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in台灣》民主不能當飯吃?匈牙利專制總理親中又親俄 壓倒性勝選連任  

國際

本文作者為:

希卡拉(Dorottya Szikra),匈牙利布達佩斯研究機構「社會學中心」資深研究員、匈牙利中歐大學維也納校區訪問學者;

歐因斯坦(Mitchell A. Orenstein),美國賓州大學俄羅斯暨東歐研究教授。

前情提要:匈牙利、塞爾維亞3日舉行大選,兩國現任領導人總理奧班(Viktor Orban)、總統武契奇(Aleksandar Vucic)順利連任,他們以其親俄、親中立場聞名。

奧班被視為近年領導東歐國家轉向「準專制」的代表人物之一,在歐盟掀起「反民主浪潮」;他也在勝選演說中指歐盟和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是他的「對手」,成為第一個逆風批評澤倫斯基的歐盟國家領袖。

匈牙利的專制總理奧班4月3日之所以能贏下他第四個4年任期,是由於選舉系統受到不當操縱,還有政府高度把持媒體,使聯合反對陣營無法接觸到很多選民。然而,奧班大獲全勝仍讓大部分觀察家感到震驚。反對派「匈牙利團結聯盟」(United For Hungary)候選人馬基─札伊(Peter Marki-Zay)以35%的得票率敗給奧班(53%),奧班的青年民主黨(Fidesz party)甚至因此在國會贏得達到修憲門檻的「超級多數」席次這對歐盟而言也是一場慘敗

或許選舉結果會迫使匈牙利反對派思考,為何這麼多匈牙利民眾出於經濟理由投給奧班?經過多年經濟困難,2010年青年民主黨大勝之後,大部分民眾的生活水準皆有所提升。2014年後匈牙利出現經濟復甦,數千個新工作機會於焉誕生,得益於此的奧班利用政策發揮重大影響力,為青年民主黨創造出一個跨階級的聯盟。

匈牙利的自由派反對陣營大肆嘲笑奧班的政策,但也無法提出有力的替代方案。同時既得利益者害怕一旦奧班被選票趕下台,他們將面臨損失。

(更多相關新聞:世界in台灣》歐盟若欲保持民主形象 就得開除匈牙利、波蘭

匈牙利成為唯一油價沒漲的歐洲國家

一些報導聚焦在奧班選前宣布凍結天然氣價格,以及其他大規模優惠措施。為了應對2021年年底開始飆高的通膨,奧班為麵粉、糖、油、雞肉等基本民生商品設定價格上限。這些政策令人不禁高度聯想過去那段「共產時光」,但事實證明它們相當受歡迎。奧班政府也要求加油站以低於市價的價格販售汽油。俄烏戰爭爆發後面對物價上漲,奧班政府強迫零售商自行承擔多出的成本,否則就沒收它們的物業。匈牙利成為燃料價格唯一沒有上漲的歐洲國家,這又強化了奧班的「強人領導」、「平民英雄」形象

儘管這些提升選民福祉的長期政策,在建立和維持奧班的民意基礎上扮演要角,大多數分析師似乎並未關注這點。這些政策使用「民族復興」措辭,聚焦於提高就業率和實質薪資,把慷慨的社會福利導向有孩子的勞工家庭而非失業的貧窮人口。

1989年後匈牙利轉向新自由主義政策,因此失去100萬個工作機會並陷入嚴重衰退,而該國人口當時是1000萬人。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奧班政府試圖建立「以工作為基礎的社會」(work-based society),利用多種方式提升就業率,包括嘉惠眾多勞工的租稅誘因以及頗受歡迎的「公共工程計畫」,該計畫為農村貧窮人口創造了20萬個低於最低薪資的工作機會。根據報導,這項工作計畫為奧班贏得許多死忠支持者,這些人在經濟轉型過程中感到自己被拋棄。

(更多相關新聞:世界in台灣》以毒攻毒?西方的魔鬼交易 拉攏其他獨裁者打擊普丁

生3個小孩就不必繳個人所得稅?

同樣重要的是,奧班的政府利用稅制和其他政策去提升民眾的購買力,因此大部分人對2015年後生活水準改善相當「有感」,包括低收入者。奧班穩定逐年調高法定最低薪資,直到2018年該國最低薪資自1989年來首次超過最低生活水準。為了2022年國會大選,奧班政府再次提高最低薪資,調漲幅度甚至達到20%,約有100萬名勞工直接受益(占私營部門勞工三分之一),但這也讓企業間接感到為更專業之技術人員加薪的壓力。

除了改善就業和薪資,奧班的高人氣也奠基於家庭政策。儘管他的家庭政策遠不符公平正義,倒是對有子女的家庭提供了前所未有的豐富資源。藉由排擠失業父母、公務員和非正式經濟勞工,奧班能把政府的資源集中服務雙親在正式私營部門任職的家庭

舉例而言,2012年起有3名(含)以上子女的家庭基本上不必繳納個人所得稅(PIT);2019年起,家庭能領取高額補助和貸款以買車、建房或買房;2022年初家庭甚至能獲得PIT全額退稅。隨著2014年後就業率上升,愈來愈多家庭受惠。3月國會選戰打得正熱時,青年民主黨控制的國會選出匈牙利首位女性總統諾瓦克(Katalin Novak),而她本是負責執行奧班家庭政策的部長,這正好反映這些政策有多重要。

(更多相關新聞:世界in台灣》奧地利35歲總理下台 但歐盟反民主浪潮警報仍未解除

EU規範擺一邊,先過好日子比較重要

奧班表示他的經濟政策是為了對抗許多敵人,包括穆斯林移民還有2020年後開始遭當局鎖定的「LGBTQ+宣傳」(編按:指女同志、男同志、雙性戀、跨性別者和酷兒)。奧班不僅是恐嚇民眾的大師,也把自己塑造為匈牙利的救世主,能擊敗想像中的敵人、鞏固傳統家庭、提升生育率。青年民主黨在全國各地廣貼一對俄羅斯母女的海報以倡議保護「匈牙利兒童」,並懇求選民在一場和國會大選同時舉行的公投中拒絕「同性戀宣傳」(編按:奧班政府欲以「保護兒童」名義限制學校性教育及LGBTQ內容, 然而根據《今日匈牙利》4日報導,該公投並未通過有效門檻)。

奧班的經濟政策以及匈牙利扭曲的選舉制度,無疑都是他取得政治成功的重要原因,然而反對派一直無法有效對抗奧班。許多選民把馬基─札伊及其代表的政黨與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聯想在一起,1990年代新自由主義把匈牙利和其他後共產國家害得慘兮兮,而青年民主黨利用了選民的這份懷疑。

只要符合自身經濟利益,匈牙利民眾樂意選出一名違反歐盟規範的強人領袖。匈牙利反對派的挑戰在於設計出一套能吸引絕大多數選民的社經政策,包括不斷成長的中產階級,以及那些在經濟轉型和奧班的政策中被遺忘的人。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是由《信傳媒》洪培英編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