期(約140公斤)幾乎6成。

「觀感在政治上是很重要的」2019年夏普頓對《紐時》表示,「如果民眾要交付國家事務,他們希望選擇感覺會認真對待自己的(身體的)人」。

夏普頓在90年代(左)與2022年(右)拍攝的照片。現在夏普頓接受電視採訪時,也時常穿著運動服。(圖片來源/Youtube截圖自CBS Mornings、[email protected] Al Sharpton)

然而月有陰晴圓缺,選戰有時序輪轉,同樣有政治人物在競選活動告一段落後就復胖,例如2008年爭取共和黨總統提名的前阿肯色州州長赫克比(Mike Huckabee)。2007年赫克比跑馬拉松、調整飲食大甩45公斤,甚至出書《別再用刀叉自掘墳墓》(Quit Digging Your Grave with a Knife and Fork),然2011年他的身材又明顯回彈。

前密西西比州州長巴勃(Haley Barbour)曾打趣說,他減少的體重正反映自己參選的可能性。巴勃曾被認為會投入2012年共和黨總統初選,但他減肥成果不彰,最後果然也沒參選。

(更多相關新聞:人物》備戰2024美國大選?蓬佩奧不只成功瘦身 還寫萬言書力挺「戰略清晰」

一瘦各表?金正恩「為國消瘦」、菅義偉「堅定自律」

話說回來,在意政治人物胖瘦的也不只是美國。

外界盛傳北韓領導人金正恩重病甚至已經過世,現在全由替身出席公開活動,南韓國家情報院(NIS)2021年為駁斥此說,透露他爆瘦20公斤至120公斤。確實,近日北韓官方公布的金正恩影像縮水不少,但也因忽胖忽瘦引起國際廣泛關注。

先不論「真假金正恩」疑雲,北韓官媒的確想在民眾心中深植他「為國消瘦」形象,分析認為這除了反映疫情下國境關閉,炸雞、烈酒等金正恩最愛美食不易進口外,也是為了顧及國內觀感,畢竟北韓近幾個月來面臨糧食短缺危機,領袖的腰圍當然也要共體時艱。

(更多相關新聞:世界in台灣》金正恩頻頻試射求美關注 前CIA官員:別太期待 拜登焦點是中國

而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恰好相反,2021年2月他變胖一事反成焦點。法國《挑戰》雜誌(Challenges)指馬克宏胖了5公斤,艾里賽宮(Elysee Palace)官員親上火線回應,表示這證明馬克宏感染武漢肺炎後恢復良好,而且讓他「顯得更成熟可靠」。

馬克宏上任初期(左)與現在(右)感覺並無太多變化,但體重仍受媒體關切。(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Macron)

不過,日本媒體恐怕持相反觀點。2020年時任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角逐前首相安倍晉三留下的自民黨黨魁及首相空缺,日媒紛紛報導菅義偉靠「湯咖哩減肥法」在4個月從77降至62公斤,之後也維持蔬食飲食、早晚做100下仰臥起坐和散步40分鐘的生活習慣,強化了菅義偉「意志堅定、生活自律」的形象,為他贏得不少好感。

(更多相關新聞:菅義偉曾在築地魚市場打工 「令和大叔」不愛喝酒卻是鬆餅控

另一方面,前英國首相卡麥隆(David Cameron)和前法國總統歐蘭德(François Hollande)都曾在選前發誓減重。放棄花生醬和小餅乾的卡麥隆稱這是一場「偉大的愛國鬥爭」,歐蘭德則想擺脫「焦糖布丁」(Flanby)這個綽號。

「紙片人崇拜」確實會影響選情

想當年20世紀初,前美國總統塔夫脫(William Howard Taft)可是以150幾公斤之姿治理美國,甚至還有他卡在白宮的浴缸,需要6個人把他拉出來的傳聞。然而塔夫脫今日若想競選總統,恐怕得好好考慮減重。

美國科羅拉多大學憲法學教授坎普斯(Paul Campos)告訴《BBC》,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糧食不再短缺,保持纖細變得困難,但也因此更加吸引人,大腹便便很快就從上流階級變成中下階層的形象。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社會學教授薩蓋(Abigail Saguy)指出,近代社會的「紙片人崇拜」的確會影響許多政治人物的當選機會,因為纖瘦的人容易被認為具備種種正面特質,同時肥胖慘遭汙名化,與懶惰、衝動和不健康聯想在一起。

美國政壇知名「大隻佬」前紐澤西州州長克里斯蒂(Chris Christie)2021年11月告訴《CNN》,那些批評他身材的評論讓他更堅強,但也確實傷人。舉例而言,他明明是在節目談論「伊朗核協議」,觀眾的回饋卻是「你這個死胖子」。

克里斯蒂競爭過2016年共和黨總統提名,是前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的對手。2012年他曾被記者詢問「是否會覺得自己太胖而不適合擔任總統」,2013年他透過手術減少38公斤。(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如同其他偏見,身材歧視顯然有悖理性、不利民主發展,卻也是政治現實的一環。或許身材胖瘦正如在美國國會工作逾20年的曼利所言,「在我們這個時代,無論男女所有政治人物都該注意這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