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in台灣》法國總統大選登場!馬克宏靠俄烏戰爭撿到槍 兩大對手都是普丁粉絲

國際

本文作者為:科漢(Daniel Cohen),法國經濟學家,現為巴黎經濟學院(Paris School of Economics)董事會主席,他也是該校創辦人之一。

前情提要:法國總統大選將於4月10日展開第一輪投票,根據《Politico》最新民調,現任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居首位為27%,接下來依序是極右派的雷朋(Marine Le Pen)22%、極左派的梅蘭雄(Jean-Luc Mélenchon)16%,而極右派名嘴澤穆爾(Eric Zemmour)和保守派的波克瑞斯(Valérie Pécresse)皆為9%。

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的俄烏戰爭嚴重影響法國總統選戰。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前,有三名法國總統主要候選人支持普丁:極左派的梅蘭雄,以及同為極右派的雷朋和澤穆爾

2017年雷朋驕傲地與普丁同台合影贊成普丁併吞克里米亞(Crimea),而她領導的極右派政黨「國民聯盟」(RN)還從俄羅斯銀行獲得貸款;而澤穆爾曾大表他對普丁的欽佩之情,將之稱為「愛國者」。至於梅蘭雄,他向來主張法國退出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這反映出他的反美主義,還有擁護前古巴領導人卡斯楚(Fidel Castro)、前委內瑞拉總統查維茲(Hugo Chávez)拉丁美洲左翼的傾向這三人之前都堅稱普丁不會入侵烏克蘭

(更多相關新聞:法國總統大選》最愛和普丁熱線 俄烏戰爭助攻下馬克宏民調領先逾10%

「普丁好朋友」雷朋急轉彎

盡管普丁令這三人大吃一驚,到目前為止澤穆爾卻是唯一付出政治代價的人。雷朋立即譴責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重新調整競選活動,將焦點放在能源價格突然飆漲等攸關民眾錢包的問題。梅蘭雄的反應更混亂,他一邊向烏克蘭的英雄們致敬,一邊反對向烏克蘭輸送武器。如同雷朋,梅蘭雄重點關注國內社會問題,盡可能避談戰爭。

相形之下,澤穆爾整個選戰主打反對移民,但這種主張難以適應當前爆發戰爭的局面。澤穆爾對歡迎烏克蘭難民持保留態度,對油價飆漲也沒有任何具體表示,這使他的候選人資格愈來愈無足輕重。澤穆爾之前還希望挑戰雷朋,成為極右派霸主,結果現在他的民意調查遠遠落後雷朋。競選最後衝刺階段,三名主要競爭者是支持率27%左右的馬克宏,緊隨其後的分別是雷朋(23%)和梅蘭雄(16%)。

(更多相關新聞:減肥政治學》想「瘦」的不只是蓬佩奧…角逐美國總統?先上健身房報到!

馬克宏成中右派霸主

俄烏戰爭最顯著的影響之一,就是傳統右派的共和黨候選人波克瑞斯實際上已經形同退選。除了競選活動管理不當,波克瑞斯還面臨支持者轉向馬克宏這項沉重打擊。馬克宏不僅從俄烏戰爭收割政治利益,還借鑒了波克瑞斯提出的一些政見

面對自己選運劇變,波克瑞斯憤怒指控馬克宏「抄襲」她的競選綱領。然而右派共和黨的問題,並不僅在於馬克宏正在搶走波克瑞斯的支持者,而是他有系統地採納該黨核心政策,包括延後退休年齡至65歲要求領取社會福利者接受就職訓練降低遺產稅等等。馬克宏此舉相當於全面接管法國中右翼。如果馬克宏再次當選,他將掌管一個難以對付的「大帳棚」式政黨(big-tent party),而共和黨被夾在再度崛起的極右派和有意吞併他們的執政黨之間,只剩下麵包屑可吃。

馬克宏的目標非常明確。他不希望步上前法國總統季斯卡(Valery Giscard d'Estaing)的後塵,季斯卡的總統生涯長達7年,卻沒有在法國政治生活留下任何痕跡。馬克宏想效法的是前法國總統戴高樂(Charles de Gaulle),他想像戴高樂1958年重新掌權後那樣,從頭開始重建右派。

其中計算非常簡單。法國總共有75%選民支持右派,其中包括馬克宏自己的政黨「共和前進」(La Republique en Marche,LREM)。在這幅廣泛的右派光譜中,存在兩大勢力:占選民30-35%的極右派,以及尤其他保守派選民組成的統一戰線。和馬克宏一起,後者能統治法國好一段時間,呼應戴高樂主義(Gaullism及他過世後戴高樂主義的各種重現政策。

如果極右派把握機會,它便能進行重組,有朝一日成為足以掌權的強勢集團。就像戴高樂強制整合了前法國總統密特朗(Francois Mitterrand)領導的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左派勢力,馬克宏在傳統保守派扮演的角色,可以將右翼力量鞏固到他身邊。而極右派只需把自己定位為唯一能取代新戴高樂政權的替代選項。

左派廝殺也只是在搶25%的選民

至於左派,他們似乎很難挑戰這一現實。不管左派在生態或社會公平上具有如何道德權威,僅擁有25%選民支持、居於弱勢的他們是在玩一場零和遊戲。烏克蘭戰爭對他們也沒有幫助。對於該如何應對歐洲、法國、北約及其角色定位,左派具有分歧。生態綠黨(EELV)候選人賈多(Yannick Jadot)、巴黎市長暨社會黨(PS)候選人伊達戈(Anne Hidalgo)指控梅蘭雄支持獨裁者,但幾乎無損梅蘭雄的人氣。

俄烏戰爭這道分界線背後,關於如何重建法國左派存在兩種互相矛盾的觀點。第一種是模仿極右派的激進主義,極右派的崛起似乎反映出某些選民的要求,這些人認為自己遭到主流勢力背叛;第二種則斷言左派之所以變得令大部分民眾反感,正是因為它失去了溫和特質,因此若要重新掌權,必須吸引對生態問題感興趣但對激進主義持懷疑態度的選民。事實上這兩種看法都是正確的,左派的問題在於無人能進行必要的整合。

第二輪投票將是馬克宏對決雷朋

多虧普丁,如同2017年,法國總統大選現在幾乎已能篤定第二輪投票將是馬克宏對決雷朋民調預測馬克宏將以比5年前小得多的差距獲勝;一些民調甚至預測,雷朋在第二輪的得票率有望高達47%,這對法國極右派候選人而言將是前所未見。油價上漲提升了雷朋的聲望,由於馬克宏並未對財政穩健提出任何許諾,雷朋能承諾大幅削減燃料稅。

普丁的戰爭重塑了法國總統選戰形勢。選舉結果似乎已經昭然若揭,而我們同樣能肯定的是,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造成的附帶影響也很有可能使歐洲其他地方的政治局勢變得更加複雜。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之中文翻譯由Project Syndicate提供,再經《信傳媒》洪培英校稿潤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