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人壽董、總淪「雙代理」?尹衍樑動用「家法」又踩顧立雄紅線

金融圈

今年2月中旬,正當全國忙於防疫工作之際,南山人壽大股東尹衍樑卻因撞到愛車逕自對獨子、副董事長尹崇堯及總經理許妙靜記下大過,不僅遭金管會打臉撤銷處分,金管會主委顧立雄更重批南山人壽傷害公司治理,讓近年來多事之秋的南山人壽形象幾乎跌入谷底。

從大義滅親到情緒控管失當 

回顧這起南山人壽記過案,今年2月15日,南山人壽貼出一紙公告,內容指出,2019年及2020年連續二年業績排名業界第三名,董事尹衍樑要求,副董事長尹崇堯及總經理許妙靜各記大過一次,以儆效尤。

一開始有員工解讀是「大義滅親」,但由於記過公告是由董事尹衍樑要求,卻未經提案及董事會程序等,被金管會認定是不符公司治理及內控程序,南山人壽再度惹上金管會,顧立雄更「加碼」透露全案起因,絲毫不給尹衍樑留面子。

顧立雄日前指出,南山人壽記大過公文案是因小事情所引起,是因為尹衍樑車子被撞壞一時情緒失當。據了解,尹衍樑的車子在南山人壽大樓停車場因限高被撞壞,還因「停車場管理不善」,對南山人壽採購暨職場規劃部副總記下小過。

此事引爆尹衍樑怒火,因而以業績滑落為由,記了兒子尹崇堯以及總經理許妙靜一次大過。但顧立雄直言,這也反映了大股東的個性,「我們從主管機關的立場要去抑制大股東的一時情緒興起,產生對公司治理的傷害。」

顧立雄更指出,「大股東再怎麼生氣,總經理都應該就跟他SAY NO;如果連總經理都無法拒絕、不敢說不,那麼金管會也會對總經理SAY NO,南山人壽就要再去找一位會對大股東SAY NO的總經理。」

懲處案劇情大轉折,董、總淪為「雙代理」

在內外交逼的龐大壓力下,南山人壽總經理許妙靜則是無預警地自行申請退休,且不接受慰留,由業務通路資深副總范文偉代理,一旦董事會(3日)拍板確定,南山人壽將創下董事長與總經理都是代理人在位的特殊情況。

另外,儘管南山人壽在第一時間已撤下懲處公文認定「處分無效」,也向保險局保證,未來不會再就業績問題,追究兩位經理人的責任,但公告內容早已外流,成了違反公司治理的鐵證。

金管會保險局在2月底則表示,已要求南山人壽必須明確劃分董事與經理部門的權責,「董事若有意見,應是在董事會表達」,而不是直接到公司指揮或是指令。言下之意是,未來南山人壽大股東尹衍樑除非是經過董事會提案,否得不得再逕自再對兒子尹崇堯或其他南山經理人記大過或任何處分。

南山人壽歷經多事之秋,重創公司形象

但這個懲處案背後所彰顯的是,南山人壽公司治理不足,大股東生氣但公司經營階層卻無人敢SAY NO,淪為一言堂式的家族管理,對於南山人壽的公司形象無疑是一記重擊。

事實上近期一年多以來,南山人壽確實遭逢多事之秋,頻頻成為金管會的箭靶。先是新系統「境界成就計畫專案」連連出包,金管會前後分別曾下令南山總經理許妙靜、董事長杜英宗停職,更重罰南山人壽3000萬元,並勒令暫停銷售投資型保險商品新契約業務

接著,南山人壽大股東尹衍樑的獨子尹崇堯在2019年一度短暫接任南山人壽代理董事長,但卻因「決策歷練不足」遭金管會駁回該人事案,目前退居於副董事長職位,董事長則由現任董事陳棠暫代。

如今許妙靜也主動請辭,等於董事長、總經理職位雙雙由代理人接替,這對於資產總值超過4.8兆元的南山人壽長期營運絕非好事,尤其在公司治理制度失靈風波過後,如何重新獲取保戶的信賴,將考驗著南山人壽。

更多內容

疫情露曙光!抗疫國家隊 生技中心完成武漢肺炎潛力藥合成

正能量!國光生技與國衛院聯手開發武漢肺炎疫苗